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菊生

美国需要的是一份“平视”

网上消息,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的妻子吉妮·托马斯支付了七十辆大巴的费用,用于驮载大批抗议者(包括那些冲击国会大厦的暴徒)奔赴华盛顿。这一细节验证了我长期持有的一个观点:美国今日的乱象,其背后原因并不简单,川普仅仅只是一个前台人物。一般世人印象中,川普支持者只是那些全球化进程中受损的白人群体。然而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远不是那么单纯的原因。上述那位大法官夫人是一个最新的例证。

美国社会的问题由来已久,如果一定要上溯的话,恐怕得从它的殖民地时期开始。如同澳洲一样,英国的北美殖民地最初也是用来流放罪犯的,直到1776年独立战争爆发,英国当局担心流放的罪犯会成为它们的敌人,才从1778年开始将本土罪犯流放澳洲。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美国的五月花号,却忘了一个更宏大的历史背景,就是它曾经的“罪犯流放地”这个历史事实。我们从后来的西部片中看到的“无法无天”的牛仔身上不难发现那些“罪犯”痕迹。今天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也是这样一群人的再度“表演”。你可以说他们的行为具有“正义性”,你也可以称他们为“暴徒”,这完全取决于你的站位。三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美国为什么出川普?》。当时很多人不以为然,认为我在贬低美国以及它的文化历史和发展模式。天地良心,我实在是没有半点儿“污蔑”伟大美国的意思在里面。我仅仅是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写出来而已。一个真正伟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任何个人对它的客观评价甚至批评而失去它的光芒。

今天的美国遭遇了它前所未有的“窘境”,国会大厦这座美国权力的“圣殿”轻而易举地被一小群暴徒攻陷。据最新的消息,就差那么一步,如果不是一名黑人国会警察的机智,恐怕后果已经无法挽回了。我的前述文章中当时就作出判断,川普的登台将使美国“丢脸丢到全世界”。这句话今天再次得到验证。

然而即使到了今天,还是有很多人对美国发生的这一切难以理解,特别是中国的知识界的很多人士。有一些原来对川普现象几乎不发声的著名人士,现在也挺身而出为川普打抱不平。我对一位网友说,那些原来不发声反对川普的其实都是“隐身川普支持者”。瑞典茉莉今天提到了“李大同”这个人,以前好像并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粉川普的话语。但如今“现身”为川普“伸张正义”了……还有那个许成钢,面对此情此景,竟然还在大谈美国如何伟大。我已经懒得看这些人的文字了,没有半点新意不说,到了这时候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大谈美国制度的优越性,却不能实质性地谈谈美国制度的弊端。洋洋洒洒一大篇文字还不如文章后面评论区的一段留言显得言之有理:“美国宪政制度的优点无需赘言,但是美国目前的种种乱象也是从这个“伟大的制度”中内生的,这就表明这套制度到了不得不完善的时候了。没有什么制度能一直伟大,作者如果再拉长历史视角审视美国宪政制度,或许能得出更加辩证、客观的结论。”

中国知识界很多朋友包括那些使用中文的海外华人,他们的真正问题就在于他们从来对美国都采用“仰视”的身姿,忘了一个人观察事物除了仰视以外,还有“俯视”和“平视”这两种身姿。任何伟大的人物、伟大的国家,我们都需要对它们保持一份“平常心”,平视它们才是真正可取的站位。当它们取得成功时,我们可以也应当称赞它们;当它们出现问题时,我们更应该毫不留情地予以批评和揭露,而不是“拐弯抹角”地为其遮掩和修饰。遗憾的是,整整一代的中国知识分子都是在“仰视”美国的氛围中长大成人,已经失去了“平视”美国的能力。这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对美国欲批还罢真实心态的内在逻辑。当某种思维定势一旦形成,转换“轨道”可能比登天还难。

记得数月前美国佛洛依德事件运动高涨时,在一个很小的微信群里,我转发了一个有理有据的帖子,内容是美国的医院黑人婴儿死亡率明显高于白人婴儿,其中说到,由白人护士照料的黑人婴儿死亡率是黑人护士照料的三倍。如此简单的一个事实,遭致很多朋友不相信。一位我非常尊敬的美国大学华人历史教授直截了当地说这是“反美主义”,跟着说了一句“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对我进行了很直接的批评。我当时一笑了之。我心里很明白,这就是华人知识界的现状,不管他在自由世界受了多少年的教育,在他们心目中,美国是不能用很重的语言进行批评的,“圣地”不容侵犯!就像我今天文章开头说的那位大法官妻子的作为,一位极富正义感的朋友也说“这种耸人听闻的事我也不大信”。我非常理解他们,他们都是怀抱人类美好希望的理想主义人士,但这同时也是长期“仰视”美国带来的“山巅之城”效应。仰视惯了,很自然地就会认为美国发生的一切都有其内在合理性,包括川普和川普主义。久而久之,“仰视美国”成了中国知识界很大部分人群心目中的一种政治正确。平视是独立的孪生兄弟,没有独立就没有客观,失去客观便失去公正。今天我们观察美国,最迫切需要的正是“平视”,以及随它而来的独立、客观和公正。

坦率地说,我对美国未来可见的时间段内(至少三十年)的前景表示“悲观”。这是由美国自身的盎格鲁撒克逊社会发展模式决定的。所谓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盎格鲁撒克逊模式实际是带有“海盗文明”基因的一种社会范式,崇尚“社会达尔文主义”,信奉“丛林法则”。社会安然于“贫者益贫,富者益富”的所谓“马太效应”。当前路一片光明的时候,这种模式非常高效,整个社会似乎都显得极有活力,一幅蒸蒸日上的景象。它所具有的迷惑性也在于此。它曾经的过往历史给世人一种似乎唯一可行的人世间道路选项的虚假示范。然而时代在转向,经济全球化以及新的数字革命带来的重新洗牌,使得美国的既有模式遭遇了巨大的发展瓶颈,或者说是“天花板”。具体而言,就是它的忠心耿耿的底层支持者利益一再受损,同时这个模式下原有的既得利益集团并不愿意修正既有发展路径,与弱势群体分享哪怕是一小部分的社会巨额红利。转移视线、宣扬宗教信仰冲突、移祸于移民以及非白人种族就成为一种民粹主义的自然选项。美国模式带来的“愚昧”底层白人民众则成为“冲锋在前”的“暴徒力量”。美国这种社会模式的一大“奇观”就是大批的底层民众并不在意制度带来的自身利益受损,反而成了维护现行制度最积极的群体成员(奥巴马医保的遭遇已经证明)。用国人的话来说就是“被人卖了帮人数钱”。问题在于我们并不知道这种“愚昧”会持续多久。持续越久,美国社会就越找不到出路。已经持续两百年了,为什么不能再持续两百年呢?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亟需的是一个思想启蒙运动,就像欧洲曾经经历的那样。没有启蒙,美国就没有未来。若干年前西方在谈论拉美现象时,曾归结为拉美地区没有经历过启蒙运动,今天我们在美国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美国的保守右翼近几十年来大肆抨击诋毁欧洲启蒙运动,恰恰让我们发现了他们的真实意图:重估历史是为了服务现实。

美国社会未来拉美化并不是一个凭空臆造的虚假议题!

(吴菊生2021年元月11日于上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