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同天

如得其情,哀矜勿喜。

那些花兒 《二》

(edited)

風急火趕的進了公司的門,前台的Cindy即刻叫住了我,壓低了聲音說『Robert剛走,之前一直瘋狂的在找你!』

回到自己的工作室,繪圖桌上一張便利貼上寫道: 『撐不住了,先走了!下午幫我去見一下那古董布花的銷售代理,選些下一季度的面料花色,還有..剛開完會,有些需要修改的圖稿,星期一得用。Robert~』看看桌上一疊得修改的設計,二話不說立即開工。週五下午二點半,辨公室已沒什麼人,走的走,溜的溜。

我初入這大公司時是有些擔心這裡的企業文化與人事,然而見過了未來的直屬上司後疑慮全消。Robert那天穿了套Armani全麻西裝,頸上輕輕的繫了條似有若無的同質領帶,一派輕鬆地撩了撩垂在肩背上的長髮,我知道他是個不拘小節的自由派,有品味也有能力將自己裝扮成這頂尖的風格。

工作上他主外,我主內,他與高層周旋開會,我則俯首完成設計。工作起來簡捷又不囉唆,溝通與默契上是一點就通,堪稱完美組合。

二年來為我加薪,各處讚賞我的工作表現,也使得全公司流言裴語。我知道他已有固定的伴侶,是個年歲較長的攝影師,二人住在藝術家聚集的SOHO區。

然而這二個月來Robert 生病了,HIV呈陽性,體內低的可怕的白血球使他免疫力低落,時常疲倦生病。他是不可能辭職休息的,他擔負著昂貴的生活開銷也離不了公司的健保。

三天二頭的請假與日益消瘦的身形面孔,都不利他的工作形象。我只有加倍努力工作來填補他的缺失。

忙完了手邊的工作已是夜間七,八點了。電話響起,遠在外州的姊姊知我天天加班,總是在我較放鬆的時間來電話家常。她聽聞服裝設計師Perry Ellis死於AIDS了!我說那都是去年的事了, 業內的人並不驚訝,他是公開的gay。這幾年死於AIDS 的名人還少嗎!早已不知如何去感覺,有些麻木了,可是Robert 還是讓我擔心的...



P.S. Perry Ellis (1940-1986)是美國時裝設計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