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滿盈

抒發我的愛,將愛意寄託在文中 文主要在LOFTER (同名ID)

瑯琊榜衍生-若有愛意-3

發布於


梅宗主不要再沉浸美色了,看看可憐小鴿主~


-----------------

晏大夫進到房間就看到蕭景琰正趴伏在梅長蘇身上,梅長蘇那笑的沒臉沒皮的樣子,晏大夫氣不打一處來,另一邊為了他生死未卜的人還虛弱的躺在那邊,這位正主卻懷抱美人笑得如此欠扁!唉!傻阿!那個傻小子!


「咳!既然梅宗主已沒事,那老夫就不打擾了!」晏大夫口氣不佳的說完便要轉頭走人,黎剛等人都跟著進來,看到晏大夫怎麼一下子就要走,一時都懵了,在往內一看,自家宗主被太子殿下扶起來,殿下那泛紅的臉龐,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但還是得看看是不是好完整了啊!

「哎!晏大夫,您都來了那還是看一下吧!」黎剛一把攔住人往裡面拖,要說忠犬都比不上黎剛。


「哼!我看他好著呢!真是…唉…造孽…」晏大夫也是關心梅長蘇的,只是這一對比就忍不住心疼那從小看到大的藺晨,小時的藺晨體質虛弱倒是時常躺在床榻,但他有多久沒看到他這麼孱弱的樣子,不免責怪起眼前這剛從生死關走回的人,抬眼看到人家小倆口親密樣子,也只能無奈搖頭,只盼藺晨那老爹不要把他給剁了!


梅長蘇也知道自己有點沒正形,現下乖巧的伸出手給人診脈,聽著晏大夫那幾句話也是深感疑惑,自己醒來只顧著欣喜的逗蕭景琰,現在覺得有點不對勁,那個總愛調侃他的人怎麼沒見影子?

「晏大夫,藺晨呢?怎麼沒見他人?」梅長蘇如往常一樣總是習慣尋找著那風流恣意的人,似已經習慣他在身旁。蕭景琰在一旁聽到垂下了眼眸,他知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晏大夫聽到他的問話頓了一下,所有人都在等著回答,晏大夫卻似乎嘔氣般一聲也不吭!「壞人!睡覺!」飛流不知何時進來,走到梅長蘇床邊趴在他腿上不滿地說著。好像在控訴藺晨都不陪他玩,只顧著睡覺。


「睡覺?飛流你去看過了?」梅長蘇跟蕭景琰都覺得奇怪,現在正下午也不是就寢時刻,藺晨再怎麼貪睡也不會睡到那麼晚!


「對!三天!壞人!睡覺!」飛流一開始並沒有去偷看,所以他並不知道藺晨從治療完梅長蘇後便昏睡至現在,只依自己看到的去判斷他睡了三天。


「嘿!你小子,我不是說誰都不可以靠近的嗎?」晏大夫急了,都忘記飛流這個不穩定因素,該不會都讓他看去了?


「晏大夫,藺晨睡了三天?怎麼回事?為什麼誰都不可以靠近?」梅長蘇心中沒來的一緊,藺晨莫不是受傷了?飛流是絕對不會說謊,雖然他不懂,但他看到的絕對是最直觀的。


「這…那小子不就是太累,我讓他多睡一點,你就別管了,養好你自己別折騰別人!」晏大夫對梅長蘇還是有怨氣的,不然他那一直以來的白胖小子怎麼會折騰成這樣…


「我…我去看看他!」梅長蘇還是覺得奇怪,二話不說就要起身去找藺晨,蕭景琰看他執意要起身,拿起一旁外袍幫人披上,扶著人往外走…


「哎!等…等等…」晏大夫一時有點懵,這真是被治好了?跑得那麼快!晏大夫好不容易趕在梅長蘇開門前追到房門,「你們先等等!這…這小子衣服沒穿呢!你們就這樣闖進去?!」一群人頓時僵在那,雖然大家都是男的,但這衣衫不整就如此衝進去也不太好。梅長蘇挑眉看著晏大夫一臉不相信,又似乎在說晏大夫怎麼將人弄到連衣服都沒穿?


「這…少閣主心夠寬阿,衣服都不穿的睡覺呢?」黎剛一副果然是不著調的少閣主的表情!「咳!」黎剛被自家宗主跟晏大夫給瞪了眼,只好悻悻然退到一邊去…

「蘇哥哥!壞人!流血!」飛流早就跑去偷看,看到藺晨靜靜躺在床上,跟之前一樣,但是嘴角紅紅的,讓他想到蘇哥哥時常如此,趕緊跑出來找蘇哥哥!


「什麼!」梅長蘇知道飛流說的是真的,飛流再怎麼不喜歡藺晨,心裏還是緊張他的!「都別進來,我去看看,我說好了才可以進來聽到沒有?飛流!」晏大夫對著飛流嗔罵,飛流也只是哼唧唧的轉頭不看人,「梅宗主,你可記得藺老閣主的吩咐,希望你能遵守!」晏大夫說完便進門,將門栓上不讓人進,梅長蘇著急也沒用!只是藺老閣主的吩咐,他卻是一時沒想起來,只能轉身慢慢踱步回去。


「小殊?晏大夫說的是什麼意思?你答應了那位老閣主什麼事嗎?」蕭景琰至始至終都沒插一句話,但晏大夫那句話讓他心驚,他怕是他從此無法插足的事情…


梅長蘇沒有馬上回答蕭景琰,而是低頭在沉思,回到房間才將所有事情聯想在一起。在他們離開瑯琊閣之前,藺老閣主曾找過他喝了一場酒,期間話語不多,卻是圍繞著藺晨,寥寥幾句就讓藺老閣主將自家寶貝兒子託付給人了,他記得藺老閣主嚴肅的告訴他,若他未準備好接受藺晨之前,絕不可有任何肢體接觸,更須保護藺晨,就算男子之間、兵將打仗之時,彼此赤身裸體、一起沐浴都是常事,但藺晨絕對不可以,梅長蘇也詢問過緣由但藺老閣主不肯說,只說在他接受藺晨之後便會知曉。


而梅長蘇當時只知道自己時日不長,就算對藺晨有心思也不願之後辜負他,所以答應了藺老閣主的條件,不管是否接受都會保藺晨安全無虞。而梅長蘇跟藺老閣主都知道藺晨武功高強並不須人保護,只是怕他性子跳脫自傲,難免被算計。


梅長蘇覺得這也不是什麼隱密的事,便將此談話全數告知蕭景琰,蕭景琰也想不通這其中關節,只是對於藺老閣主的託付有點在意,想來老閣主也是同意他們在一起的…


------------------------------------


晏大夫進來便看到藺晨嘴邊一攤血,真是令他頭疼!他仔細輕柔地拿濕布擦拭乾淨,再將人重新全身擦過一次,這幾天藺晨不停地燒了又退退了又燒,這衣服都不知道換了幾輪,晏大夫也是歹命,老了才來伺候這小子,唉…


「晏老頭…嘆什麼氣呢…」藺晨這次是真的清醒過來,只是還很虛弱,說話有氣無力的,要不是晏大夫靠他很近,恐怕是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你這小子,終於清醒了,我看看是不是好一點了!」藺晨想避過不讓晏大夫診脈,此刻無力的他是怎樣也避不開,晏大夫眉頭皺的都能夾死蒼蠅,無奈他也沒有好辦法,只能小心不讓他更嚴重,怎麼治療還是得靠這小子自己。


「長蘇醒了嗎?」藺晨知道自己一定睡了很久,但就算如此他還是乏力的很,他能料到自己一定會昏睡不醒,但不知是高估自己的功力還是低估了火寒毒跟冰續草的毒性!

「你這臭小子,就知道惦記人家,也不想想人家身邊已經有人了!」晏大夫恨鐵不成鋼卻也只能看著他這樣,藺晨聽到也是心裡酸澀,他何嘗不知道他身邊永遠有個蕭景琰,但他還是無法就這樣放手,也許還未傷的狠,所以怎樣都無法放棄…


「飛流來偷看過你,知道了你流血,長蘇也有點懷疑,但我暫時先把他們打發走了。」藺晨聽著晏大夫的話了然,不可能會不懷疑,自己昏睡那麼多天,就算江左盟的人不在意,小飛流一定會發現的,這小孩還是在意他的。


「我去看看長蘇吧!老頭,這傷口幫我包紮仔細點,再拿個布包一下以免被看出來!」晏大夫知道他勸不了也只好幫著他做完一應事情,只是藺晨虛弱到無法自己穿衣,真能如平常一般不被發現?晏大夫也不想管就這樣隨他去折騰吧!


----------

可憐小鴿主~要不~咱們放棄長蘇~~(拍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