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Chiu

Just say something I wanna talk about

一个大陆高中生想要告诉你的

正文前面我想要先强调,我不是一个喜欢研究“xx主义”的人,相对而言我更像是一个自由人,更想用上帝视角看待问题。作为一个高中生的言论肯定是不成熟的,希望多多指教。

我是一个大陆(首都)高中生,感谢出生在还算富裕的家庭环境,仅十几岁的人生中去过十几个不同的国家见识不同的文化和环境,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港人或台湾人所追求的是什么。对于我而言,我从小就在首都生活,父母都是党员,父亲甚至从事某个为国家工作的职位(具体我就不提了)。从我有学习意识开始爱国主义教育就已经深入我的大脑里了。每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国旗下演讲、爱国电影欣赏…客观来讲这种爱国意识是潜移默化的,所以希望你们能理解所谓的“五毛”“小粉红”的想法。你们眼中的民主自由他们是没有经历过,没有见识过的,更因为“墙”,他们是不能理解的,就像你们不能理解他们一样。

很有趣的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的我并没有被同化。我有尝试问过我的理科班同学他们认为“党”是什么样的,他们回答各异,无非就是带领中华人民走向繁荣富强,但当我问他们“党”有什么缺点吗?他们要不然就是答不上来,要不然就是指责我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从那时我就知道,我们不是同路人。很失望每到六四的时候我都会在班里哀悼一段时间,大部分人却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他们问我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个胆量去认真回答,只是应付道是为已故的亲人。其实也是事实,六四是我母亲从母亲那里了解的,她有认真和我谈起过这件事。那时她还在上小学,她的历史老师去天安门以后再也没有回来给她上课了。她不知道老师去了哪里,没有死亡证明,就像人间蒸发一样,王维林也是。我没有经历过,只能通过长辈和国外媒体了解,杂七杂八的内容摆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谁在说谎,我只知道事实是“人间蒸发”了很多人,国人闭口不谈这件事,知道的人不敢说,不知道的人不能听。不知道那件事算不算是共党的污点,但在我心里的确泼了墨。

如果有人问我中国共产党好吗?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好。但是民主吗?自由吗?公正吗?没有人问过我,我想大家也都知道答案。越来越多的社会案例在媒体平台上曝出,也都得以解决。但没有人想过,如果不是靠媒体人和舆论的压力,会有人看到他们帮助他们吗?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们看不到的?作为一个普通人一生参加了多少次选举投票,候选人是我们提名的吗?你和人大代表有过多少次交流?山东农村女孩高考被顶替,孙小果强奸事件被包庇,武汉吹哨人被拘留等等。言论自由在哪?司法公正又在哪?武汉吹哨人李文良医生被抢救的那天凌晨,我没有睡着,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新闻消息。我记得在三点左右,正式宣布死亡,我哭了很久,悲哀、荒诞、无力。看到一句话:

“李文良医生的死,血在你们每个不肯对社会不公发声的人手上。你们每个人今天都是杀人凶手。”

那天晚上,在中国最大社交媒体“微博”上,#我们要言论自由# 的tag被顶上热搜,不到十分钟就因“违反相关法律规定”被封掉。可笑的是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写进宪法里的。试问如果武汉疫情刚开始爆发的时候,将他的话重视起来,让更多人看到,会有那么多人白白死去吗?为什么互联网上越来越多的首字母缩写让我们看不懂,缩写变成一种潮流,源头也是如此。很多人会和我说要从大国的角度考虑,如果你在习的位置上你也会这样的。但当一个国家的人民都与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思想不同的时候,这个国家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再来说一说香港问题,很久以前摸索出去翻墙的我对香港最近的运动有一定了解。香港社会运动的开始完全没有分裂国家的意图,如果你仔细了解五大诉求,没有一项是与分裂国家有关。是香港政府的不作为和中央的过度控制才让香港人对中央失望,他们或许从没有想过独立的后果。我是不太相信“一国两制”这个东西(狗头),有点可笑放一张图轻松一下。

“香港回归之后还是可以骂共产党”

我在香港那边也有很好的朋友,也有大陆朋友在香港读书。作为一个大陆人肯定是不希望香港独立,我好好爱香港,也不希望每次要去香港都要用护照(不是)。我其实是很悲痛的,看到很多香港人赌上自己的生涯和未来甚至生命去争取民主和自由。讲实话我觉得香港是看不到未来的,强者胜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如果香港独立,未来的发展也是个问题。2047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个悲剧,客观来看中共通过法律来限制是浇不灭香港人对自由民主的渴望,或许这永远是个无解的问题。

港人说大陆人不关心政治,不管你信不信,其实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微博热搜从来不是政治相关,都是某某明星公布恋情,某某真人秀节目相关内容。娱乐占据了我们当代年轻人的生活,对于我也一样。就像我生活的环境,说到政治就是高中生最苦恼的学科了,大家都想尽快能混过去。就像很多年前香港人都安稳度过,因为每个家庭都过的幸福,没有人担心自己的未来。但中央和香港政府的施压都让香港这一代人人心惶惶,这就是大陆的我们不能理解的。我们生活在这个环境很久了,不知道民主和自由的意义,大家都觉得自己生活得幸福。就算这种精神还在,也不会有人敢站出来。

没有另一个王维林了。

很多人会说我这种人是恨国党,但我不觉得我是个在乎政治立场的人,因为政治这种虚无的东西从来没有对与错,只是人的思想不同所以表达出来的立场不同。我知道我生活在中国,不出意外死掉的话应该会在这片土地生活很久,它是我居住的地方,但我永远向往风,大海和自由。现在我有在努力学政治,如果学业有成谋得高就的话我希望可以改变这个国家的未来,如果不可以的话就随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我本以为争取自由是所有人都应该去做的事,但想法不同也不必强求

只有国人能救香港,也只有香港能救国人。

I stand with HK是代表我支持香港人去争取属于自己的民主自由,而不是独立。我希望中共可以给我们留下一片民主的净土,留下人权和自由。希望“小粉红”和“五毛”不要翻墙出去捍卫祖国了,因为这是中国不想让你们干的事。最后祝香港人万事平安。

少女举白纸抗议


4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