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32

一名無所事事的學生

話我膠前都不妨睇埋落去

最近黎明和朋友到光榮一事已演變成羅生門,不少評論指責黎明一行人無事生非去「放蛇」、玻璃心或博「左膠」同情,也有人指光榮做法不恰當。光榮或黎明一行人正確與否,雙方行為和理念背後脈絡都不難理解:光榮反映香港人對港共和中共政權打壓、政府抗疫無能的怒火;內地手足則不希望語言隔膜或排斥中國的情緒而切割他們。除了單純以「打和啦super」予以理解,我更想反思和想像舒緩矛盾的方法,而非無限延伸話題,亦不打算在此詳細著墨族群/身分認同等極為複雜的議題。


兩邊手足一齊爬山

這場運動令不少人對手足的想像擴闊,譬如不論出身、只要價值觀相近都是手足。與香港人擁有相似政治認同的人當中,他們的身份或文化認同不一定是「香港人」,而可以是實實在在說普通話的「中國人」,面對壓迫的環境和我們一樣嚴峻,他們亦不代表壓迫的權力架構。港人社交網絡上的言論可能會賠上工作,在街上更會被港共機器打到頭破血流;內地手足也少不了被「請飲茶」、家人遭威脅或在社交和日常生活中「被死亡」。我也有親戚曾經在微信發表或分享「反動」訊息而被公安請喝茶和拘留。

「芝麻仁無一個係無辜!」「成世唔反抗仲唔抵死?」可能更多的內地人在反抗而不為人知,因為你不可能在微博看到,本地新聞的報導亦少之又少。2018年末,我在一間關注中國勞工的NGO實習,那時候發生的佳士事件起碼有百多個大學生和維權人士被拘留,不少至今仍下落不明。「成十四億人得個幾個醒?」還有簽署零八憲章、709大抓捕、廈門公民聚會、反假疫苗/假奶粉/豆腐渣工程維權人士、塵肺病工人...... 正如港共可以厚面皮地說香港只有二百萬人反抗,我們要數夠有幾億人公開反共或被拘捕才認可有不少牆内人正在抗爭嗎?「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正是鼓勵更多同路人嘗試不同方法撼動極權,比起擴大分歧,不如進一步connect兩地手足,説不定為運動帶來更多可能性。


公共討論空間的多元性

我說兩邊都理解,不是因爲我「兩邊都想討好」或「驚得罪人多」(都唔係完全無嘅),一旦先站邊,探討政治議題往往囿於成見。黎明錯嗎?我覺得她們一行的溝通實驗實在勇氣可嘉,我亦相信他們並不是反對學好廣東話以融入香港(否則黎明就不會說流利廣東話),而是透過行動提醒内地手足的存在,大家都在爭取免於恐懼的環境。光榮為何這樣做?政府抗疫政策垃圾,除了自保(當然其公共衛生成效值得再商榷),這也有政治象徵,表示香港人仍會堅持對抗港共。兩方有改善空間嗎?都有。除了重述互相尊重這陳腔濫調,更重要的是要認清兩邊同路人不是us and them,接納觀點的多元才有助我們思考自身主張的偏誤。

與其再爭論誰是誰非,我希望透過此事件,網絡討論空間進一步開放,容納所有立場和言論。泛民「膠」,因爲主流民主派只有一種基調:溫和(或認為保守)抗共,未能擴寬自身光譜和有效吸納多元路線,使民主派陣營未能團結。當意識到同溫層也可以(甚至應該)不同質,大家不再懼怕表達的意見相左而遭受分化之批評,相信這也是自由平等社會所樂見的。最少讓我這種「左膠」有空間說話,努力證明自己偏左而不膠。

手足的條件——講普通話者勿進

説著普通話,等待一個不曾謀面的人

回到恐懼的現場——我的光榮冰室手記(完整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