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工。記錄
中國女工。記錄

此處收錄了女工權益與生活資訊平台--尖椒部落--在七年中發布的女工原創作品精選。她們通過作品展示了各自人生路途中的思考、心境、掙扎和探索,以及在彼此的經驗中獲得的啟發、連結和印證。 尖椒部落雖已退出歷史舞台,女工的創作卻不會止步。 完整網站內容請見:https://web.archive.org/web/20210715122223/http://www.jianjiaobuluo.com/

苛刻管理与工人怠工 |详解富士康系列之六【走进真实的世界工厂,富士康06】

逼走工人的方法是,借口说产线不要那么多人,让不听话的工人去其他的产线,但事实上,没有其他产线或部门会接收的,因此工人没活干,只能自己离职。

我所在的生产车间是模具成型,第一次听说这个词,脑子里没有概念。分配车间的那天下午,线长带我们熟悉环境,一进入厂房,迎接我们的是轰鸣的冲床噪音和刺鼻的塑胶气味,我们能看到每台机器旁边有一个工作桌,上方亮着两盏日光灯,桌前站着两三个穿着厂服的操作工人,身体两侧分别放置着待加工的和加工过的产品,身后还有打包用的塑膜和纸箱。在我的工站上,基本上每天要做八十箱模具,每箱16块,加上报废品,总数大概是1400块,符合生产标准在量上的要求,但是这还不是工作的全部,因为除了要应对这么大的工作量之外,近乎苛刻的质的要求更增加了人的压力。工人生产的所有产品都要经过品管的检测、查验,合格之后才会放行,进入下一道工序,而如果产品在下一道工序被发现问题,出现异常的话,下个工序的车间就会要求退货。这样的情况就是一个事故,品管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所以品管会严控品质要求,把压力转到生产环节,即工人的身上。

在生产过程中,品管每隔两小时会从成品中抽取样品详细检测一次,而每十几分钟就会随机抽取样品目检,因此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你在专心工作时,突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她拿起你的产品,用她们的标准仔细地看,发现问题,不管你手头是否有活,都会随时叫住你跟你讲,说你这做得不好,要重新做。

品管在车间里是很好认的。他们都戴着黄色的帽子,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经常冲人发脾气。因为他们在车间里权力很大,他们手里的图章决定着产品是否合格,是否可以运走,因此千万不能得罪他们。有工人跟我说,品管就是警察,监工,时刻盯着他们。我第一次领教他们的权力是在上班的第一天,被隔壁组装产线的品管老大诬陷。

那次是我第一天上班,由于我们成型车间做的产品送到组装车间作业,出现了很多的不良品,因此我们车间要派一个人去组装车间随线,看看产品出现什么问题,挑出不良品,不致影响产线的速度。线长送我过去之后就走了。我在那边就开始作业。由于我不懂怎么做,让他们教我,可当他们知道我是第一天上班,什么都不会,就开始发飙。过了一会,产线出现异常,只能停线。来了一堆当官的,组装线品管老大,几个品管员,副线长,线长,组长等。那个品管老大就开始给我们车间的品管老大打电话,涉及到了我,说停线的原因是产品不良,而成型车间派来的人,也就是我,私自跑掉了,没把不良品找出来,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可事实是,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就站在他旁边,听着他公然撒谎,当然很生气,旁边一个工人安慰我说,他是在诬陷我,出了问题都是下面的人倒霉。一个品管员知道我就在边上,她想提醒老大,但欲言又止。

一个工人跟我说,从副线长算起,往上的都是当官的,但他们能接触到的只能是线长,组长级别,而这些线长,组长也都是从普通工人中提拔起来的。组长线的一个工人告诉我,他们线这个月有两个工人被线长逼迫离职了,因为他们不听话。而逼走工人的方法是,借口说产线不要那么多人,让不听话的工人去其他的产线,但事实上,没有其他产线或部门会接收的,因此工人没活干,只能自己离职。在车间里,当官的是很好认的,因为副线长戴红色的帽子,线长穿蓝色的马甲,组长穿绿色的马甲。工人不一定要认识那些人,只要分清不同的颜色,知道他们比自己职务高,不能得罪他们就行。

领班、线长、品管随时会跟你说,模具的毛边没削干净、表面油污没擦干净、毛线没挑出来,总之毛病很多,而最能反映这个问题的是每天的早会。早会时首先点名,然后由线长讲前一天工作出现的问题和工作的要求,基本上每天讲的都差不多,工站周围地面不干净,桌面东西乱摆放,工作的时候说话被领导发现,玩手机,工作不认真等,感觉每天一大早都要被批斗一番,每天都说这些问题,却丝毫没有改善。我问过不少工人,怎么样应付管理的指责,回答都相似:就当没听到,左耳进右耳出。除了挨骂之外,在厂里工人根本不会听到表扬,不管你做得多努力,活干得多好,永远都是你这做得不好,那做得不好,你要这样做,要那样做。

一个工人曾经跟我讲,我们厂区今年一月份发生过争取加班费的罢工,起因是工人加班数据不录入系统,就不能发加班费,而通过调休、补休置换回来,但进厂的工人大部分都是冲着加班费来的,因为上普通班只能拿底薪,扣掉餐费、房租水电、社保,一个月只能拿几百块,而厂里现在产量要求不高,经常歇工,可以抵消掉工人的加班而节省成本。有一天有人带头说“今天不加班”,车间的人应声而起,一到下班时间,大部分人都走出车间,拒绝加班。当然还有一些老实人不敢这么做。那些带头罢工的人,现在有的离厂了,有的调到其他部门,留下的要么是不敢罢工的,要么是新来的。

前几天一个同事来工站找我。我很奇怪上班时间他怎么闲着。他说机器坏了。我说那挺好的。过了一会他偷偷告诉我,机器是他故意弄坏的。我问他怎么弄的。他说只要把紧急制动开关一关,机器就停了,再把开关转回原位,就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知道。然后机器就出故障了,技术人员来修理,也没那么快修好。我知道他以前在好几个工厂做过,知道里面的窍门,所以他敢这么做。像我这种新手,不敢乱碰机器的,更别说破坏了。

另一个工人说,当忙不过来或想偷懒时,可以把合格的产品当作不良品处理,打碎了重新加工,这样就减慢了工作的速度,减少了要做的产品数量。他说他们上夜班的同事一晚上扔掉两箱合格产品,这种破坏产品的行为基本上每个工人都干过。


 《工厂龙门阵》是由一些在工厂谋生的朋友共同创办的小刊物。希望你也有兴趣写 一写你自己真实的打工生活与见闻,投稿给我们。文体不限、字数不限。内容第一,不 求“文采”。本刊为非卖品,资金有限,全为协作者自筹,所以印数不多,只赠送给关心工人现状与前途的工厂打工者。喜欢本刊的朋友,可直接联系: QQ群:125418095(龙门阵读书会)邮箱:[email protecte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