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Chiu

Just say something I wanna talk about

为什么大陆没有敢于发声的人?

前两天在我的第一篇文章下面看到一条评论:大陆没救了。关于这个观点我也不是未曾想过,在我第一次了解六四事件以后我就在思考,在这样一个没有人权的国家,为何没有人反抗?当年举着“不自由,毋宁死”的数万大学生呢?

不自由毋宁死

根据当年的报道,一部分人“人间蒸发”了;一部分人“疯了”进了精神病院;一部分被画上了政治污点;一部分认清了现实,看到了代价,脊梁骨被打断了。再后来,网络时代到来了。中共用全部力量封锁这段历史,每年到六四都是一个敏感点,任何擦边关键词瞬间被屏蔽,这也是造成当今中国学生对六四无感,“强制遗忘”的原因。

如果说大陆没有发声的人,肯定是假的。不久前我关注到一件事,一位现居澳大利亚的大陆九零后Zoo在海外纪念六四的视频会议上公开露脸,因有推特账号嘲讽习“独裁”而被要求交出账号回国自首,屡次请女孩的父母去警局喝茶。很明显大陆已经将网络监管延伸到墙外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全国人民禁止在外网发言?全面赤化?我不敢想象......最近在读王小波的作品《沉默的大多数》,里面有记录文革的这样一段话:

我们这个民族总是有很多的理由封锁知识,钳制思想,灌输善良,因此有很多才智之士在其一生中丧失了学习,交流,建树的机会,没有得到思想的乐趣就死掉了。

我在主流媒体上所关注到的发声的人,大部分都为了不被封号和禁言表达极其隐晦,尽管如此也会披上恨国的帽子。一些说了真话的人,必须要再次戴上面具,才能不被排斥的生存下去。这些发声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呢?有趣的是很多都是有留学经历的,或者关于社会,历史,法律专业的的高学历学者,相反给他们披上“恨国”的帽子的往往都是学术素养不如他们的人。这些在大陆发声的人是不爱国吗?我想不是的。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但是不记得出处了。所谓爱国主义者,分为两种。一种是爱中国的历史以及文化内涵,一种是爱中国的制度以及党的人。这两种人即使在爱”中国“上是相同的,但在其他角度和观点上可以是完全对立的。对于这些发声者来说,如果他们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且不是因为不能离开所以留下的话,他们对这里还是有感情的。我也是前者,我认为我在批判,是希望它还有改进的空间,而不是像当今媒体,报道有关中国的新闻时一点负面的消息都没有。举个例子,在大陆提到方方,出现的关键词就是“恨国”“文革余孽”。先来看一下国内记录的方方事件的始末,以及对方方质疑的声音。

https://zhuanlan.zhihu.com/p/133736247

对于《方方日记》,不能保证全部都是真实的,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清楚。但我知道这远比给人类留下“正确”的“集体记忆”真实得多。相比《方方日记》,大陆人更愿意坚持“家丑不可外扬”。方方讲了真话,迎来的是大陆人各种肮脏的谩骂和政府的打压,甚至抨击她的人就被认为是政治正确。

他们还敢发声吗?

相对而言大陆人更不希望听到这样的发声。如果我从一个小粉红的角度想,我从小接受到的信息是党带领人民打倒帝国主义,走上小康的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等。当我听到这些负面信息首先会是质疑,接下来就是反对。因为中国的确近十年发展速度极快,大家都是吃了红利的人,一个人口大国所有人在变好,活在虚幻的泡泡里,没有人愿意去捅破它。人性是自私的,捅破意味着巨变,谁不想享受安稳的生活呢?或许因为稳定的条件,大陆人不在乎人权,或者没有意识到人权的重要性,通过自己过得好不好来评判大陆的人权状况,或者通过对比非洲,乌克兰,阿富汗等国家评判大陆的人权状况(就是比烂)。

总的来说,大陆是永远不缺善良的人为人权发声,为自由和民主发声。限制他们的不止是共党的管控,更多的是大陆人自己人对手足的恶意。如果一个国家只有一种声音,它的发展想必是不平衡的。且一个国家每一个人的思想都相同就是个很可怕的事情,是一种思想洗脑了。

不知道在这里写这些话会不会被努力在大陆发声的人看到。只是想鼓励你们,希望不要被同化,不要被外界的声音打倒,坚持自己的看法吧!

不求声音大到被所有人听到,但请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数。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