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同天

如得其情,哀矜勿喜。

夜半私語

夜涼如水,睡前讀到一則佛偈:「一啄一飲 莫非前定」意指人生中的所有人事際遇皆有命定,絕非偶然。

思緒回到五歲時父母離異,我們跟著父親生活,而後那位後媽的出現著實給我們烙下了深深的印記。

在我12,13歲的時候祖母因病住院,父親那時是以沖喜之名草草且快速的續了絃。我們小孩子完全不知情,連後母的面都沒見過就辦完了婚事。顯然祖母並沒有被沖到喜,婚禮之後就是喪禮。何等的諷刺,也許是個先兆。

姐姐大我七歲,已是青春期中的少女了,我才剛入國中,被認定為懵懵懂懂,人事不知之輩。

剛開始家中多了位後母確實是瞞不習慣的,雙方都尷尬。進進出出連個照面也不打,姐姐更是看不太慣後母,覺著她身家背景怪異,好似有太多"不可說"之處。我則盡力裝傻,不想知道太多。

都說後母難為,其實小孩更不知如何面對。

家中僵硬的氣氛持續著,姐姐與後母相互不對盤,一天夜裡,不知何故爆發了,後母舉起手中的水壺往地上咣噹一砸,說這日子過不下去了,嚷著說她寧願去外面作妓女也不要待在這家裡... 一連串離奇話語招來了鄰里的注意。事後姐姐道歉了事,然而芥蒂更深。

更有一次,也不記得如何起的頭,一陣爭吵之後後母惡語揚言說請神容易送神難, 說她還就不走了,大家就耗下去等江湖狠話,宛如電視劇。只記得我頓時頭熱心涼就昏了過去,醒來後鄭重地,冷靜地告訴家人說 : 你們看著好了,我這一生決不結婚。這13歲小孩自己說的話居然一語成讖,自己給自己下了毒誓。

再不舒心但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好在考上五專後都是住校生活一直到當兵,在家中時日甚少。姐姐也遠嫁國外。家中氣氛和緩許多,我和後母也相敬如賓。

當完兵,考了插班讀上了夢寐以求的文科。出國前才知父親與後母最終還是離了婚。後母早已運作多年,父親是被迫淨身出戶。我其實是替父親高興最終可以重生。我和父親另租屋而住,學校放了假我就開心回家與父親一同生活,父親一直說那段我們租屋而住的短暫歲月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出國後總在信中"告誡"父親千萬別再涉婚姻,保持並享受現狀,等我學成回來... 然而他又一頭栽入了另一場連環套,舊戲重演,等解套之時早已垂垂老矣,不是原來的自己了。

父親這三場如連環套般的婚姻都不是他自己願意解套的,他寧願套著那枷瑣到最終的草萋木黃。而我在看了這三場沈重的戲碼之後華髮早生,心裡如千帆看盡般的意興闌珊。

如真有命定,這些前世夙緣也太毒辣了吧, 一啄一飲之間以摧枯拉朽之勢收刮了人所有的,最後的真氣與信念,亳不心慈手軟。

回首前塵,人事如幻,父親早已捨報十多個寒暑,如此靜夜我雙手合十,願父親夙緣盡償,從此不虧不欠。

千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