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acy
Focacy

在時勢惡得很,社會在崩壞,價值被顛覆之際,仍想以文字紀錄、仍相信文字威力的香港人。

風暴中的轉機與絕望

有人試用六月風暴去形容剛過去的六月,的確,上個月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超乎人們想像地在香港社會湧現——無大台的短暫佔領、衝擊、不合作運動……當你以為運動開始步入樽頸位,社會開始停止討論時,你又會見到有一班人仍繼續嘗試打文宣戰、當行動組繼續去喚起市民的注意。事情如風暴侵襲港人的思想和行動,卻還未消散。此刻想借個地方紀錄自身的小小觀察和思考。


有關政治覺醒

無可否認,這次的反對引渡條例運動是繼雨傘後的第二波政治覺醒,在社交媒體上發現身邊平時不算關心政治的朋友都會轉發運動的資訊或開始表態,因為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令他們有「殺到埋身」的感受。唯有激起「政治影響日常生活」的感受和思考,人們才會開始覺醒、開始關心。預計反送中後社區又會出現不少自發組織,延續這股熱潮。不論關注什麼議題也好,願更多人覺醒並加入,又在各自的崗位盡力,真正貫徹「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有關絕望

有人得蒙政治覺醒,亦有人覺醒後發現現實的無力和殘酷。一百零三萬人、二百萬人遊行、佔領、衝擊,看似所以可做的都做過了,但上位者仍可充耳不聞,繼續用謊言和荒謬的說法去扭曲事實、顛倒是非黑白。人民憤怒過後,見政府繼續無視訴求,又開始跌入無力的漩渦。於是會有人嘗試衝擊立法會,與國家機器正面交鋒。每每看到這些激進事件,身邊總有人馬上出來,指責這些衝擊的人「魯莽」、「是鬼」,但在指責之先,可否想想為何有人(特別是年輕人)甘願走在前線,押上自己的未來甚至性命,以血肉之驅嘗試去做大家認為會失敗、無用的事?

是一種nothing to lose的思想,而背後述說的,可能是一種陷入絕望的情緒。為何會絕望?因為他們看不見未來。

看不見未來,是這代年輕人在他們最燦爛奔放的年紀對以後的想像。因為迎接他們的,極大可能是各種的濫權、言論自由被打壓、本土文化被磨滅、甚至日後會被監控的恐懼。到這裏,你可以代入到這代人的想法嗎?可以嘗試去理解他們嗎?

身在絕望的人會有奮不顧身向前衝的勇氣和覺醒,看著議員提醒年輕人衝擊後可能要受法律責任,換來是一句「預咗啦!已經有三個人死咗啦!我哋預咗啦!」,這刻又勾起有人選擇以死明志的事,他們的堅決,更令人痛心。

我無法指責這群年輕人,需要被譴責的,也不可能是他們,而應是那些本應服務市民,卻選擇對利益和權力搖頭擺尾的人,你們的手,拈滿了罪惡和不義。


覺醒與絕望

覺醒過後,迎來的會否是絕望,我無法保證,但我知道覺醒後迎接我們的,是一場長期戰役。途中必然會有失望沮喪無力的時候,但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是堅持、努力地去打。無人能預計最終的戰果,但唯有繼續征戰,我們才有機會看見曙光。

願香港平安,願這世代的人能看見異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