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eLu

I need a place to write some poems. Or let the poems write me in.

The Scent of Departure

發布於
氣味與捕獲

那之後,女孩像是想洗刷他在身上留下的氣味進行某種儀式般,睡過一個又一個。好看的、不好看的,幾乎有些來者不拒,只要對方看來順眼又不太難聞,閉著眼幾分鐘還不算難過。


日子久了竟蒐集成了龐大的資料庫:使用木質調香水的大多沉靜;海洋香的態度輕佻;喜歡植物香的個性花巧;愛用運動香水的多半缺乏運動神經。香水的選擇和使用者個性的關聯或許比占星學還準確也說不定。直到遇上了他 -- 

這男人,無論做什麼都乾乾淨淨一絲不苟,追求她的態度大概多少反應了他在商場上的強勢。女孩對他稱不上愛意,卻莫名對他不搭軋的香水產生了濃厚興趣。好幾次想偷偷換走他的香水,太甜了,不適合大男人。


趁著一次酒意被他抱上了床,女孩挨近他的耳邊試圖攫取他的氣味。

什麼也沒有。

人類身上該有的體臭、汗味混雜著油垢味,在他身上卻是虛無。他在她身上努力了半晌卻連點人味都沒有,莫非是鬼魅?


想到這裡不禁打了個哆嗦,她胡亂找了藉口便起身穿衣。

---
前些天發現一瓶名叫紐約的香水。一嗅發覺不過是蘋果、蓮花、茉莉等合成香味。我心想如果真叫紐約,那至少應該要有充斥著 SUBWAY 的尿騷味、下東城的大麻煙、第五大道的鬢影衣香、小義大利混雜著唐人街的生鮮肉味、南街海港的鹹膩。只是香水做成這樣大概只會淪落滯銷的命運。

 

偏執一如葛奴乙,非要尋個什麼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到頭來發現自己不過爾爾,那麼冀望至少自己的味道還存在某人的大腦渦裡。也許就靜悄悄安在他氣味圖書館裡的小格架上,遇上某個偶然時刻還會被翻箱倒櫃地找。

 

我是說如果可以的話。


APR. 14, 2013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