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旭

是九日,也是旭。 想空出讓光和文字停留的地方。 雜文聚集地

關於推し

我不需要你身披荊棘、也不需要你深陷泥沼,但若這些事已經發生了,或許這樣想很自私……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依舊希望你能好好的。

他對別人的態度是一視同仁的,但這並不似神明的對於蒼生抱有的博愛心態,那單純只是因為,好像從小長到大,他就只知道這種和他人的相處模式,應該說,就算他知道可以對別人不好,他也不會去執行,哪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就好像是完全放棄思考,只知道照著過往指令運行的老舊電腦--精明但不知變通。

或許他每次經歷長久相處後突然撕開柔情假面的背叛亦或面對直白袒露出純粹嫌惡之情的惡言惡語的樣子,會讓你覺得他平和的彷彿對於這種情況毫不訝異,甚至是像早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了。但這並不是因為對於人心洞察頗深而感到麻木疲倦,也不是因其複雜難解而對其不屑一顧。

他和人相處時,每個舉動所夾帶的好意都恰到好處,不會過於含蓄而難以覺察,也不會因過於熱烈而帶給人反感,幾乎可以說每一步、每句話都像是精心思索後才展現出來的。想到此,再連結上歷經可以說是小心翼翼經營的連結破裂時的漠然反應,或許很容易會給人一種他其實並不在意每段感情的錯覺,因為他的反應過於淡薄,幾乎可說是非人般的無情了。然而事實正好相反,那人對於和每個人的關係其實都在意得不得了,不論熟識抑或陌生,他以一種對於常人來說過於鄭重甚至會因此而感到沉重不已的方式去經營人際關係,然而,在付出的同時,卻從不會去期待回報,這種態度幾乎已經可以說是違反人性了,就好像,對別人好是種天生的本能一般,他對自己的評價、形象等,好像都壓根不在意。

這種狀態很不妙,他雖有常人應具備的價值觀,但對此並沒有多大的歸屬感,對他來說那彷彿只是口頭的知識,或是只有當裝飾功能的紀念品,沒有絲毫實用價值,要用的時候就拿出來,不用的時候就棄置一旁。價值觀於他而言不是尊嚴的代名詞,也並不是方向標--可維持住自身走在大道上的步伐,而不至於走向致命的懸崖。

他把所有人的需求都放在最優先,但那從不包含他自己,他把自己當成了可隨意擺佈的工具、任意標價的商品。要是真面上了犧牲自己可以換得人質安全,還是以一命換眾生平安的情況,那他必然會毫不猶豫的去死。

他若繼續這樣活下去,任由他人予取予求而不求回報,繼續一股腦的將自己的好一昧的分發出去。說來可能有點矯情,但我真的很怕眼前的他表面上雖還是正常的樣子,下一秒卻發現他內裡早已病入膏肓的難以挽救、殘破不堪。我擔心他會於自己甚至他人都毫無覺察的情況下邁向自我毀滅的道路,他這樣下意識把自己當作消耗品的態度絕不是在意他的人樂見的,至少我不是。

想笑的時候再笑就好了,感到累的時候停止行進也可以,別人對你不好時大可狠狠罵回去,比起他人更加重視自己的安危並不是錯事,想要休息還是安慰時,我們一直都在。

我想要他能理解這些事,不需要馬上,慢慢來就行了,我還有很多時間,也願意花時間陪他走過這段路。我希望他可以循序漸進、全身心慢慢理解這些事,而不是因為在乎我,而強迫自己記下來,或做出類似的舉動想讓我安心。

沒關係,無論多久,至少在我還在這世間的期間,我都會盡我所能陪著你的。

我不需要你身披荊棘、也不需要你深陷泥沼,但若這些事已經發生了,或許這樣想很自私……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依舊希望你能好好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