因为没有苹果手机没有这个app而没法说的一切

中微子

很喜歡縣鄉生活細節這個話題,希望之後也能在clubhouse聽到個人的故事、讀一讀詩、分享某個觸動自己的瞬間

我沉迷 clubhouse 的事,以及它带来的紧迫感

馬特市市民 clubhouse 召集令,留下你的ID(今晚朗讀會,歡迎參加)

讀《西緒弗斯神話》想到的問題

中微子

1.確實,到執行反抗,消解就完成了。我只是想到會不會產生新的荒誕,那樣就只有繼續永無止息的反抗嗎?

2.我也同意你的看法。這是一個interpret的問題,也確實是一個壞問題,我甚至感到討論無法進行下去(笑)。

3.我說的確實是另一種自殺了,是由哲學自殺聯想而來的。我只是想到不同文化裡,可能存在能相互理解的部分,也存在互相無法想象的部分。尤其是和長輩交流的時候,常常能聽到“就這麼過來了”“沒想過”之類的話,也就沒有對荒誕的感知。我感覺這是很奇妙的一種對比。

中微子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學到了,謝謝你。

不過我覺得相信比較輕鬆是因為人獲得了一種更高智慧的指導,他的動機和目的清晰了起來。而不相信的人可能需要自己尋找一個意義,像卡繆說的西西弗斯那樣,只有自己“反抗”才行。

誰更輕鬆可能確實見仁見智吧。

中微子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這個問題感覺很複雜誒。歷史方面我不太清楚。我個人的想法是,相信比不相信輕鬆,也更容易幸福;而人一般會選擇消耗意志力更少的道路。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局面?

而且我覺得上帝也一樣虛無啦。這麼講基督徒會介意嗎?你接受別人不信仰你們的上帝嗎?

关于写虚构遇到的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