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菊生

俄乌战争已到中盘……

俄乌冲突这盘棋下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进入中盘了,未来基本的走向已经清晰可见,拜登政府的愚蠢也已经一目了然。至于很多的观众因为无知而不明真相,可以忽略不计。这场战争最大的输家无疑是乌克兰,人员、土地及资源的损失非常惨重;其次是俄罗斯,恐怕元气的损伤多少年都缓不过气来;再次则是欧盟,眼下肉眼可见的损失,欧洲民众已经感同身受。美国虽然明面上没有什么损失,还通过出售武器和能源获得了不菲的经济收益。但是美国人输掉的是它的信用,以及潜在的远期霸权收益。本来,从战略层面上来看,美国当前真正要做的事,是离间中俄关系,而不是把它们推向更紧密的结合。后者也是基辛格、米尔斯海默之流最为美国焦心的一点。长期以来,俄罗斯在中欧两大板块之间奉行的是中立,甚至更倾向于欧洲,所谓“西重东轻”。俄罗斯在与欧洲的合作方面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超与中国的合作水平。这也是俄罗斯人基于其“白种人”身份以及宗教文明的认知做出的战略选择。然而,经过美国拜登政府这么一个荒唐的操弄,俄罗斯今后将无可奈何地倒向中国,它的经济与中国必将高强度、大纵深地融为一体。美国拜登政府稀里糊涂地打造了一个对美国极其不利的“战略同盟”。要说美国历史上还有比拜登更蠢的总统,恐怕也很难找到了。说一句直言不讳的话:中俄一旦结成盟国,那将是美国人的“世纪噩梦”!二十一世纪的人类历史也将重新改写,而不会是我们原来预计的版本。

美国这二十年来的四届总统,当数奥巴马最具战略眼光和思维,其他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一类,甚至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差。可惜此总统肤色不合美国人心意。奥巴马任中搞了一个TPP,绝对大手笔。现在再搞什么IPEF,都属于虚架子,毫无意义,连做秀都不如。奥巴马2014年面对乌克兰事变,也采取了“战略克制”,那样做完全符合美国当前时代的整体战略需要。当时在前方胡闹的几乎都是拜登和他的一套外交班子(现在还是这一帮人)。须知,失去霸权的最快捷的途径,就是滥用霸权。这一点,拜登政府做到了。克制地使用手中的霸权,才是长久保持霸权的不二法门。后面这一点,拜登政府恐怕永远都不会明白!

说到美国民主党政客中的人才,希拉里也算一个狠角色。当年她就是TPP最主要推手之一。2009年俄美关系重启的键,也是她亲手按下的,她完全明白美俄关系的重要性。可惜是一个女流,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不受很大一部分美国人的待见,痛失一步之遥的总统。如果那年是她当选的话,美国在世纪博弈中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格局了。由此可见,当年有一些国家领导层对她的“憎恶”,并不是无来由的。

国际政治领域的利益博弈,不适合“民主专制二元对立”那一套东西。这套玩意儿是美国人给自己披上的一层漂亮外套(其实也是一套枷锁)。民主主要是用来调整一国内部的社会成员之间的利益关系。把民主自由这套意识形态用于地缘政治竞争,跟当年苏联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从事国家利益争夺本质上是一样的东西。

给俄乌战争做一个定性的话,应该就是一场代理人战争。从战争甫一开始,我就已经得出这个结论。就拿越南战争来说,跟今天的俄乌战争如出一辙,无非就是美俄两国换了一个位置。越战是美国人自己下场,越南的身后是中苏两国。现在的乌克兰战争是老毛子自己下场,乌克兰的身后是美国佬以及北约。阳光底下没有新鲜的事。

要说有什么不同,当年的越战,苏联一方以共产主义作为其意识形态和幌子,实施其全球地缘政治扩张。今天的乌克兰战争,美国佬则以“自由民主”作为其意识形态和幌子,同样实施全球地缘政治扩张。这种“扩张”最后付出惨烈代价的都是那块土地上的普通民众。而真正从事“扩张”的背后主子,通常都是赢了算我的,输了算别人的。现在的乌克兰土地上,也在重演同样的“剧情”。

还有,现在很多人相信所谓的“价值观战争”。这种说法根本就是一个虚假命题。包括“流氓国家”这个词的发明者也是美国人,以表明自己在对外政策方面处于“正义”一方。它基本上是用于对内宣传,发动、诱骗本国民众支持政府的一个套路。要说二战以来,全球最主要的侵略国家是谁?无疑是以色列。请问美国人对此持什么立场?联合国大会不知通过了多少次决定,通常投反对票的就两个国家:美国➕以色列(比这次俄罗斯方面的得票还要少)。请问对此怎么用价值观来解释呢?所以,不要轻率地在地缘政治冲突领域引入“价值观冲突”这个理念。这些冲突的根源都是地区和国家利益,不是什么价值观!

俄乌冲突这个话题有着说不完的话,它的意义太庞杂了。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吴菊生2022年6月6日于上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