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东风

祝你今天愉快,你明天的愉快留着我明天再祝

146追蹤者13追蹤中
  • 让我们撕下标签对话

    • 我很想回复他,但是我找不到那个评论链接了,可以转告他我喜欢珍珠奶茶

    • 你说话的语气让我感到难受

    • 啊,感谢你的评论!

  • 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狗?)

  • 高墙下,暗恋对象转发了“我是14亿护旗手之一”

    • 很感谢你的评论,你的观点更有说服力,关于回音廊的问题,也是最近一直困扰我的问题,人们总会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观点,就如我来到matters写这篇文章就代表这里很多观念是与我相符合的,此外我写这篇文章也有意无意会迎合matters的读者偏好,为了表达我的观点,我确实有避重就轻的地方,我觉得这是我需要克服的问题。

    • 爱情使人盲目(泪目)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 讨厌,不可以这么说(泪目)他也有闪光的地方,只是因为高墙而得出了有些偏颇的言论

    • 1.就拿共青团中央的官方消息来说吧(一般重要的事,他都会发话)6月9日游行爆发,无消息,到6月13日终于报道和香港相关的消息了,标题为:香港主流民意支持特区修订《逃犯条例》至6月14日,无消息,6月15日有一则消息,标题为:香港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点开原文,内容无关痛痒,未说明游行压力导致暂缓,评论区舆论导向为:境外势力干扰。6月20日,标题为:王毅:收回你们的黑手,香港不是你们横行的地方。7月4日,标题为:香港警方逮捕多人...

      自行判断国内舆论导向是否从一开始就像奇怪的方向跑偏?

      2.知乎我玩得少,共青团文章屏蔽是系统未设置白名单,触发敏感词,因此被屏蔽(不觉得好笑么?)由此得出知乎反党结论这我没懂,相反这恰恰能反映知乎自我阉割有多厉害,还有任何执政者都会渲染自己的言论,这没问题,问题是我不是执政者,我不需要维护他的利益,我看重我自己的利益,(当然,如果我是统治者,我巴不得这样哈哈哈)川普也把玩舆论不代表这种行为是合理的。

    • 嘤嘤嘤,好温柔啊,确实,也没准,毕竟他有很多可爱的地方

    • 很高兴能遇到你这样一位愿意观察不同立场舆论的人,我也喜欢从不同立场出发去了解不同事物,尽管最终结局都并不美好,甚至在我的预想下继续坏下去,后来我尝试不去强求双方相互理解,因为有的时候利益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愿意去了解,这有种探秘解密的感觉,也让我学着不过分偏激看待事物,对待一些魔幻的事更加坦然了一点。

    • 其实护旗手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国家层面煽动民众的情绪,此刻民众在统治者眼中更像是一种爱国工具,我们被喂养特定的信息,强制背诵”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同时封锁消息,封禁言论,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因为稍微说错就有种”不爱国“的嫌疑。

      比如你在”护旗手“微博下看到一片叫好转发的声音,当然该感到骄傲自豪,这是民族的自豪感和认同感,但是糟糕地方在于它一方面给了你片面的消息,另一方面删除不同(异议)的声音。

      这让我感觉很做作或者刻意,为了某种目的而利用了民众的爱国热情,将民众当成一种爱国工具,由此衍生出的就是:工具只要当好工具就可以了

    • 赞同,我们有权力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 有道理:)

    • 我认为从国家维稳的角度来说,国家设墙就已经体现出对统治的危机感,如果一开始的出发点是为了屏蔽某些反动言论,那么现在为何发展到了”勿谈国事,政治敏感“的地步?

      一开始他们消灭了一些尖锐的批判声,后来觉得温和的批判也显得尖锐,后来沉默都变得不怀好意,最后连夸赞得不够用力都觉得你图谋不轨。

    • 不是啦,我关注的主要是因为高墙导致双方沟通不足,最终只会输出情绪,进而成为一种只会”爱国“的工具。而对于我来说,我是选择继续接受外来的观点,还是随大流一起唱赞歌,该如何走出这种困局,才是我该思考的地方

  • 01在世界的尽头 | 现实系小说《洋葱人》连载

    • 写得不错哦,对于我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虽然我们都生活在中国大陆😂

  • 新老用戶配對2.0 | 我們因此寫作,你也是,太好了

    • 哇!不知道现在还有机会吗?

      我是被一位朋友介绍来到这里的,很喜欢这里的氛围

      虽然我的梦想是做动画

      但是我也喜欢写字

      我喜欢探索一切丑恶,不被人理解的东西

      实话说我很享受在探索过程中反复质疑,被质疑的感觉

      无论过程多么惨痛,枯燥,无聊,我还是会尽量用沙雕轻松的口气来叙述

      那样会有种“嘿,也没那么难嘛”的自我安慰

      希望被激活~

      (朋友试着帮我激活了,但是失败了,我嘴上说着没事啦,心里还有点小失落啦)

    • 哈哈,世界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