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翔萬里

住在海港山城,患有文化、歷史和藝術上癮的單身大齡女子,分享生活與觀點

[觀展心得]姚瑞中—犬儒共和國(三)

場域二:中華民國史蹟館(中正堂)

策展人游崴:「中正堂本身是很有歷史感的建築,搭配這些很像政治宣傳的東西,會特別讓我們感受到,當時以前台灣就是這樣過來的國家。」

還沒走進「中華民國史蹟館」,遠遠就看到犬儒共和國的大旗迎風飄揚,漸漸走近懷舊的舊式玻璃門,可以聽見耳邊不斷傳來有人高呼萬歲的聲音迴響。

在展覽中被設定為「中華民國史蹟館」的空總中正堂,建物內部牆面保留許多充滿政戰色彩和威權時代美感的標語,在1樓四週牆面、講臺兩側及2樓包廂前側都有著大大的、鮮明的政治宣傳,如:《發揚筧橋精神,塑建優質空軍》、《實現忠勇軍質,落實全民國防》,講臺兩側《中華民國憲法》、《國軍教戰總則》節錄,還有《先 總統蔣公遺訓》、《經國先生遺訓》等,空間中仍凝結停滯著著濃厚黨國規訓痕跡。

2樓包廂視野
牆面上的標語和領袖遺訓
一樓陳設空間與氛圍

《解放台灣行動》

在走進中華民國史蹟館(中正堂)一樓,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橘色牆面上一字排開的四件《解放台灣行動》。藝術家身穿黑色中山裝,戴著紅五星帽和白手套,在桃園《小人國》遊樂園內台灣各地知名政治意像建築模型展示區,如:總統府、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高雄市政府等,擺出立正舉手的形象,以領袖閱兵之姿象徵解放台灣。再細瞧畫面中的人,其實是飄浮在空中,而非腳踏實地,暗喻此人是政治幽靈,而非現實,同時表達此一行動的虛空性質。

《解放台灣行動:國父紀念館》
《解放台灣行動:總統府》

反攻大陸行動:入伍之國民革命軍

姚瑞中說:「抱著有意識、跟沒意識去當兵是兩回事」

姚瑞中1994年大學畢業後被徵召入伍,於空軍服役。藝術家將「當兵」本身作為一種行為藝術,在《雄獅美術》刊登廣告聲明:「我要去反攻大陸」,並在服役期間儘可能地搜集所有相關的文件、檔案,舉凡:政戰教戰守則、工作手冊、軍歌歌本、敍獎、假條、週記、保險證、補給證、獎狀、紀念照、薪俸袋...等全數留存,將個人從軍的生命經驗歷程直接轉化為行動與藝術表現,此次這批原出自空軍的歷史文本檔案,在此次展覽中《反攻大陸行動:入伍之國民革命軍》與空總再次有了跨越時空的交會。

新兵結訓照、軍人保險證、軍人補給證、軍人徵集令、抽籤回執
新兵結訓證書、結訓照、軍歌歌本、《反攻大陸行動:入伍》展覽文宣
《台海兩岸關係》政戰宣導文宣
獎狀及表揚令
總統召見紀念照、退伍令
革命軍雜誌

反攻大陸行動:行動篇

姚瑞中:「人類歷史的命運具有某種無可救藥的荒謬性!」

姚瑞中退伍後立刻赴中國大陸拍攝《反攻大陸行動:行動篇》,是光復失土的佔領行動。他以立定跳躍的姿勢,在中國大陸各個觀光地點拍照,形成懸空飄浮的人像留影,飄浮空中的神州一遊,成為「到此一遊收復失土」的鐵證,展現出一種積極又阿Q的精神。

甫退役的中華民軍官兵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景色,兩者同處一個時空卻有種異質的疏離與相斥,這些照片透過一個死心蹋地恪尊口號的角色,一個僵硬呆板的幽浮式人物,揶揄曾主宰台灣那個過時和虛幻的光復中國神話。

《反攻大陸行動-行動篇》展覽文宣、總統府回函
《反攻大陸行動-行動篇》天安門
《反攻大陸行動-行動篇》長城八達嶺

萬歲

姚瑞中:「在那段彼此之間常常空投傳單、透過擴音器喊話的時期,兩岸人民對於彼此的認識就像是觀看〈萬歲〉的兩面:大家都以為自己是『對』的那一面。」

《萬歲》以冷戰前線的金門為切入,肅殺氛圍的古寧頭海濱滿佈碉堡地雷,地底隧道綿密交織,北山心戰播音塔不斷地發出「萬歲」之聲;穿透喇叭,陽明山中山樓旁廢棄的青邸營區介壽堂,由藝術家扮演的獨裁者不斷地對著空無一人的禮堂高喊著「萬歲!」,平板低沉嗓聲迴盪在滿目瘡痍的破敗空間內,歌功頌德的標語掉落滿地;隨著高舉的手臂與不絕於耳的萬歲聲,鏡頭逐漸拉遠,場景慢慢地轉換到廢棄的金門金沙電影院,電影螢光幕上正播映著這場荒謬的獨白劇,在夕陽餘暉的照射下,空蕩的電影院只留下飄盪著灰塵的觀眾席,萬壽無疆的口號,似乎已成為歷史宿命的永劫輪迴...。

站在廢墟舞台中央高喊「萬歲」由藝術家所扮演的軍人,高亢激昂的語調與空曠殘破的場景成為鮮明對比,如若原本藉吶喊以確認的對象已不復存在,「萬歲」是否還有意義呢?

《萬歲》破敗的金門金沙戲院
《萬歲》

《萬萬歲》

《萬萬歲》是批判黨國威權下唯一政治正確、清除異己言論的白色恐怖。這部作品主要在是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發監執行的主要監獄—「綠洲山莊」(前半場景)及「景美看守所」(後半場景)拍攝。政治犯刑期少則五年、十年,多則無期徒刑,獄方採取嚴格軍事化管理,試圖改造思想犯「政治不正確」的意識形態。過去諸多政治人物、知名作家、藝文界人士如:柏楊、李敖、施明德、呂秀蓮、陳菊、蔡瑞月過去都曾關押在此。

《萬萬歲》
綠島綠洲山莊空照

《歷史幽魂》

姚瑞中:「真正的魔障並非來自外在,而是來自每個人內心中的心魔,它才是我們應該面對並且對抗的歷史幽魂」。

1975 年蔣介石逝世後,各式各樣蔣介石雕像如雨後春筍般佔據各處,1987 年解嚴後,大量蔣介石銅像被丟棄,部份集中桃園成為銅像公園,現已成為陸客來台觀光必訪景點。藝術家化身成蔣介石的分身,在佈滿各種蔣公姿態銅像的慈湖雕塑紀念公園踢正步,現場空無人跡,只有鳥語花香與踢正步的聲響回蕩耳際。

被神格化的、在書寫上必須抬頭空一格的「先總統 蔣公」已不再政治正確,而落難的「蔣介石」卻以旺盛的物質化進程,奇蹟似地轉進、流通與堆積,現在的老蔣是歷史幽靈, 是現成物,也是文創商品。

姚瑞中說拍攝完成後的剪輯作業一直不順,後來他親自跑一趟新竹的蔣公廟「天宏宮」拜拜請託,告知蔣公有許多藝術家都用毛澤東畫像作為藝術創作素材,對毛也造了一些正面的評價產生,希望蔣公同意使用其肖像創作,來和毛澤東比拚一下,之後就順利完成影片,並且巧合的是影片最終剪輯成2分28秒長度。

《歷史幽魂》

《分列式》

在《分列式》這件作品 中,以幽默嘲諷的手法,以詼諧風格與荒謬行徑,去突顯另一個更為龐大的荒謬。藝術家把自己化妝成巨大的獨裁者,龍潭小人國遊樂場內的總統府模型前閱兵,在悠揚的分列式樂曲聲中,不斷對通過觀禮台前的 玩具戰車回禮,《分列式》的影片尾聲,打扮得像是大總統的傢伙在反覆敬禮之後,轉身就走,留下一整個仍在進行中的分列式場景。試圖以詼諧風格與的荒謬行徑,去突顯另一個更為龐大的荒謬。

事實上,在整個拍攝過程中,姚瑞中是未經小人國主管單位許可跨過圍籬搶拍,然後在警衛叫罵聲中逃離現場,這也是現實的另一個荒謬場景。

《分列式》
三軍樂儀隊與行進中的坦克特寫

玉山漂浮

東亞第一高峰的玉山頂上原有一于右任銅像,為1966年國民黨政府所立。1996年,銅像被不明人士偷偷上山鋸了,掉落於溪谷中,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後來改立石碑,刻上「玉山主峰」。

《玉山漂浮》是以此為靈感,由藝術家充當頭戴紅星帽的最高領導人(影射曾表示想來台灣訪問的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玉山攻頂成功,隨著國旗歌奏樂在山頂懸空飄浮、揮手致意,最後消失在空中的光芒裡,影片畫面如八釐米電影閃爍著老電影獨有的斑駁氛圍,留給觀者一個詭譎而曖昧的微笑。

《玉山漂浮》

註:內容及照片部份取材節錄自姚瑞中個人專頁及Youtube、空總網頁、伊通公園、耿藝廊網頁資料

[觀展心得]姚瑞中—犬儒共和國(二)

[觀展心得]姚瑞中—犬儒共和國(一)

讓愛發電計劃-台北藝文展覽筆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