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 yen

https://magiracle.com/potato-media/ 對於生活,我有很多想法也抱持著好奇,一切想知道的東西我都想去探索。 過程中免不了很多的岔路及錯誤,所以我希望在我探索過程中, 記錄下正確及重要的資訊,為我的人生做一點紀錄, 也為我的每一步探索落下一個註腳。 不一定是最方便的,但是至少也可以讓想知道相關資訊的人少走一些我走過的錯路。 讓我們為生活及夢想乾一杯 Cheers!

眷村回憶錄#5

發布於
礦協新村是早期屏東市裡的眷村,主要都是空軍眷屬。礦協商店原是眷村裡的無名小雜貨店,由撤退來台後退伍的空軍一等士官長-梁爺爺 從一台小小的推車開始的,後來因為貨物量增加,加上梁爺爺年邁,遂將自己眷村裡的房子改建成店面。


村子裡有一家姓「狗」的,那時候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這個「狗」,只是就乖乖地看到人便喊著:「『狗』爺爺好!」,那時候覺得這個姓好特別,應該也有貓爺爺、貓奶奶吧!每次經過「狗」家都能看到外面在曬麵條,聽媽媽說店裡的麵條供應商就是他們,聽媽媽說現在還會有人為了買「中江麵條」,不遠千里的來店裡光顧呢!而狗爺爺也是老人會的主理者,閒來沒事就會有一些榮民老爺爺在這裡聊天,但人數還是遠遠不及那在村子入口旁邊的榕樹下,那些泡茶、下棋的退役軍士官。其實這老人會就這麼丁點大,硬要在裡面整修了兩個人工的魚池,還有好幾缸的魚。爸爸曾信口雌黃的說要帶我去釣魚但始終沒有,而小時候的我也就是無聊,於是找不到玩伴的我又突發奇想,拿了筷子、縫衣線、釘書針、魚飼料,動手做了一個簡陋版的「釣竿」,就跑到老人會裡的魚缸釣魚,準備有所收穫後再轉戰魚池。確認過周遭都沒有人之後,於是我放心地走到魚缸前,當我將「魚竿」放進魚缸裡,正準備引誘那些小小魚兒上鉤時,「狗」爺爺就操著一口鄉音,從不知哪兒冒了出來大罵:「死小子,你做啥!」,我嚇了一跳,來不及去撈因為驚嚇而掉進魚缸裡的「魚竿」,撒開腳丫子就跑了。當我在外「野」了一天,晚上回到家當然免不了又是媽媽的一頓臭罵。

爸爸晃點我的可不只釣魚這件事,小時候的我一直夢想有個樹屋,曾經跟爸爸提起過,爸爸說:「樹屋不難啊!釘幾片木板就成了!」從那天開始,每每看見爸爸收工回家都纏著他,問他什麼時候要幫我蓋一間樹屋,但顯然爸爸始終很忙,而我的樹屋夢也一直沒有真正實現過。其實爸爸也不是信口雌黃,後來長大才知道是他真的太忙了,退伍後就在眷村中幫大家修房子、水電來掙錢,爸爸的小時候吃過太多苦,不然他也不會在那個年代選擇報考職業軍人,那是一份穩定收入,也減輕家裡負擔。當他有了自己的家之後,怕孩子跟他以前一樣吃苦,所以拚了命的工作,從來不曾聽到他有一聲怨言。長大後的我對於爸爸的信口雌黃已經不是失望,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感動、感謝的心。

當然,我自己還是沒有放棄過樹屋的夢想,只要看到能爬得上去的樹,總會往上爬到一個夠我躺平的地方,確認過夠多位置後,就會呼朋引伴找來四、五個村里跟我年紀相仿的小孩,一起來共享我找到的這個秘密基地!有時還會去撿些木頭放在樹上當成樹屋的地板,或是從村門口旁那連綿的榕樹下,那些下棋的爺爺坐的椅子上「借來」一些椅墊,就擺在我的樹屋裡,有時就可以這樣耗上一整天,還會從家裡帶來一些零食跟我的「室友」分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眷村回憶錄#1

眷村回憶錄#2

眷村回憶錄#3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