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微子

想做的事情是寫小說。喜歡小說、電影、遊戲。 jwangcy@gmail.com

香港七一合集

又臨七·一,對於許多香港人而言,他們的家鄉已歷滄海桑田。當記憶中的城市改變了模樣,人將何去何從?

七月一日,香港紅旗曳曳,同二十四年前的回歸之夜無異。只是,二十四年過去,香港人不能再買到《蘋果日報》,離別的背影充斥機場,許多人與事消失在這裡。當記憶中的城市改變了模樣,人將何去何從?

有的人選擇留守,有的人遠走他鄉,有的人以死抗爭……又一個七月一日過去了,馬特市站上的不少市民書寫下香港人的現狀,以及香港的現狀。中微子本週(文章寫於七月七日)為你精選了以下六篇文章,願我們能夠通過分享互相支持,共同前行。

 

圖片來自 @TC‘s Choice 《向左向右》 攝於上環


蘋果日報的後時代 —— by @寶兒

也許我們都被蘋果慣壞了,但在未知何時會再見時,就請好好保留我們最後對真相、對新聞自由渴求的心。

兩年前,返送中運動令 @寶兒 萌生成爲記者的想法。而當她錄取中文大學傳理系時,便利店的報刊卻缺失了一份,只留下清一色的「慶祝回歸」封面。香港已經容不下記者這份使命。從今往後,她們要如何在一言堂裏重新學習「睇新聞」?


交收的故事 —— by @馬鞍山龍蝦

係佢架車上面咁就當然要傾計,佢問我where are you from,我就答佢我係London住個個area,跟住佢就問where are you originally from,我就話Hong Kong。

@馬鞍山龍蝦 以香港人粵英并用的口吻記錄了在倫敦交收燈座的故事。火車車廂裏的注目、和陌生人説話的尷尬、尋錯路以及搭便車途中小心翼翼的對談——香港人在倫敦——「然後,我就拎住我新買既三十磅 Artemide Tolomeo Mega floor lamp歸家。」


香港人的故事·2021 —— by @盧盧

原來所有人家裡都有一間房間,是沒有人住的。

流亡、移民、入獄、失蹤、逝世……無數家庭在香港面臨支離破碎的結局。「我們這兒沒有一個人是開心的。」而一個個空房間外,電視的聲音刺耳:「有國才有家。」


香港71刺警案-悼念可稱“煽動罪”,無限上綱的紅線 —— by @ChaTingTime’

現今的香港社會的狀況,不僅失去了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示威與遊行自由,今日連民眾前往悼念都能稱作「煽動分裂國家」

我們也許永遠無法得知,是怎樣的憤怒與絕望,令一個人在抽刀向强者之後,將利刃刺進自己胸口。當這座為人們所鍾意的城市一步一步凋零了所有事物的基本價值——自由,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經歷了自我價值的崩塌,以及身份認同的掙扎。而能屈能伸的《國安法》,是如政府所説的挽救遍體鱗傷的香港?還是將人心的傷口越撕越大?

 

是但幾句-恐懼 —— by @李峻榮

恐懼感可以令我們不會盲目服從政權。但它也同時可以生產一些負面的東西。我不知道當權者是否樂見有人因恐懼而移民,但因為恐懼而過分地自我審查,政權連鎮壓的成本也省回了。

恐懼感是人民和政權博弈的焦點。人民因爲恐懼感團結對抗政權;政權製造恐懼感控制人民。在社交媒體裹挾你我情緒的今天,關於恐懼感的博弈更加無孔不入,普通人能夠避免受其影響嗎?@李峻榮 在文中分享了自己的想法:我們仍可以保持恐懼,也要避免過分地自我審查。


廿四年前-香港並沒有回歸 —— by @端木皚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在那個沉鬱的雨天,香港終於被中國強行收回。

回歸二十四年,留給港人喘息的空間越來越少:視頻、網頁、媒體一個一個消失,著黑衣出行隨時會被截查,獻花面臨票控,悼念涉嫌煽動分裂罪名,就連中學生參加唱歌比賽都不能自由選擇曲目。香港人真的如官方所説,「回歸」了自己的國家嗎?不,廿四年前,香港并沒有回歸。


謝謝,祝大家閲讀愉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