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賞幣2億代幣團隊池還有24個月等待期完結,以及幣價預測

糾古
回覆
vvictor@vvictor

不過用貨幣的角度去看,跟用商品的角度去看,也截然不同就是了。理性人vs信仰者這兩種角度也是。現在LikeCoin發展的瓶頸也在這裡:商業玩家通常是像您這樣的理性人;因此在規模夠大之前,只能仰賴有信仰的個體戶提供商品&服務,於是擴張速度也快不起來。

糾古

專業質疑支持一下。

但關於「生態系統(市集與dMCN等)不會影響長期幣價」這點我覺得是有問題的,應該是看流通量vs需求(人均消費力)的比例才對?(周轉率越高幣價越高)

“我不爱中国小姐,我爱台妹万万岁”:《我爱台妹》的复调叙述

糾古

台妹一詞在「我愛台妹」幾年後也去汙名化了,查了一下:
2012蘋果日報 2013東森新聞 都已經是沒有貶意的地名用法;不過同一年也可以找到 台妹時光 仍是舊用法。近年「台妹」再度常常被提到則已經是「辣台妹」了。

2016~2017 obov 在ptt帶起了仇女浪潮,之後至今都還是「台女」跟「台男」互槓,這個用法就跟「港女」更一致了(也可能是借香港用法)。

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糾古
回覆
不明飞行兔@septentrium

有台操控全世界的超級計算機(XD),然後他計算不了的角色們(或其引發的影響)被列為divergence。

梗好像是台灣開始的誤用,不過我是覺得語感上跟日文的neta很像,所以都用這個字。

稅率是不是100%其實不重要,在沒有「選擇不賣的自由」的前提下都是一樣的;而在系統效率較高的情況下,連持有時間都會縮到無限短。系統若允許「最低持有期間」產生利潤當然也可以,但只要一被調動,利潤結構瞬間就崩毀,不確定性是很高的。

糾古

兔兔好強大!不過為反而反回應一下XD

「哈伯格税率 100% 的社会就是左翼的共产主义社会,同时是右翼的完全竞争市场,它们在哈伯格所有制下是同一个东西。」

但資本是為了利潤(自我增殖)而競爭,並非為了競爭而競爭;而共產主義不管規則簡繁(尤其這麼複雜的更是),終究都會需要大量的惰性造就(相信公權力),而且最終都會敗在惰性(給別人去努力就好了)。

WestWorld這一季有一個新梗「divergence」,這個東西應該是信仰市場/自由者的核心浪漫吧XD

當基進市場遇上區塊鏈——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I

糾古
回覆
潘伟@panwei

有點離題了,簡單回應一點點。即使「依据经济成绩」來評斷,這個「經濟成績」的評比規則仍然有操作的空間;再者,「內耗」的「內」其實從來就不是「內」,把對手視為「自己人(內)」的那一瞬間,在競爭上就已經居於劣勢了。簡單來說,為了「我們」的共同利益設計(競爭)規則固然理想,但既然你的「我們」跟我的「我們」不相同,產生的規則自然也不同。

糾古
回覆
潘伟@panwei

但鬥爭並不是只會發生在黨際,「一黨」之內也是有派系的;「一個黨/派系壟斷所有人才」以致於「能讓所有人盡其才」的理想狀況並不存在,內耗永遠都在那。差別只在於鬥爭的「評分標準」是公表於外的選票制度,還是上位者心中那把(沒有人摸得透的)尺而已。而一個市場越透明,其效率應該是越高的。

糾古
回覆
高重建@ckxpress
極化/激進

這點我認為提出者的態度應該跟宏信講的一樣,極化並不意味著邪惡,而意味著「你會花更多力氣去理解/闡述」;即使是被菁英視為「民粹」的「無腦支持者」,事實上也是用他們最大的努力在理解議題的。

糾古
回覆
高重建@ckxpress

https://wiki.mbalib.com/zh-tw/行政救济
我不太確定香港的名詞是什麼,總之是「申訴」之類的管道。這其實也是區塊鏈(去中心系統)的最大死穴,系統越完美/穩定,bug或不良設計的受害者也越少/越得不到關注,被侵害的權利就更難伸張。

糾古
回覆
高重建@ckxpress

除了極化之外,「囤票」也讓「買票」這件事擁有更好的C/P,一個人只要有越多票,「資本」就越有上下其手的空間;「匿名」跟「黑箱」也會是一人多票(比一人一票更)難以兩全的矛盾。

平方投票的理想相當程度上是建立在「完全可靠的系統」上,就好像一支程式效能很好,卻很難debug。這也是技術或許能補完的一部份,但相形之下「救濟措施」也變得比以往更重要了。

Matters 社區基金配捐提案:LikeCoin 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