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泉忠

日本國立東京大學法學博士,現任香港大學香港亞太研究中心研究員、武漢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香港《明報》(筆陣)主筆。歷任歷任日本國立琉球大學國際關係學系准教授、日本國立東京大學兼任准教授、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富爾布賴特學者、北京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國立臺灣大學兼任副教授。

呼之欲出的「中華民國三時代論」

對當下大部分國民黨的支持者而言,蔡英文的「四個堅持」,與馬英九主政時期國民黨政府的論述,並無根本上的差異。即使諸如「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涉嫌「兩國論」的表述,不會輕易地出自馬英九或朱立倫的口中,但國民黨也清楚,如此的論述,與台灣社會主流民意並無矛盾。
圖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4%A1%E8%8B%B1%E6%96%87

蔡英文於10月10日發表備受矚目的「雙十」演說中,強調「四個堅持」的相關論述,連日來引發各界議論紛紛。尤其是蔡英文首次明確提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的表述,被北京輿論及部分台灣藍營人士質疑為「新兩國論」或「兩國論翻版」,國台辦對此更是加大力度猛烈抨擊,斥為「瘋狂謀『獨』挑釁」。

其實,蔡英文選擇此次「雙十」演說,提出「四個堅持」論述,並不單純,隱含對台灣未來走向的設定,堪稱自其2016年主政以來對台灣定位及兩岸關係的最重要論述,亦包含呼之欲出的「中華民國三時代論」新歷史觀的呈現,不容小覷。

蔡英文對自己演說的「歷史」定位

此次北京對蔡英文的演說,反應如此激烈,雖說是意料中事,然力度之烈,為近期所罕見。究其背景,主要有三。

其一,蔡英文的演說發表於習近平在「紀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一天之後,容易被解讀為衝着習近平的講話而來,因此國台辦及官媒無可避免地必須對蔡的演說作出最清晰的反駁與批判。

其二,雖然蔡英文的「雙十」演說在上台後年年都有,但是今年為「逢十之年」,也是蔡英文任內的唯一「逢十」。因此,北京根據慣例,除了上台第一年的演說之外,比往年予以更高的關注;對其演講內容,則步步為營,從國台辦馬曉光反覆斟酌的書面聲明中,亦看得出來。

其三,國台辦的關注,並非無的放矢。蔡英文本人確實也對此次「雙十」演說極為重視,雖非針對前一天習近平的講話內容,卻是「早在中秋之前,就已開始準備」(今年中秋節是9月21日)。重點是,小英本人也將此次演講視為深具歷史意義的一次。理由不啻是「逢十」,更是因為已經沒有「連任壓力」。

既然沒有了連任壓力,毋須擔心選票的影響,則一不做二不休。不僅要「說出內心話」,還要更進一步為台灣未來數十年的發展方向,制定出「長治久安」的框架。而這個框架,就是蔡英文在演說中所強調的、台灣人民對「維持現狀」的共識,論述上則是確立「中華民國台灣」作為台灣社會在「國家定位」議題上的「最大公約數」。

換言之,蔡英文有意識地將今年的「雙十」演說,視為對台灣社會發展新階段的歷史性論述。如此意識思維,則隱含了將自己主政的這個時代定位為「中華民國屹立台灣72年」中第三個發展階段的企圖心。

國、民兩黨對「中華民國」認知的迥異

同樣是對「中華民國」的「擁抱」,撇開國民黨批民進黨「假心假意」的論斷,國、民兩黨之間在史觀上還是存在較為明顯的區別,該區別也如實地折射出兩者在「國家認同」上的分歧。

首先,國民黨大致仍堅持「中華民國110年」的歷史觀,自然包括1949年之前大陸時期的部分,涵蓋可追溯到110年前孫中山等革命先驅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的歷史;而就1949年後「中華民國」的變遷,則視為「兩岸分治」下「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分道揚鑣的分裂局面。如此認知,形成了國民黨就「中華民國」110年來,包括1949年後兩岸變遷的「Y型」論述。

然而,民進黨的「中華民國」論述,則傾向切斷1949年之前「中華民國」與台灣的關係,包括1945年至1949年台灣與大陸同屬中華民國的歷史事實(台灣、澎湖於民國建立的1912至1945年為日本帝國的殖民地,金門、馬祖及烏坵地區除外)。因此,民進黨只認同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台之後與台灣的連接。換言之,相較於國民黨的「Y型」論述,民進黨的「中華民國」認知,就僅剩1949年後台灣部分的「/型」論述,即國民黨「Y型」的右上角部分。

不過,國民黨對蔡英文「雙十」演說的批評卻顯得有氣無力,難掩兩岸「分治」現實下充滿矛盾的無奈。儘管國民黨還是會不滿蔡英文將具有110年歷史的「中華民國」縮短為72年,還是會批評民進黨對「中華民國」只是「借殼上市」、表裏不一的「司馬昭之心」;然而,此次面對蔡英文提出的「四個堅持」,即「永遠要堅持自由民主的憲政體制,堅持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堅持主權不容侵犯併吞,堅持中華民國台灣的前途,必須要遵循全體台灣人民的意志」,國民黨卻未能予以強而有力的否定。

「中華民國三時代論」呼之欲出

國民黨的「軟弱」在於對兩岸現實處境的尷尬。

其一,倘若國民黨一味地批評民進黨把110年歷史的「中華民國」縮短為72年,首先不會得到大陸方面任何形式的善意回應,更遑論支持了。因為在北京的認知裏,「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過去式,充其量也只承認1912年至1949年10月1日之前的38年歷史,比民進黨強調72年還短,儘管兩者使用的時空定義不同;另一方面,國民黨也深知自己的「中華民國史觀」難以得到已走過「本土化」30多年的台灣社會主流民意的支持。年輕世代對1949年前「中華民國」歷史「無感」的態度早已是普遍現象,深藍的國民黨員即使如何的不滿,卻也無可奈何,因為國民黨心裏也明白「中華民國110年」論述,也並沒有得到14億大陸人民的支持。

其二,對當下大部分國民黨的支持者而言,蔡英文的「四個堅持」,與馬英九主政時期國民黨政府的論述,並無根本上的差異。即使諸如「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涉嫌「兩國論」的表述,不會輕易地出自馬英九或朱立倫的口中,但國民黨也清楚,如此的論述,與台灣社會主流民意並無矛盾。因此,國民黨也只能批評民進黨的新論述,無助於緩解兩岸的緊張局勢,甚至可能將台灣推到戰爭邊緣。

或許正因為早已評估了國民黨對「四個堅持」的批評力度有限,不存在選票因此流失的擔憂,加上未來兩年多沒有大選,因此蔡英文敢於更上一層樓,不啻毫不留情地把國民黨晾一旁,還光明正大地「綁架中華民國」,提出大部分國民黨支持者都認同的「四個堅持」,來作為「中華民國三個時代」論述的主軸。

民進黨呼之欲出的「中華民國三時代論」,指的是1949年「中華民國」作為一個「國家框架」與台灣這塊土地連接後的72年期間,分為3個時代。即1949至1988年「兩蔣」經營的「(國民黨)中華民國」時期;1988年李登輝主政後,正式放棄「反攻大陸」,尤其是1991年開始啟動「憲政改革」後的「中華民國在台灣」時期;以及2016年蔡英文的民進黨主政之後的「『中華民國』=台灣」的「中華民國台灣」時期。

北京曾將李登輝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以及「中華民國在台灣」批為走向「台獨」的「兩國論」,並將李登輝及之後的陳水扁視為「千古罪人」。如今更為高明的蔡英文提出了新的「四個堅持」,並配合「中華民國台灣」,以及其背後呼之欲出的「中華民國三時代論」,構成「台灣新國家論述」的「三點套餐」。不難預測,北京對此將再度掀起持續性的口誅筆伐運動,並在軍事上加速「反台獨」步伐。

台海風高浪急的新危機,恐怕才剛剛開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