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同天

如得其情,哀矜勿喜。

潑了重彩的陳年往事

(edited)
張愛玲出生的上海老宅
現址上海康定東路85號
左為張父張廷重,右為張母黃逸梵

張愛玲是在上海出生的,就在這棟(黑白老照片中)十九世紀末建於蘇州河畔的花園洋房中。

這看似鬼影憧憧的老洋房可不簡單,當年晚清重臣李鴻章 (張愛玲的曾祖父) 買了這棟洋房做為給女兒李菊耦的嫁妝,李菊耦嫁給了也同是晚清名臣的張佩綸。張愛玲的父親張廷重與江南水師提督之女黃逸梵(原名黃素瓊)結婚之後張愛玲就在這兒誕生。

小愛玲在二歲的時候舉家去了天津,直到八歲時才又遷回了上海,這其間還經歷了張父娶了個姨奶奶住在小公館,張母遠赴歐洲遊歷等軼事。

在上海小愛玲非常興奮母親要回來了,張父痛悔前非,戒了鴉片煙。張愛玲在 [私語] 中寫道:我們搬到一所花園洋房裡,有狗,有花,有童話書,家裡陡然添了許多蘊藉華美的親戚朋友。我母親和一個胖伯母坐在鋼琴凳子上模仿一齣電影裡的戀愛表演,我坐在地上看著,大笑起來,在狼皮褥子上滾來滾去。

這大概是最重彩的去誇耀自己的童年生活吧。

而張父把病治好了就害怕又會失去黃逸梵,他深知他們是二個極端,一個洋派且自主,一個沉溺於鴉片煙霧中的斜陽,終有一天黃昏中的遺少會留不住追求開放自主的新女性。

他們劇烈的爭吵著,嚇壞了僕人和小孩,終於還是協議離婚了。黃逸梵再度整裝與張愛玲姑姑去了法國。

張愛玲其實也是在父母的二個極端裡拉扯,她一方面有她自己對未來的明亮規劃,一方面也同情父親的沈溺昏暗。然而該來的還是來了-張愛玲在聖瑪麗亞女中就讀的時候父親再婚了,她結結實實地難以接受自己要有後母了。

這時他們才又再搬入了這幢自己的老宅,也就是張愛玲出生的房子。後母也吸鴉片,生活依舊是那煙霧繚繞。

張愛玲向父親提出了出國留學的志向,父親顯然心中不快,覺得這天秤又是傾向了黃逸梵,後母也是一頓冷嘲熱諷。滬戰爆發的時侯蘇州河邊夜間砲聲隆隆無法入睡,張愛玲去母親的公寓住了幾天,回家後後母責怪她未告知去向,沒把這後母放在眼裡,隨即打了張愛玲一嘴巴子,張本能的還手可還是被下人拉住了,這一舉動就炸開了張父的憤恨,一頓拳足交加張愛玲的天地就此地轉天眩,她被推向了另一番生命的道途。

她父親將她囚禁在這宅子的空房間足有半年之久,這期間她生了嚴重的痢疾,差點死去。[私語]中道:我父親不替我請醫生,也沒有藥。病了半年,躺在床上看著秋冬的淡青的天,也不知道現在是那一朝,那一代...朦朧地生在這房子裹,也朦朧地死在這裹嗎...

最終她還是逃出了這夢魘般的老宅,投靠了住在艾丁頓公寓的母親與姑姑。張愛玲還是切割了與父親之間的紐帶。

千芊

附註:現址在康定東路85號的老宅經多年修繕後現在是「石門二路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對外開放自由進出,內設張愛玲圖書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