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籤控的問題|有問題才沒問題

解璇玫

我只有跟人家討ㄔㄠˇ論ㄐㄧㄚˋ時才會遇到這種問題

人家這個叫做打帶跑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我都覺得很敬佩腦袋可以自動轉換的人

激進市場:市場越大,越自由?

解璇玫

工作一段落,在一邊聽記者會,換一個腦袋比較好寫字。


最近想到一件事,人類的極限在哪裏?人類可以一直進步嗎? 近年發生的事件,又可以看到歷史重複,啊,不用大事件,剛剛記者會就是無限迴圈(我的天)。

自由市場的機制或許應該是有前提的,說來說去,最基本的線是人性本?不管是善惡,如果沒有界限,所有的事情或許就會逐步失控。

還是要說,有點懷念年輕的時候覺得世界會愈來愈美好的那個年代。(我是鴕鳥)

斯里蘭卡工廠秘辛|恐怖的浴廁

解璇玫

一定要敲碗的啊,這絕對是上班後的復活之血(雖然今天沒上班但我還是笑得好大聲)

前塵往事

解璇玫
回覆
fide@fide

回來告解一下,剛剛想想去登入一下新聞台。

ㄜ....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字在上面啊。在你說被溫柔對待時,我有認真想一下以往的情景,但最近ram很不足,想不起來以前的細節直接放棄。剛剛看到舊窩發現,以前大家人都好好,沒寫什麼字也可以聊起來,然後也是台友說了我可以這樣和那樣,就一直“持續”下來了,對耶,這真是溫暖,好感人。

解璇玫
回覆
fide@fide

ㄟㄟㄟ,你居然把本人召喚過來了........

@張蘊之 啊啊啊,我就是個路人甲啊,大概是早餐和早上聊了一下,如果沒記錯,因為颱風快來下了雨,我們都出不了門這樣。如果沒記錯,那時要寫吳哥窟的書?還是寫過了?總之我們聊了一小下吳哥這樣

部落格不見這件事終於水落石出,我以為我金魚腦忘了名稱然後找不到了....還好可以晚點再吃銀杏(確定吃了有用?


@fide 你看一點都不香豔刺激(喂~

呵呵,不過再打聲招呼總是好的,世界真的好小

解璇玫
回覆
fide@fide

我好想知道你在馬祖遇到誰...

--->這題很好答,就是張蘊之啊,12年一起住馬祖的青年旅館,還追過他的部落格(後來就找不到了嗚嗚),沒想到在這兒遇上了呢。


謝謝她們當年的溫柔相待-->溫柔真是一件好事(糟糕我一點都不溫柔)。被溫柔對待也真是好好啊,你看看你,現在已經是大家口中那個溫柔待人的人了呢(這是什麼老人口氣),真好。

解璇玫

登登。

新聞台真的是奇人太多,小小如我就認識了好幾個現在大家都認識的人,而且還聊過長長的天,但也就僅此而已。很開心不知道從哪裡撈回一個台友(好像是email?)久久會想問候一下的朋友。

話說馬特市中也有我在馬祖遇過的人啊!(還好,她一定不識得我了)(咦~

其他的事,有力氣再想或再說就是了。

為什麼制服外不能加上保暖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