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Liu

緬甸時報記者 / 自由撰稿人 Twitter @JohnLiuNN

緬甸平行政府再次寫下歷史 —— 承認羅興亞人

發布於
修訂於
「我們邀請羅興亞人與我們和其他人攜手,參與這場反對軍事獨裁的春季革命。」

相信這是繼廢除2008憲法,平行政府再次寫下歷史的政策


1. 修改/廢除1982年公民法

2. 承認羅興亞人以及其作為緬甸公民的完整權利

3. 重新承諾執行由聯合國前秘書長、緬甸若開邦問題諮詢委員會主席科菲安南(Kofi Annan)提出的88項關於若開邦的建議


這些都是在過去五年在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執政時,人權、社運團體及人士大聲疾呼推動的政策建議,卻無奈令人失望地什麼也沒有做到。但是誰也沒想到,一場政變團結了整個國家,看見過去彼此的傷痕。

1984年公民法可謂種族歧視/不平等的源頭,也是剝奪了羅興亞人一切公民權的法條,因為羅興亞人不被承認為是緬甸135個原生的種族(也就是在1824年被英國統治前就存在在緬甸的種族)。事實上,其實不只羅興亞人還有其他種族的人面對相同一樣的問題,雖然數代出生生長在緬甸的國土,卻成為無國籍人士(stateless),使他們更容易受到人權的侵害。

羅興亞人在此之前更是連身分認同的權利都沒有。過去十年,儘管緬甸政治經濟改革開放,政府從軍方到全民盟不稱他們為羅興亞人,而是負面的Bengali,意謂著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甚至是整個社會政治氛圍之下,連新聞媒體寫到羅興亞人的苦難,又是都需要迴避使用他們自己認可的身分名。2019年翁山蘇姬到世界法庭代表緬甸為軍方辯護羅興亞人並沒有受到種族屠殺時,她的陳述更是一字不提羅興亞人,只以若開邦北部的穆斯林代稱。

而翁山蘇姬雖在2016年上任時大動作邀請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組成緬甸若開邦問題諮詢委員會(Advisory Commission on Rakhine State),安南也提出了88項建議,但翁山蘇姬只在口頭承諾會執行這些建議,然後到2017大規模羅興亞人被逼的出走後,便把這些建議置之不理。

過去兩三年,超過75萬出走的羅興亞人駐紮在孟加拉的Cox‘s bazar,慘不忍睹的生活環境,還有大火、被限制人身自由,雖然緬甸政府名義上啟動了遣返羅興亞人的政策(repatriation),可是期間只有數十名願意回歸的羅興亞人,因為回去了任何權利還是不受保障,最後甚至還傳出政府官員逼著他們搭車回到政府給他們蓋的像是集中營的地方。

但是今天6月3號,這一切都成為過去式了,緬甸的人民以及全國團結政府NUG終於可以民正言順的說,各個緬甸種族可以開始平等地、團結地朝著建設一個新的民主緬甸聯邦前進。

「或許可以慶幸的是,平行政府雖然還未真實地領導緬甸,卻似乎正在動搖曾固守在緬甸政治中心的種族民族主義(ethno-nationalism),成為眾多緬甸人對於未來的希望。」——寫於上週在端傳媒的評論,現在看來再真實不過了。

全國團結政府在這份聲明最後寫著:「我們邀請羅興亞人與我們和其他人攜手,參與這場反對軍事獨裁的春季革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緬甸歷史新的一頁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