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ingbeans跳豆

一眾跳豆,今次跳去bean? 無論走到天邊、街邊,還是海邊,請快來這bean!

混血前傳

發布於

by 鍾意去bean

在求學的生涯裏,我從來都不算是傑出不凡、常處於上游的學生。也許像我姓氏的讀音一樣吧:中等,也能説成不過不失吧。貿然成為中規中矩的中學生,進入另一階段的生活。

以前小學與哥哥和朋友乘校巴上學。升上中學沒有校巴服務,於是隨哥哥及校巴摯友一同乘公交回校。上學、上班的高峰時段,簇擁排山倒海的人。車站每週重複經過同樣的路線、同樣的車站、同樣的直路。到站下車還需步行一段十五分鐘的路。那不是一段毫無阻隔的直路,馬路縱橫交錯,還不時誤踏崎嶇的坑。縱「危機四伏」,位重重樹蔭下思考或看筆記卻是一件樂事。只是倒霉偶遇下雨天,旁邊的車路若洪水猛獸把雨水踢到身上,全身可像玩了場免費卻狼狽的潑水節,還得經過小學,再攀上斜坡才登上中學部。

或許是常聽別人說中學的課程和模式與小學大相徑庭,更加上自己經過分班試後未被選入所有拔尖班,自己不免懷緊張和害怕之感。於是,乘鐵路回家的路上便總是「卷」不離手,渡過十多個車站。馬不停蹄地努力、待事加倍認真,望初中的發奮能打好根基,助應付公開試。

讀書外,還有參與課外活動。

校外撇除當了五年多模擬法庭的義工,還偶被提拔參與領導力相關的活動和比賽。

校内,當初眾學會招募時,曾想加入合唱團,卻在各種機緣巧合下打消了念頭,反而成為羽毛球隊與中文演辯隊的成員。演辯隊的選拔是小組討論面試,只記得心臟快要跳出來的感覺。萬幸被選入,每次放學後的訓練與好友同舟共濟,雄辯滔滔,為準備比賽而奮鬥一千零一夜,卻因夜深,同漫步斜坡歸家。後來參與的比賽屈指可數,還把辯詞珍藏在一本子裏。

樂不思蜀,卻不知另一體驗正靜待着,靜待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