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食或外賣

請勿打擾

love: the first 7 days

as it is (minus the saucy details)

Ground Zero

我想我們算是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顯然後果嚴重,我打去,不是就是要交代自己的狀況,然後聽憑她決定我們可以怎樣,我只希望還可以跟她當朋友,她還會讓我繼續讀她寫的東西,支持她,但我還是說了,我想給你全部的東西。然後她並沒有放手。

我想,我又戀愛了。

Day 3

真的很瘋狂,想我說各種瘋狂的話時,她說好的樣子,發出嗤嗤的笑的樣子。想到自己說的所有愛戀瘋魔的話,在她耳邊說的話,咬著她耳朵說的話,喜歡她抽氣的聲音,喜歡她近乎哭出聲的聲音....

再早一晚,我開始跟她說所有事情時,她彈風鈴給我聽,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抽蓄啜泣,那個鈴聲像是完全地進入穿透到靈魂深處,像是被很深很深地觸摸,撫慰了,我開始顫抖,我開始不安,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正在完全赤裸地向她靠近,她已經開始讓我的世界失衡了,雖然我也不知道我原本的主意是甚麼----我今天清晨跟她說我最後悔告訴小女生自己感情的狀態,後悔自己要去justify我的行為,後悔自已讓她僭越了關係的位置,進到了我的內圈,可是我已經直接讓她進到我最最私密的地方,靈魂或身體都是。但是她開始dismantle我了,她說,她知道自己有能力崩解對方的世界,但她不一定會用那個能力,她並不想用,她繼續問我那是甚麼,我說我一直都著魔於危險關係中的角色,那個明知眼前是船骸遍布的海,仍跳下去,那個為了愛情,把自己燒成祭物的女子,然後,那像是另外一個秘密關鍵字,關乎她少年時的愛戀,昨天早晨我醒來,她撒了新的麵包屑: It's Beyond My Control,然後寫: It's the beginning of my medical history..

Day 4

I’m fast losing control. I’m already out of control. This would not do. What is the next step, derailing?

What am I doing? This is mere madness.... Who is this person? I barely know her. Why do I let her into the inner depths of my soul and (the metaphysical) body? Am I so fucking desperate for intimacy? What am I unhappy with? I’m not, I’ve always said I’ve not felt any unhappiness. I have been content.

What the hell is wrong with me

Day 5

現在想到她的時候,是溫柔,是篤定,是胸口滿滿的纖細的柔情,又有一點酸楚的感覺,我一點都不想放開她,我不知道生命會不會改道,昨晚說了﹔如果是,我不想閃避。為了一個才在一起不到一個禮拜的人預備改寫全部的人生軌跡怎麼想都瘋狂。人永遠無法辨認自己是遇見了被命中注定相撞的星系,還是一時的迷戀,一時的化學作用,一時的神志不清,一時的in the mood for love,但是,她不是in the mood for love,我並不只是想要談戀愛的感覺,我想要的是親密,靈魂體的親密。遇到她我像是明瞭了,想要彼此相屬。

Day 6

那天,我出門,她寄經文來"往來銀河,亦無銀河。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然後說,我好慌,我說我在想你,整個人好想趕快過去。回到家,我們講話,她說我一出門,她就覺得整個能量場都沒了。我現在、剛剛才看到她寫的,我覺得我要心碎化了:「而我是無形的\是無形的。這天午後艷陽\臟腑一片冰涼。」

該定神,不要心神不寧,她還沒起來,只是還沒起床而已,為什麼我就要已經心神不寧,分明早上才說過電話,把她哄睡,只是還沒收到她起床的訊息,我已經開始想﹔萬一她就這樣消失了,萬一那個訊息再也不會亮起來(我的通訊通知總是全關的,上禮拜才單獨把她的訊息通知打開),我要怎麼辦。

也不能怎麼辦,總會過去,但我會用下半輩子想念她。

我們為什麼會這樣狂戀彼此,真的很不可思議。

早上\中午,我那麼分神,又回去讀她禮拜六給我的訊息,講姚--和曹--。真好的訊息,她用了很多心思,很感動。讀她寫的話,我會覺得﹔阿,也許我能做甚麼,或我該做甚麼。也許和她在一起,我可以有心志找到實踐自己一小方價值之地。這個念頭有點恐怖,我並不想找一個人成為會幫我實踐自我價值的對象,可以推我一把甚麼的,但是在讀她寫的訊息時,我卻有這種感覺。有點恐怖。但我總是把夢想寄託在對方身上...﹔不知道為什麼,我卻覺得,跟她,我會有種,我們可以讓彼此實踐\貫徹自己的感覺,當然沒有我她也會這麼作,需要她的是我,而這多少令我害怕,我並不想要變成需要靠對方才能實踐自我的人,但我想她的確會給我一些方向,讓我看見一些事情,我好像一個住在洞穴裡,原始叢林,或者與世隔絕的山谷底的人,我默默地耕著自己的地,積累一些混雜的,沒有特定方向的閱讀與思考,並不曉得要如何致用,或者說如何製造價值,如何回饋給世界,雖然沒有亦無所謂,但是看到她,我卻知道,可能透過她,透過她的視角眼界,在她的幫助下,我會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而且這終於不將再是少年時對迷戀對象投射的那種天才夢,那種全有全無目中無人的天才夢。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也沒有要是,也不想要是。雖然自我偶而會被挑動。我感覺,她看見了我,找到了我。那個在曠野裡獨自摸索前行的人。沒有reference point。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默默地墾挖著。

我想和她談一輩子的戀愛。

她醒了,elation.

我忽然感到﹔我已經必須要做選擇了。我想專心地和她在一起。就是這個不是那個。我不要不誠實。

混亂的一天結束了,甚麼都沒有發生,而我的心,卻已經像是去了外太空又再回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