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1916 
吴菊生

谈谈爱情文化

今天情人节,我也来凑一个热闹,发点议论。爱情本身也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发育得很不理想。很多我们通常所见的一些经典爱情场景,大都出于西方社会。中国传统中缺少西方社会中业已存在的很多东西。在情感的表达方面,很多的身体语言都不擅使用。

吴菊生

养懒汉是右翼妖言惑众

养懒汉这个说法,很久以来在中文圈甚嚣尘上。那些奉行“福利原则国家”他们都是从整体上衡量可行性的,并不会一意孤行,不考虑社会承受力。指责欧洲福利国家的,世界上主要是美国的右翼,国内主要是权贵利益集团。它们的动机可想而知。欧洲的今天是美国的明天。

4
吴菊生

牛年初一感怀

大年初一,早上起来吃了几个汤圆,胃中觉得堵,出门散步消食,不知不觉生发出许多的感慨!人生短暂,一晃眼的功夫,已经来到了它的暮年时刻,不由想起曾经的欢乐时光。记得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过年,有两样特别有吸引力,一是压岁钱,每年的初一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手伸向枕头底下,那时候的眼界比较可怜,今天看来的一点点钱都会让人大喜过望。

5
吴菊生

形式逻辑是现代文明的关键基因

希腊才是现代文明的源头,耶路撒冷不是。上世纪二十年代,欧洲有两个大人物相继来到中国。一个是英国哲学家罗素,他在中国各地盘桓了很长时间,做了许多场演讲。语言大师赵元任担任现场翻译,当年的中国一流学者几乎全数现身捧场。投桃报李,人之常情。罗素也不能免俗,说了一大堆中国文明的好话。

吴菊生

“灯塔”下悲惨的待宰“羔羊”……

对中国式抗疫模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其实西方国家的政客也非常明白,隔离是抗疫的唯一法宝。不是他们不愿意做,而是他们做不到像中国政府那样的独裁式抗疫。这后面是两种社会管理模式的根本不同决定的。西方国家采取的每一个重大步骤,都需要有民意的支持,因为他们的权力来源在于民众的选票。

吴菊生

美国需要的是一份“平视”

网上消息,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的妻子吉妮·托马斯支付了七十辆大巴的费用,用于驮载大批抗议者(包括那些冲击国会大厦的暴徒)奔赴华盛顿。这一细节验证了我长期持有的一个观点:美国今日的乱象,其背后原因并不简单,川普仅仅只是一个前台人物。

吴菊生

呼唤左翼公知(年末随想)

前几天有一位七零后的朋友专程从苏州赶来上海,找我聊天(之前并未见过面)。他在微信里一直没告诉我什么目的,我也一直有点纳闷。等见了面才知道他找我几年了,就因为看过我涉及美国政治中基督教作用的几篇文章。他在大学毕业时就加入基督教,在中国的家庭教会系统是一个很活跃的人,跟王怡这些人都有来往。

10
吴菊生

美国政教勾兑的要害在哪里?

美国宗教的问题其实是教会领袖的问题,或者说是围绕教会产生的一个利益集团的问题。在美国,宗教领域已经日益“产业化”,教会系统成了某些领袖人物的“产业”。其间有着他们巨大的利益存在。资本与宗教之间的相互滲透和影响带来的利益勾结才是它们携手合作的根本原因。

吴菊生

不能随便打鸡血

我仅仅是用笔记形式写了一个归来实录,对中国抗疫过程中的一点瑕疵婉转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后来一家公众号找到我要求转发,我同意了。两小时后该公众号的转发文章就被删除了。公众号转发出来后,间接提醒我是不是可以在自己的微博上也分享一下呢?于是顺手发到微博上,也没有到处去推,到昨天也就四五个人阅读。

5
吴菊生

美帝大选结束后的一点感想

这次美国大选,有两点没有完全预料到:一是川普竟然还保有如此庞大的支持力量,虽说我从始至终都认为川普不可能胜选;二是美国的体系架构大选结束后在川普党的冲击下,竟然纹丝不动。一忧一喜…… 美国基本面的改善和再平衡恐怕不是三年五载的事。通过川普这个案例,美国政治的游戏规则做一些调整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