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闲间

王木休,2010年本科毕业后一直当程序员,试过创业但失败了。失败后天天到处找机会,找风口,见投资人聊项目,游走于骗与被骗之间。结果在2017年一事无成却一夜暴富了。这刻我才知道只有没有结果的人才会相信:「不在乎结果只在乎过程」这一句屁话。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欢迎看倌打赏 USDT ERC20: 0x4861626D6130DC5412B07A608034De69D3364436

区块链商战小说: 序章

记一点区块链的小事,从主角王木休的大起大落中尽见光怪陆离,遍历人生百态。每个看似动人的故事背后,都是血肉模煳的伤痕,今天我们谈故事,也谈伤痕。

如果你是希望从龙傲天的故事中得到一点心灵高潮的话,很抱歉,区块闲间绝对不适合你,这里或有夸张成份,但绝对没有超现实的开挂人生,有的只是比小说剧情更荒谬的江湖碎事。

今天的王木休比起2017年的王木休少了一堆兄弟,却多了几个朋友;少了应酬,却多了吃饭;少了谈业务,却多了做生意;少了数十位老师,却多了几位投资人;少了十多个老婆,却多了一个女朋友;。而这一切一切,都要从2011年那个疯狂的梦开始说起。

自从本科毕业以来,王木休一直都是都在一家科技公司担任程序员,这家所谓的科技公司做的就是炒卖域名,王木休要做的事也很简单,那就是不停的製作静态网页,过着白天撸代码,晚上撸自己的生活。由于他身型瘦削,加上170的标准身高,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在工作环境中朋友也不算少,就是存在感略嫌薄弱,好人卡拿到手软的那种人。

直到有一天,这种平静的生活终于被张淼淼所打破。张淼淼是公司的COO,也挂着合伙人的招牌,但其实大家都知道她除了长得好看之外一无是处,只是这个年头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风气太重,到处鼓吹女性创业,甚至有专门支持女性创业的政府计划,所以公司的老闆才拉了张淼淼入股,当个挂名的合伙人。其实这样又何尝不是歧视女性的一种,所谓的公平是不因性别而作出差别对待,今天的女性早已能独当一面,根本用不着大家枉作小人,装模作样的「支持女性」。

不过话说回来,张淼淼的个性倒也不错,为人和善,也和公司。


张勇,80年生,2011年刚满31岁。高中毕业后便出来社会溷,到过工厂做工人,也试过摆地摊,20岁那年自学组装电脑,把别人丢掉的电脑零件组合出售赚得第一桶金,发了一波科网泡沫财。之后便一路创业,再靠着炒卖域名赚得了可观的财富。他鼻直口方,龙尾眼大,配上一幅五短身材。凭着超乎寻常的执着,大家都称他为「磨王」,因为只要他认为是对的事,不管有多少人反对,不管如何反对,他都总会坚持。任你如何反抗,他都会跟你一磨到底。凡事有好有坏,当他是对的话,这便是毅力。但是人总不能永远正确,当他的判断错误,那就是顽固,而这份顽固最终要了他的命。

张勇大口抽着烟,对着电脑萤幕指手划脚,指挥王木休如何修改网站。聚宝网已经上线一星期了,凭着飞鸟创投的强大动员能力,网站首日上线就已经有超过两千个活跃用户,除了系统不断爆出Bug 之外,客服也忙过不停。

「你把这里的字放大,不然谁知道如何登入」

「能不能在用户卖出比特币之后做一个金元宝动画效果」

「把所有买卖按钮都集中在中间」

「要多一些动画看起来才高级」

「网站可以加入背景音乐吗」

张勇简直是所有程序员的恶梦,因为他一旦提出了要求,不管你如何解释,他都总会坚持要实现他的想法。有时候他会表面同意,但几个小时后又回来跟你重複之前提出的要求,反正就是一路的愿望硬泡,直到你就范为止。

「张总,你不断的打动画会影响网页响应速度的」王木休说。

「那就算了吧」张勇回答到。

「这个卖出加了动画才好看」半小时后张勇又跑回来王木休的桌前。

「好吧」王木休屈服了。

王木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什麽个性,没有什麽主见,苍白的脸恰好说明了他苍白的性格,那就是一片苍白,什麽都没有。但他勤勤恳恳的,几乎有求必应,即使技术没有到家,还是让张勇很满意。王木休也不过本科毕业两年,家境普普通通,没见过什麽世面,难得张勇邀请他当CTO,还要给他一成股权,他真的有点受宠若惊,觉得自己何德何能,所以他也加倍努力,拿着微薄的工资经常加班到深宵达旦。

其实连王木休也不相信比特币,没有任何权威机构承认的怎能称之为货币呢?他也是科班出身,懂技术,明白到什麽叫区块链,也知道区块链怎样防止双花,她只是想不明白,即是一个比特币不能伪造,但比特币不会创造任何价值,它又凭什麽值钱呢?所以他即使是交易所的CTO,自己也不会买卖。即使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已经由去年的20美分将到2011年3月快要1美元时,他始终不为所动。

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王木休一样,在飞鸟创投的大力催谷之下,交易所的用户都像疯了一样,每天不停的买卖交易,还呼朋引伴,把亲朋戚有一起拉进来。聚宝网的商业模式是分成,还是100抽5的暴利收费。在营运的第三个月,一天的交易额已超过200W人民币,那就是说聚宝网一天能赚10W手续费。

王木休和张淼淼简直是惊呆了,他们从没有想像过比特币这东西还能这麽赚钱。更令他们震惊的是,比特币的价格真的一路高奏凯歌,短短一个月内,从1美元涨到了3美元。再这样的大市氛围下,每个人都天天发大财,反正即使买贵不会买错的,哪管有5巴仙的手续费,今天跌了,明天还会涨回来的,3倍相对于5巴仙算什麽。这段时期,张淼淼自己也跟着飞鸟创投的杨总做波段,加上她有合伙人专用帐户,交易免手续费,自然赚得更多。

相比王木休,张勇早已经历过2000年的科泡沬和2008的金融海啸,对暴升暴跌早已见怪不怪,他这时候满脑子都只是如何可以把公司搞上市。比特币是涨是跌与他何干,反正收手续费稳赚不赔,还要是暴利的生意呢。

「尼玛的,比特币16块美金?昨天才10块美金,现在16块。」张勇一改以往的冷静,高声叫到。

「是的,昨天我的兄弟打电给我告訢我的,我还怕是系统出错了,吓得我赶紧跑回来公司。」王木休答到。

两星期前,有一位朋友拜託王木休,让王木休用合伙人户口帮他买比特币。每次交易向王木休支付1巴仙手续费。王木休也没多想,一口答应了。没想到1星期前50W的户口今天已价值300W。看着自一堆不属于自己的财富,王木休的内心也一直在动摇,并不是说他开始心生歹念,而是他开始相信自己真的在改变世界,真的身处一场翻天复地的革命之中。而张勇也在金钱的冲击下立场渐渐软化。坦白说,在触手可及的利益之前,所谓的顽固就好像衬衣上的一点蕃茄酱一样,始终弄不走,但却可以忽略。此刻张勇觉得找对风口了,这更是百年一遇的巨大风口呢,只待价格一回落便打算大手买进。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