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璇玫

解璇玫 不旅行的時候,散步,聽音樂,讀書,發呆,說話。

說起那個「姐」字

發布於

一直都仗著自己娃娃臉,不容易被看穿到底闖蕩了多久的江湖,但七八年前體重慢慢上升以來,忽然發現有些微的不同了。

走在路上以年輕上班族為目標的廣告紙、試用品不會往我這裡遞來;在商店中,售貨阿姨從妹妹叫到小姐,然後居然是老闆娘;最常遇到的是不得不有往來的銀行員、或是銷售員,就忽然姐阿姐的叫了起來。

啊,我和你非親非故,叫什麼姐呢?覺得超級不舒服與肉麻;當然,還有一絲那種:天啊,終於我也有了輩份的感傷。但個人十分難抵抗文化遷移,再加上若要一個個糾正:請叫我小姐就好,花的精力或許更多。所以這兩年,就只好默默承受各地和我有幾面之緣的男生女生、先生小姐,以各種心思(老實說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心思呢)發出的「姐」砲彈的轟炸。

砰!砰!砰! 你說轟炸這麼多次,會不會習以為常?歐,早上才被姐姐、姐姐叫了好久,還是不習慣呢。

好的,是該面對現實去運動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