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璇玫

解璇玫 不旅行的時候,散步,聽音樂,讀書,發呆,說話。

孤味--其實每個人都是

發布於

昨晚去看了桃園電影節閉幕片《孤味》,導演和淑芳阿姨,以及孫可芳、陳妍霏辛苦地等在電影播畢之後和大家進行座談。

對於電影,我也只能說這麼多,承著淑芳阿姨的請託:「好看嗎?好看一個人要拉十個人進戲院支持國片喔!」不是好看,是棒得不得了,大家進了戲院就知道,請你們也是一個人拉十個人喔!

十月底的口碑場,11月6日的首映,真的,去了就知道,也希望待大家看完我們再好好討論分享。

圖文不符?今天還很有心的安排合影時間,真是辛苦大家了! 這是最後等著電子看板跳出孤味要照一張大合照的瞬間。 (偷偷報:鬼滅之刃輪了兩輪了,估為都一直不出來,有人問乾脆不等了就這樣照吧,導演說:不行不行,這是勁敵,不可以幫他打廣告。:))


不能談電影細節,倒是可以談談看電影這件事。本來,完全沒有想要去看的(抱歉),在有限的資訊中(其實就只有一句話),大概知道是一部「好哭得不得了」的電影。週五夜晚,下班身心疲累,我總覺得沒有餘裕可以應付這件事。反正到最後進了現場,反正在幾乎沒有背景資料的狀況下看完全劇,昨晚的感想是--還好有來啊!

在電影一個段落一個段落的堆疊下,經歷了劇中淑芳阿姨角色一家半世紀的歷史,忽然驚覺,什麼時候,我居然能理解這電影裡傳達的情緒與情感?理解,不是同理,也不是藉由電影感受。年紀輕的時候大概是能力所及的影展皆不錯過,忘了哪個喜愛的作家說過「讀書和看電影就對了」,年輕的自己大概是藉由著個方式去構築部分的世界觀。曾幾何時,我已經變成看過、甚或體驗過這些情感的人了?年輕時和朋友討論過,有些事情是要有感受,才能諒解/理解或體會,就像是《四重奏》在播演的那段時間,朋友分享同事覺得「到底好看在哪裡啊?」的感想,而我們一群覺得好看得不得了的人卻覺得坂元裕二總是如此精準地撫開心上的某處灰塵,讓傷口露出來透透氣。但反過來說,一旦打開你的感官,舊有天真爛漫的世界就在此回不去了。打開了感情的開關,開心的、愉悅的、極樂的強度或許會讓人有新的體會,然而伴隨而來的痛苦、悲傷、失落、心痛或許也因此更巨大。那麼,我們可不可以隨意導引別人打開屬於自己的潘朵拉的盒子?

而我竟然又更進一步,由體認共感,變成了理解了解,歲月的痕跡在這聚光燈的照射下,清晰可見。(淚)

另外一個體認就是,進電影院之必要。老實承認,很長一段時間不進電影院了(不要罵我),諸多原因,其中一個是有了MOD,很多片子都在螢幕裡,只要你有時間看。昨晚才回覆了一則關於《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的討論,我根本沒辦法在螢幕前看完,很懦弱的是,根本電影才剛開始,他被同學栽贓偷竊那段就不行了,跳出後就再也沒有勇氣回頭看完這部影片。而進電影院不同,人是被「綁架」在座椅上,所有的情緒直面撲來,在座椅上的人無處可躲,只得全盤接收。在經過兩個小時的感情、視野衝擊,不得不說,所謂的自我其實就經歷了一段轉型過程,或大或小。

當然,《孤味》帶來的衝擊和感受不止這些,期待大家進戲院後的迴響(但不能隨便爆雷喔)(喂~)。每個人都是孤味,但你知道的,每個人都能品嚐別人的孤味,如果有緣的話。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