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mmmerco

寫字的人 | 記者|教師

九月

發布於

爱是不能勉强的,一个人对祖国的爱亦是。


記憶隨夜色漂流。樓下停車場裏,兩個男人吹著薩克斯,琴音是90年代的爵士樂曲。多年前這樣的夜晚常常被我用來閲讀各種小説…… 父親如果在家,會打開音響,放一些他喜歡的音樂,他喜歡鋼琴,排簫,木村好夫的古典吉他。也有他年輕時流行于中國的瑞奇·馬丁,卡朋特兄妹,約翰列儂。


也是如此一個夜晚,讀到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大概第六章的開頭:


“我認爲有些人誕生在某一個地方可以説未得其所。


機緣把他們隨便抛擲到一個環境中,而他們卻一直思念著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處的家鄉。在出生的地方他們好像是過客;從孩提時代就非常熟悉的濃蔭鬱鬱的小巷;同小夥伴游戲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道,對他們來説都不過是旅途中的一個宿站。


這種人在自己的親友中可能終身落落寡合,在他們唯一熟悉的環境裏也始終孑身獨處。也許正是在本鄉本土的這種陌生感才逼著他們遠游異鄉,尋求一處永恆定居的寓所。説不定在他們内心深處依然隱藏著多少世代前祖先的習性和癖好,從而叫這些彷徨著再回到他們祖先在遠古就已離開的土地。


有時候一個人偶然到了一個地方,會神秘地感覺到這裏正是自己的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家園。於是他就在這些從未與母的景物裏,從不相識的人群中定居下來。倒好象這裏的一切都是他從小就熟捻的一樣。


他在這裏終於找到了寧靜。“


一個不願隱藏的秘密被説穿,心照不宣,窘迫而釋然。


還是會想起家鄉,越來越常想起。可是也知道,走回去也是流亡。生活裏偶然聽到的語言,詞匯,價值觀都讓我覺得熟悉,也骯髒。中文何以成了今天的樣子,出過這麽多詩人的土地竟然到了今天,把人的天真踩在脚下……

路燈,薩克斯,此刻,窗外下著小雨。

愛是不能勉强的,哪一種愛都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