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終章

終章

我來到那個讓我無比熟悉且懷念的地方,加達爾村,許多回憶湧上心頭,然而我現在卻是以完全不同的身分造訪這裡。


儘管「炎神」說過我不能使用過去的名字,然而在剛才戰鬥的過程中,我卻這麼剛好的遇上老朋友。


雖說情況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尤其是再一次的跟維克多見面,他究竟知道了多少呢?那個深藏不漏的傢伙,當年就這樣看著我突然離開村子,然而臉上卻是一副早就預料到的樣子。


即使是現在想起那個表情,卻還是無法理解那個表情背後的意義,但是這些事情早就過去了,我沒必要為了那些回憶煩惱,何況我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了,接受「炎神」的提案之後,我現在已經成為她的「使者」了,已經無法跟過去的我相提並論了。


剛才與另一位「使者」戰鬥時,我清楚的認知到彼此之間的實力已經大幅度縮短,與我一開始面對他們那些怪物時,現在的狀況可說是輕鬆愜意。


「炎神」在我手臂上施加的印記確實強化了我的實力,儘管不確定增加了多少強度,但至少我現在可以更從容的與其他「使者」戰鬥


熟悉的廣場,彷彿回到過去一樣,儘管現在一個人都沒有,但當時一群冒險者在這裡鍛鍊的身影還是清楚的浮現在我眼前。


我是帶著前世的身體一起轉移過來的,儘管年齡減少了許多,但長期的訓練成果,以及肌肉記憶全部都原封不動的一起轉移過來。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正是因為還保有過去的戰鬥經驗,我只花了短短的數個月就掌握了這個世界的基本戰鬥結構。


而前世所有的戰鬥技巧全部都清楚的烙印在腦海中,我在一邊熟悉戰鬥結構的過程中順手將冒險者的鐵級與銅級考試通過。


憑藉過去紮實的基本工,即使我只通過銅級考試,但當我熟悉這個世界的戰鬥系統後,實力便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增強,很快的就超過銅級甚至是銀級冒險者的水準。


我成為了那個公會最強的戰力,即便我當時只戰鬥了短短一年的時間,然而我的實力卻遠遠超越了其他冒險者。


或許是因為算上前世的戰鬥經驗的話,我已經在戰場上待了快要四十年的時光吧,因此我才擁有比一般冒險者還要強大的實力,以及更良好的適應性。


我基本上只要時間一到就會去進行冒險者的考試,從未停歇過,而且每次考試必定會通過,很快的,我強大的實力便吸引周圍其他人的注意。


他們開始嘗試接近我,許多人是覬覦我的實力才靠近我,有些則是為了名聲,有些則是為了財富,當然我並未對此感到厭惡,金錢、名聲、強大的力量,這些東西只不過是任何人在人生的某段時期特別在意的東西罷呢。


我也曾經是如此,即便到了最後,我並未因此而獲得快樂,然而這是所有人都會經歷的過程,或許他們會慢慢明白這個道理吧。


我比一般人多活了一倍的時間,即使這對於某些種族而言還是非常短暫,但是對我來說卻是無比漫長的人生。


我尋著記憶慢慢來到我熟悉的那間屋子前,這裡是我與她一起生活的地方,我在這裡獲得許多無可替代的回憶。


稍顯老舊的木門,但似乎一直有人過來清理,上方並沒有累積過多的灰塵,這裡只是一間平平無期的小木屋,不過卻乘載著我與她共度的點點滴滴。


我在這個世界遭遇許多惡意,尤其是高高在上的那幾個混帳,他們的行為確確實實的影響著我的生活,然而在這充滿惡意的世界中,我還是獲得了一絲救贖


我與她並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故事,我與「她」的相遇可說是平平無奇,但正是因為平淡,這段感情在這充滿惡意的世界中就顯得格外珍貴。


推開木門,裡面是一個小小的客廳,一張雙人沙發,上面放著她過去最喜歡的那個玩偶,即使我覺得那個玩偶長得就跟森林裡的石妖一樣。


(明明很可愛,你看!一節一節的灰色絨毛球摸起來很舒服呀!)


我承認自己不理解女生的思考方式,我也確實不喜歡這些毛絨絨的東西。


門邊放著幾把武器,那是我的收藏品,第一把是由黑色鋼玉製成的短刀,上面鑲嵌著暗魂者的凝鍊核心,雖說有一點炫耀,不過我確實花了不少錢在我的嗜好上。


第二把大劍是由紅蓮石與龍血石熔鑄而成的,同時內部混合古龍血液與龍脈磨製而成的粉末,這把劍蘊含了古龍的能量,因此可以做到一些龍族專用的力量,也就是使用蘊藏在古龍血中「龍脈」的力量。


最後一把是業火岩與冥鐵製作的超高強度單手彎刀,原本我是打算當成禮物送人的,可惜對方堅持不肯收下,結果我的收藏品又多了一件。


她似乎不怎麼喜歡我的收藏品,果然女生喜歡的東西跟我有想像的有所差距,我看著沙發上的絨毛石妖,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嘛……我果然還是無法接受這種毛絨絨玩偶。」


不過即使我無法接受,卻還是尊重她的喜好,當然這是做人的基本,雖然上面那一群混帳並沒有做到就是了。


我走到隔壁房間,是我們的寢室,多我來說,寢室只是用來睡覺的地方,因此整個房間內,除了衣櫃的一個小角落用來收納衣服,其他的部分就都是她的雜物了。


打開第一個衣櫃,上面是我的戰鬥用服裝,全是堅硬耐磨的黑色皮革服裝,我的衣服種類單調,這是她常常嫌棄我的地方,但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精心打扮的必要。


我打開下方的衣櫃,除了上面的位置以外,剩下的地方似乎全部都是她的衣服了。


「看起來不是這裡。」


翻找了一下衣服堆,並沒有發現我要找的東西,於是我打開第二個衣櫃上方,裡面照樣掛著她的衣服,洋裝、外套、絨毛睡衣、浴袍,種類雖然煩雜,不過她也確實都會使用就是了。


下層的部分則是放著滿滿的絨毛玩偶,她似乎特別偏好以森林裡面的怪物形象製作的東西,明明她也跟我一起冒險過,為何還會喜歡用那些怪物形象製成的玩偶?


「啊……找到了」


是那個吧,壓在所有玩偶底下的那一隻,白色的絨毛玩偶,看起來像是一隻冰龍,雖然做工確實精緻,但我卻無法理解為何這樣的東西需要十枚金幣。


(他那麼可愛!當然值這個價錢!)

(不……他就是一團絨毛組成的玩偶吧,這種東西——)

(那就是你不懂了,總之,我會用自己的錢買!)


我又能怎麼阻止她呢?只好任由她去了,算了,她喜歡就好,我每次都是這樣說服自己。


這隻玩偶我看了老半天,就是不知道它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就是一隻冰龍玩偶,為何要這麼高的價格?


我前前後後看了好一陣子,卻依舊無法看出它有什麼特別的價值,算了,這是她指定的玩偶,我只要負責把它帶回去就好了。


我離開房間,走到另一邊的廚房,爐臺上有幾個鐵鍋,火爐上方安置一根鐵桿,與底下保持適當的距離,火爐冬天除了生火取暖以外,平時也可以用來烹飪食物。


不過我卻繞到火爐旁,並且把後方牆壁的木板移開,然後伸手從裡面拿出一瓶酒,我藏了整整五十年的好酒,原本打算把事情處理完之後回來好好品嚐,哪知道那次離開家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機會回來了。


我帶著這些東西,將鬥氣凝聚在魔法印記上,火焰開始吞蝕我,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我再次回到了她存在的那個空間。


「來,東西給你。」

「啊!謝謝!」


她開心的像是個孩子一樣,接過手上的白色絨毛玩偶,隨後緊緊的把它抱在懷裡,我走到旁邊,將手上的酒瓶放在小桌子上。


「啊~原來你偷藏了這種東西!」


還真是識貨啊,我在心中感嘆著,沒想到一眼就被她看穿了,這真的是個高檔品,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終於弄到手。


明明她滴酒不沾,卻對於我所有收藏品的價值瞭若指掌,我只是露出苦笑,希望她不會因為這樣鬧脾氣。


不過我現在並沒有打算品嚐美酒,還有事情等著我去處理,那一個被轉生過來的倒楣傢伙,通過手上的印記,我可以感知到對方的位置。


似乎是在魔族群島那邊,看來「虛神」那個混帳還是一樣討人厭,我記得自己是被他轉移到了了天大陸。


「會使用空間魔法就給我這樣囂張……」


我小聲的抱怨著,之後便扛起大劍準備出發,因為我可以感覺的出那個倒楣的傢伙生命力正在逐漸消逝,雖然還沒死去,但若是繼續放著不管,死亡只不過是遲早的問題。


我再次準備傳送,但是她卻突然叫住了我。


「誒誒,這個給你!」


她拿出了一塊石頭,然而我一看便知道那並不是普通的石頭。


龍原晶體?為甚麼她會有這種東西?而且還是未經打磨的,石頭看起來跟普通的岩石沒什麼兩樣,灰色的粗糙外表,甚至還染上淡淡的墨綠色,然而只要知道這塊石頭行情的人,肯定都知道這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到的東西。


石頭看起來有點損傷,似乎是因為長時間的風化關係?不,最重要的部分是,為甚麼她會拿著沒有打磨過的魔晶石,還有,她是從哪裡拿出來的?


「呵呵,你不用這麼緊張啦!你看!」


她打開手上那隻白色冰龍玩偶的嘴巴,原來內部縫製了一個口袋,但這樣依然無法解釋她為甚麼會有這塊石頭。


「噓……問太多就不有趣了~」


她的手指迅速抵住我的嘴唇,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之後半強迫的把那塊石頭塞到我的手裡,隨後輕輕把我往後一推,示意我趕緊行動。


我雖然有很多想要問她的問題,但是只要遇到她不想回答的問題,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從她嘴裡套出答案的,我非常明白這個道理,何況她現在確實是一副不想回答的模樣。


還是先去把事情處理掉吧,我再次凝聚鬥氣,火焰將我吞蝕,我離開了那個空間……


再次張開眼睛,我來到了魔族群島,這裡似乎是我沒來過的城市,魔族一共六個小島,分別由六位魔王統治。


我唯一去過的地方,只有血族管理的茲塔爾島,魔族的領地位於這個世界的最西邊,而且相對其他種族來說,地理位置並不是這麼方便。


只有靠近南北大陸的小島比較有機會進行貿易,其他的小島多半是依靠自己,或者是仰賴二次的進口,當然我對於這裡的狀況並不清楚。


這裡看起來像是整個小島的中心,似乎是最繁華的地區了,高聳的天守在不遠處,就像是城堡一樣,看起來非常威武。


周圍則是其他小型的木屋,小一點的似乎是餐館,而稍微大一些的似乎是還包含了旅社,整個街道上充斥著各式種族,不論是逛街的還是做生意的,雖然是個熱鬧有活力的城市,但我沒有我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了。


「那邊的!要不要來一杯新鮮的啤酒啊!」


被招呼了,我選擇視而不見,但是當我晃過眼前那位招呼我的店面時,我卻感受一股不自然的氣息,強的不像話,雖然隱藏的非常好,可惜這種氣息我已經體會過好幾次了。


(這種強度……是使者?)


我改變主意了,我決定先調查這間酒館,說不定又是其中一個混帳派來解決那個倒楣鬼的,如果現在可以提早解決,也省下我不少麻煩。


來到酒館內,整個就是一片鬧哄哄的,整個酒館充斥著濃厚的酒臭味,還有冒險者們身上裝備傳來的陣陣怪味,總歸一句,酒館的衛生環境非常糟。


我忍不住帶上那個狼面具,試圖阻擋酒館裡面令人做嘔的氣味,我緩緩走到櫃檯,決定點一杯味道稍微強烈一點的酒類來壓制噁心感。


破舊的木牌上面用碳粉筆寫上扭曲的字體,不過倒也還能看得懂就是了。


「龍血酒要十枚金幣……好貴。」


一杯十枚金幣的酒我還真沒喝過,看來是因為這裡距離東大陸非常遙遠吧,賣這樣的價格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在原來的產地,即使算是高級貨,也頂多五枚銀幣就可以了吧?不對,搞不好三枚……


「兩杯龍血酒……」


我吃驚的轉過頭,我想看看是哪個傢伙這麼闊綽,竟然這麼乾脆的點下龍血酒,而且還一口氣兩杯?


我的身後是一名男子,一頭褐色短髮,上面夾雜些許銀絲,留著一小撮山羊鬍,微微瞇著雙眼,臉上露出的輕浮笑容給人一種玩世不恭的感覺。


尤其是看他毫不猶豫的灑下二十枚金幣,一副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貴族模樣。


「唉呀!不小心多灑了一枚金幣?算了,就當成小費給你吧。」


酒保看著眼前的男子,彷彿遇到了待宰羔羊一樣,立刻對著他擺出畢恭畢敬的態度,並且以最快的速度把兩杯龍血酒準備好。


我完全被酒保忽略了,對方開始與對方聊天,試圖從他身上在撈取一些利益,而男子似乎也跟對方聊開了,又非常乾脆的點了第三杯的龍血酒。


(真是瘋了……)


我一邊在內心感嘆,一邊轉身離開這間讓我渾身不舒服的酒館,不過那位輕浮的男子卻突然叫住了我。


「我說……你還沒點酒吧?使者先生?」

「使者?」


我裝作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實際上內心卻非常慌亂,不過我沒想到對方會自己暴露身分?我想一般人是不會知道使者這個東西的,而既然男子這麼自然的提到這個名字,那麼他肯定……


「來!客人,你的龍血酒!」


酒保愉快的招呼聲打斷了我們之間緊張的氣氛,不過男子隨即冷笑一聲,又再次灑下十枚金幣。


「幫我也給這位先生一杯龍血酒吧?」


輕浮的笑容,令人感到厭惡的態度,不正經的模樣讓我根本不像再繼續靠近他,然而男子卻直接幫我點了酒?


(就是打死都要把我留下吧……)


現在離開也可以,不過難保對方不會突然行動,他這麼做明顯就是有意要跟我談談,我壓抑著內心的厭惡感,緩緩走到男子身邊坐下。


「來!先生的龍血酒!」


在酒保把龍血酒交給我的那一刻,這位男子又灑下了十枚金幣,他那囂張的模樣真的令我看的很火大,但我卻只能壓抑著怒火。


「唉呀?又掉了一枚金幣?看在酒保先生這麼辛苦的分上,這也算是你的小費吧。」


酒保高興的收下金幣,嘴裡不停的喊著謝謝,我真的對這名男子的行為感到越來越不滿了,當酒保一離開,我就開始質問對方。


「你想幹什麼?」

「嗯?就單純喝酒……嗝!」


明明理由非常詭異,但意外的,男子並沒有說謊,身上並沒有敵意,難道他真的就是純粹想要喝酒?


我依然不放心,正當我打算追問時,男子卻滔滔不絕的抱怨了起來。


「嘛……你是哪個傢伙的使者啊?」

「我沒有必要——」

「嘛……我啊,是那個該死的咒神喔,真是煩死了,把我派來這個鬼地方,一杯好酒動輒都是好幾金幣,而且過來這裡的理由還只是為了照顧一個小孩子?」


他又灌下一整杯酒,隨後跟剛才一樣,手一揮,甩出十枚金幣在櫃台上,而酒保也立刻心領神會,隨即幫男子調製第五杯龍血酒。


這傢伙自顧自的抱怨著,說什麼他可不是保母,憑什麼讓他大費周章的去保護一個連看都沒看過的混帳死小孩?


隨後又抱怨著咒神總是對他使喚東使喚西的,根本就是把他當成小跟班,明明自己可是排名世界第三的超強冒險者,為甚麼還要聽一個糟老頭的命令。


堂堂一個咒神被他說的想是個頑固老頭似的,我想這傢伙肯定是沒有跟咒神交手過吧。


看著這傢伙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架勢,我真的為咒神感到無奈,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使者在背地裡把他說成這副德行?


對我而言,即使咒神曾經跟我戰鬥過,但相對其他的神來說,他的行為似乎夾雜著其他的含義,並不是單純的感到不爽,同樣是阻止我,但是他比較像是……保護我?


我忘了,當時的情況混亂,我想除了那個搞事的「炎神」,其他人根本一無所知吧,他們只知道「炎神」惹出了大麻煩,然而幫她收拾爛攤子的人卻是我。


我被她利用,結果就成為眾神的眼中釘,現在回想起來,我似乎跟所有的使者都戰鬥過了,憑介我凡人的身軀,卻硬生生的要與這些妖魔鬼怪對抗。


雖然途中倒也不是沒有人幫助過我,然而最終我還是選擇一個人扛下這些破事,我不希望那些幫助我的人為了我而犧牲。


雖然我是這麼希望的,然而我還是沒能阻止她,果然只要她決定了,我這輩子都是不可能說服她,我對此有深刻的認知。


「喂……你不喝酒嗎?嗝!」


這傢伙徹底的醉了,身體搖搖晃晃的,而且渾身散發著濃厚的酒臭味,我開始懷疑男子到底喝下了多少酒。


我婉拒了男子,之後把那杯龍血酒推到他身邊,我不太想喝他送的東西,這傢伙雖然不是壞人,但也絕對稱不上什麼善類。


雖然他似乎跟我一樣是新來的使者,但根據我的觀察,這傢伙還是跟他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


能盡量避免交流還是要盡量避免,男子看著推到他眼前的酒杯並沒有多說什麼,他非常乾脆的灌下第六杯龍血酒,看來他真的是個酒鬼。


我沒想到那個看起來如此睿智的咒神竟然選擇這種貨色當他的使徒,在我的記憶中,比這位男子還要優秀的人選比比皆是。


「啊……說起來啊,你為甚麼成為使者啊?」


他似乎沒有感受出我冷漠的態度,要繼續自顧自的問起問題,我依舊沒有打算回答他,事實上,我也不太知道為甚麼「炎神」要我當她的使者。


當然我並不是為了她當使者,我是為了那個倒楣鬼,她說他又找了一位「孩子」來到這裡,果然這傢伙撤頭撤尾都不是什麼善類。


為何要找一個「孩子」?我在這個世界歷經了許多苦難,我知道只要跟那些混帳扯上關係,自己的人生將會變得一團亂。


而她明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卻依然選擇把一個孩子傳送過來?即使我痛恨這個世界,即使我想趕緊離開這個充滿痛苦回憶的世界,但……我卻無法放著那個孩子。


我確實沒有跟對方見過面,「炎神」也沒有跟我介紹過那個孩子,但我不能放著他,這或許是我的良知,所以即使還要再一次面對那些給我帶來痛苦的混帳,我卻依然還是這麼決定。


(如果是她……應該也會這麼做吧?不對,是絕對會這麼做……)


我了解她,她也了解我,正因為這樣,我們才有能力對抗那些比我們強上數倍的妖魔鬼怪。


「喂……你有聽到嗎?」

「我要走了,勸你還是好好把咒神交代的工作完成吧。」


我臨走前決定提醒一下這位男子,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這傢伙並不是派來解決那個孩子的使者,只要知道這樣就夠了


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了,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找到那個孩子,之後在想辦法把他送回家,我可以感受出他的生命正在消逝,非常微弱,彷彿風中殘燭一樣隨時會熄滅。


「呵呵……既然你要幫我處理,那我就可以放心啦!」


(!)


我回過頭,男子為何知道我要去找那個「孩子」?我應該……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這件事才對啊?


我決定抓著這個不負責任的話混帳跟我一起完成工作,順便在路上好好審問對方,相較於其他神的使者,咒神的使者我相對比較可以信任。


即便這個男子的人品真的不太好,同時也非常的不負責任的模樣,但我想只要把他拖進危險中,他應該或多或少還是會認真一點吧?


我是這麼希望的,畢竟我對於「使者」的力量還是有所忌憚,即使我曾經與他們交手,卻依然不會小看他們,在我的記憶中,那些傢伙是不合理的存在,對於一般人而言,那是永遠無法觸及的強度。


我決定找一位幫手,而這位男子即使稱不上最佳人選,但也勉強可以湊合一下了,然而在我回過頭的那個瞬間,位子上卻空無一人,只留下兩個酒杯,男子似乎在剛剛那一瞬間便消失了。


「是……傳送?還是隱形?」


我感受著能量的傳播,又或者是酒館內部的氣息,若是傳送,那麼再怎麼樣短時間內都會留下能量殘留的痕跡,而如果是隱形那或多或少也有機會察覺對方的氣息。


至少憑我多年的戰鬥經驗,即使對方是高手中的高手,我還是有自信可以把對方抓出來,然而男子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他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就像是被虛神傳送走了一樣,如果一點氣息都沒有的話,那就可以先排除隱形這個選項,但假設對方是使用傳送,要一點魔力的痕跡都沒留下……在我的認知中,這樣的程度只有虛神辦得到吧?


(難道他其實是虛神?)


我仔細回想著男子的言行,確實輕浮這部分跟虛神很像似,但虛神是不是酒鬼這件事我不是很確定,而且男子剛剛也說過自己是咒神的使者。


雖然有機率他是在說謊,但我想虛神應該也沒有必要撒這種謊,更何況用咒神來開玩笑可不是什麼明智的舉動。


男子開口閉口都是批評著咒神,甚至過度的狂妄自大,印象中他還說著什麼自己是世界前三什麼的。


「呵呵……世界第三嗎?」


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畢竟我可是遇過真正的世界第三,沒錯,在冒險者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真正強者。


「真是狂妄的使者……」


我一邊感嘆著咒神竟然找上如此貨色,跟過去我所面對的那位睿智老者傑然不同。


我漫悠悠的離開了酒館,旅途還長著呢,把孩子帶回去不是很困難,但如果遇上那幾個混帳……一切可都不好說了,果然到頭來,我還是被「炎神」那傢伙利用著吧。


「不過……」


至少能在見到她,我便為此感到心滿意足,即使要我在這充滿惡意的世界重新活一次,但只要有她陪著我,一切都將變得有意義,我對此深信不疑。


後記:

非常非常久違的更新了呢,總之這四個多月有一堆事情要忙,不過最近終於擠出時間安排小說了。

總覺得自己故事中的角色都過得不太好,不過我想之後應該會稍微讓他們過上一段好日子……應該吧?

總之還是一樣的話,喜歡請多多留言,鼓勵支持,或著給予建議,感謝各位讀者支持,我會繼續努力創作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