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翔萬里

住在海港山城,患有文化、歷史和藝術上癮的單身大齡女子,分享生活體驗與個人觀點

[觀展心得]江賢二回顧展(三)

發布於

悠閒宜人的《加利弗尼亞》與澎湃壯闊的《銀湖》

2000年夫人范香蘭女士攜同女兒遷居加州洛杉磯,江賢二經常探訪,並發展出《加利福尼亞》系列。

《加利福尼亞》是採用可透光的描圖紙創作,好讓色彩更為明透鮮活,有如藍曬攝影一般帶著淺淺藍色的《加利福尼亞》系列,以該洛杉磯當地所見到特殊戈壁植物與景觀入畫,將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的南加州的明亮陽光、清透空氣、還有在陽光下徐徐舒展的植物輪廓、葉脈都映在畫面中。

2002《加利福尼亞》
2002《加利福尼亞》

江賢二進一步以女兒住所附近的蓄水庫「銀湖」(Silver Lake) 為意象發想,創作出氣勢澎湃、波瀾壯闊《銀湖》系列。銀湖水庫本身的自然景色據稱並不特別,但在江賢二心靈所見,他將對銀湖水庫的具體印象與抽象轉化,讓藍黑白色的顏料恣意在畫布流淌、暈染,表現強烈反差的明暗效果,把靜謐湖面樣態變成為夢幻磅礡的宇宙奇觀,營造出有如太空星雲、極地風暴、波濤洶湧的景象,讓觀眾彷彿走進藝術家的心靈秘境,親歷波瀾壯闊的震撼。

2012《銀湖》
2006《銀湖》
2008《銀湖》

窮其一生追尋探索《淨化之夜》

江賢二:「我仍然相信藝術可以淨化世界」

江賢二在1960年代便已經開始發展出以古典曲目為作品命名的習慣與創作,大學的畢業作也是以《淨化之夜》為名。《昇華之夜》是荀白克於1899年12月1日完成的弦樂六重奏曲,根據德梅爾(Richard Dehmel)的詩集《女人與世界》之中的《昇華之夜》長詩寫成的標題音樂。江賢二以荀白克的《昇華之夜》為靈感,開啟《淨化之夜》系列創作。

1986年江賢二在紐約皇后區租下200坪的挑高倉庫作為創作基地。此時他刻意每天反覆聆聽《昇華之夜》,音樂敍事裡痛苦、糾結、不安、迷惘、寛恕、轉化、昇華、救贖等情節,同時也反映藝術家的苦悶心情,他不斷對畫作重覆著塗抹、遮蓋、刷掉又重來的循環過程,每張畫布都層層覆蓋著無數不滿意的畫作。花了兩年時間,卻僅完成兩件《淨化之夜》系列作品。

在江賢二人生的每一階段,《淨化之夜》因為內在心境變化而有風格迥異的展現。1980、1990、2000後都展現了不同的面貌。多數時間他專注於精神面的內觀自省,窮盡一生的反覆探索,像一個苦行僧一樣,反覆鑽研《淨化之夜》主題長達50餘年,可以說是探究最久、最深的系列。

1986《淨化之夜》
1987《淨化之夜》
1990《淨化之夜》
2002《淨化之夜》
2017-2019《淨化之夜》

台東山海之美建構《比西里岸之夢》、《臺灣山脈》、《金樽》

2007年江賢二沿台灣東海岸自駕,覓得一方在臺東金樽土地,自建倚山面海的住居及工作室;開始創作《比西里岸之夢》系列。2008年台東金樽住居及畫室完工,正式遷居台東。

江賢二受台東豐富的山海景觀、動植物生態影響,心境變得開闊明朗,一改原先習慣完全阻絕光線入室的作法,大破大立的改為開窗作畫,在畫室中大量引入自然光,用色開始變得繽紛明亮、變化豐富,呈現過去未曾流露的光彩。

《比西里岸之夢》系列可以看到藝術家以花卉形象為基礎,以繁盛、燦爛、艷麗的五彩之姿,織就繁花似錦的畫面、隨心潑灑的彩色光點,表達江賢二初遇台東之美時,蹦發心花怒放的狂喜和感動。遷居台東後,沉浸在台東的山海自然,表現各種太平洋海天一色的湛藍,混合晨昏燦爛奪目陽光漫射的千變萬化,是顛覆江賢二例來作品,令人驚艷的全新印象。

2009《比西里岸之夢》
2013《比西里岸之夢》
2015《比西里岸之夢》

《台灣山脈》系列,江賢二以山群峰脈的天際線為視覺主體,以概念化手法,將山脈的結構與形體簡化,突顯出日夜晨昏、山嵐雲霧之美。

畫面整體以單色為主,捕捉自然色光細微變化。藝術家也注入個人感受性,使得群山顯現出一種彷彿高潔、神聖、壯闊的印象,連綿不絕的山脈延展,給人如水墨般自然流淌的流動印象,沉靜美好。

《台灣山脈》
《台灣山脈》

此次展覽主題之《金樽》系列(詩情畫意、春、夏、秋、冬)五幅巨作,是江賢二為此次回顧展準備三年、量身訂做的巨作,氣勢磅礡,令人讚嘆。

《金樽—詩情畫意》是平面與立體的對話,光和空氣流轉於網格和瓦楞紙板打穿的大小圓孔中,鐵網的輕巧、孔洞的穿透感、光線的明暗倒影,饒富詩意和盎然趣味。

《金樽—詩情畫意》

《金樽—春》是藝術家利用十多年來畫室擦拭顏料的紙團,拚湊集中再創作而成的作品,一般人很難以想像將經年累月的垃圾紙屑通通留存,而在江賢二的巧思匠心下,珍藏多年的繽紛色彩化成了種子,如今變成千百朵嬌豔欲滴花,盛開綻放、華麗璀璨。

《金樽—春》

《金樽—夏》想表現出台東夏天的空氣和氛圍,在綠意盎然、沁涼如水的畫作右上方,裝設有像柵欄一樣的立體裝置,柵欄上還隨心置放樹枝等,當光線灑落,欄杆在畫面上形成光影印記,可以感受到夏天台東太陽的影子。

江賢二認為台東之夏是像水晶玻璃一樣帶有透明感的世界,徐徐微風、熱氣蒸騰,一種炎熱卻又清涼的印象。畫作之中還有一片藏了一個形體隱約可見小人的椰子樹葉(細瘦的人形讓人想起江賢二的身形,也想起他崇拜的賈克梅蒂所作的《行走的人》),江賢二把它擺在工作室長達三、四年,想要找適合的表現方式,最後終於在《金樽—夏》之中找到它的歸處。

《金樽—夏》
《金樽—夏》椰子葉上的小人

《金樽—秋》是《金樽》系列作品最早的顏色。江賢二習慣在工作整天之後,在黃昏落日時分放下一切,步上看台看海,從最耀眼的金光燦爛那一端,直至變成灰、藍、深黑,到夜幕降臨。

當海面閃耀著太陽最後餘暉,橘紅色、金黃色,天上的光芒和顏色分分秒秒都在改變。江賢二將台東澄澈透明的空氣和海面層次豐富的顏色,彩霞映照滿天的感覺,一層一層的展現在畫布上,因而成為《金樽—秋》。

《金樽—秋》

《金樽/冬》用具有深度和層次的的沉穩藍與黑,凸顯交叉線條後之留白的花朵群,用色轉為濃厚鬱結,且被垂直與水平的流動缐條緊緊地密織交纏,浮動輕盈的感覺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某種遭受圍困的複雜心緒。

《金樽—冬》

向音樂致敬

江賢二:「創作是一種直觀」

聆聽古典音樂是江賢二每天必做的功課和生活儀式,伴隨藝術家走過孤單少年、憂鬱的自我探索歷程、旅外生涯,是江賢二的創作元素來源,也是重要的精神養分。巴哈、孟德爾頌、德布西、荀白克等知名古典音樂家和他們的樂曲都曾經是江賢二的創作母題。

2011-2013以巴哈(1685-1750)、孟德爾頌、德布西等作曲家的音樂為致敬對象,繼續發想新的系列,包括《向巴哈致敬(平均律)》(2011)、《乘著歌聲的翅膀》(2011-2017)、《德布西─鍵盤》(2013)等。

2013《德布西—鍵盤》

《德布西—鍵盤》 十二張連作,是江賢二自從與德布西《月光》相遇以來,歷時50年終於書寫完成的情書。江賢二將畫面下方四分之一刻意留白,自由躍動的墨點如同跳躍奔放的音符,他用畫刀做出用刮的、用圓的、用點的等形式,將音樂的流動性轉換為視覺性表達,呈現琴鍵彈奏的琶音、泛音與旋律起伏,讓彷彿仍能聽見耳邊傳來的空靈琴音。

《乘著歌聲的翅膀》裡輕巧飛昇的圓圈,像彩虹泡泡,也像飄浮汽球,每個圈圈都是藝術家捨棄畫刀、畫筆,用畫室隨手可得的顏料罐蓋壓印而成,四散的彩色圓點則是純粹用手指頭沾顏料逐一點出來的,畫面夢幻輕盈,彷佛悠揚樂音在畫面輕柔的繚繞流轉,就像海涅詩歌裡描述無憂而美好仙境一般。

2013《乘著歌聲的翅膀》
2015《乘著歌聲的翅膀》

註:內容部份取材節錄自北美館江賢二回顧展導覽書江賢二藝術文化基金會

2 人支持了作者

[觀展心得]江賢二回顧展(一)

[觀展心得]江賢二回顧展(二)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