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ingbeans跳豆

一眾跳豆,今次跳去bean? 無論走到天邊、街邊,還是海邊,請快來這bean!

畢業屆

發布於

by 鍾意去bean

迎來小學畢業之年,中文作文離不開創作畢業之感的命題。同學化身文縐縐的人,每人感悟「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百感交集。

成為畢業屆,童心未泯,赤字之心依舊。日暖花繁下玩味不減課堂裏。間或無所事事的和鄰行好友做口型説話借文具,或與後座閒聊幾句。飽食終日,無所用心,與鄰行的朋友惹起一連串的對嘴和胡鬧。先是一句「你怎麽知道我知道?」的問題引起,緊接「你怎麽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喋喋不休,滔滔不絕,小屁孩的本色表露無違。

如期換座後,後座遞來紙條。環顧四周,鄰行尾座的同學向我打眼色,表示紙條的傳來。翻開紙張,一人用圓珠筆,一人用鉛筆來寫以區分内容。聊的内容可林林總總,包羅萬象:日常生活、理想型、嗜好、打賭和各種幻想。傳至鄰行最後的座位卻是艱巨的任務,紙張攀山涉水地徘徊,還得勞煩眾途經站。縱路遙,傳紙條還是蠻驚心動魄且痛快淋漓的事。後來研製「快遞直送」,瘋癲得把紙條夾進可叠式尺子,一下子在地面上滑到對方座位附近。稍像露餡了,就裝作有東西掉到地上,拾個橡皮、筆之類傳書。

同學有另一玩意,就是「養」水晶寶寶。我們之間都比賽其數量及顔色款,擁有的越多就越厲害似的。與走私般帶水晶寶寶回校無異,有些水晶寶寶富豪會炫耀自己富比陶衛的財產。有些一時興起,雅興大發,分配財產贈我們幾顆水晶寶寶。他們還説,碎裂的水晶寶寶是「死了」或是「生出更多水晶寶寶」。那時家中衞生間藏有寶藏一樣,一個裝有晶瑩剔透的水晶寶寶的盤子安放在櫃子裏。


渡過言笑晏晏的下午。基於高年級同學出示學生證便可出校用膳,我和好朋友都喜歡到外面吃午飯。偶爾和好朋友到學校對面的兩大便利店,狼吞虎嚥的把撈麵或烏冬塞進肚子裏。要是渴了,搭上絕配的思樂冰。只要推出新口味,同學們都蜂擁而至,先「飲」為快。到了校園風紀員當值時便足不出戶。當年幸運被選為隊長,還結結巴巴地完成檢討環節的演講。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同學們都陸續返回教室。聚集隊員到操場,循例按規定步操,再作幾句結語才姍姍來遲的散會回教室。放學的值日,則拿起點名冊,到附近巡察。

等校巴遙遙無期。在操場排隊等候,由一端的二三十多號校巴編號順序至另一端的四十多號。不知不覺校巴隨四十多號那端到達,而我乘搭的三十七號校巴卻緩不濟急。跑上校巴,一屆六年級固然是校巴内最大的級別,故仿如有自帶光環的威風凜凜坐到最後幾排座位,還預留位子給予書包們安坐。校巴開動,話題亦隨之展開。同儕們一口模仿學識淵博的腔調,把各種成語夾雜在句子之中,對學校、升學、師生各項傳聞無所不談,笑語盈盈。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