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璇玫

解璇玫 不旅行的時候,散步,聽音樂,讀書,發呆,說話。

關於 Before三部曲的一些雜感,加映《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發布於
修訂於
集合了所有愛碎碎念的人,我知道。 那個誰不要偷笑!

《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 、《愛在午夜希臘時Before Midnight》

陸續在馬特市討論過這三部片子,再回頭去看,深深覺得,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電影,是多麼重要和美好啊。

如果問十年前的自己,無疑會將《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 放在第一位,《愛在黎明破曉時》當然是第二,《愛在午夜希臘時》果然敬陪末座,和許多人一樣。先談談《愛在午夜希臘時》,身為碎碎念電影粉絲,睽違多年的續集到來,當然是一上映就馬上移動到首都看電影去,忘了是不是特意請休假,當我帶著沐浴焚香般的虔敬心情在影廳內等候,看到正片出來居然完全文不對題,內心的驚恐可想而知,原來,我竟走錯影廳!!匆匆換了廳,電影早已經開始,傑西帶著兒子在安檢門前道別,Before midnight就在慌亂中開始,絮語依舊,但,甜蜜的感覺呢? 那帶著玫瑰色彩的戀愛呢?那些對於未來的希望與夢想呢? 怎麼一路上看到的卻是神經質的媽媽/太太與吊兒啷噹的先生/爸爸在拌嘴、爭辯,兩人在人前掩飾些什麼,在人後互揭些什麼,赤裸裸的。不可否認的,這些情境既赤裸又真實,真正的人生怎麼可能分分秒秒都是美好甜蜜?但,對於期待看到Before Sunset 普拉斯版的當年的我,卻有著些許惱怒,離開電影院後,對於這前中後的觀影經驗,完全沒有所謂的輕鬆愉快或甜蜜之感,可以說是敗興而歸。

隔幾天和摯友討論到這部電影,有著一言難盡關係的她幽幽地說道,他好像能體會其中的一些感覺,真實生活的柴米油鹽其實就是這樣,一點都不夢幻唯美。當然理性上可以接受這個說法,但那時我還處在抗拒中,沒法理解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居然以這樣的姿態完結,如此令人挫折。現在看來完全可以理解,那時的我仍在緬懷巴黎偶然重逢的浪漫情懷,或者說,寧願沈浸其中,怎麼會想轉頭去正視現實醜惡或是痛苦的一面?電影,不都是該帶著夢想/夢幻的色彩?

其中我一直很在意傑西說的一句話:If you want true love, and this is it. This is real life, it' s not perfect but it's real. If you can't see it, then you are blind. I give up. 年輕時候聽起來好刺耳,就像是一個屁孩在鬧脾氣絕交前講的威脅話語,但不知怎麼的,這句話一直在腦海裡留著。而這麼多年後,我漸漸懂這個感覺了,不必然是戀愛/愛情關係,只要是牽扯到感情,或許就有機會遇上想說這句話的時刻:「你他媽的我能給最好的愛就在這裡了,你要不要? 你想要的東西是幻想,你不要我的愛,在我身上也換不到更好的什麼了。」然而,在需要說這句話的時刻,心該是傷過一圈又一圈了。在吶喊、傷心之後,彼此該如何和解或面對,或許就是人生重點之一,困難,卻也是人生智慧表現之處 。

當年該是去完維也納(也算是第一次自助)後才看《Before Sunrise》,看的同時除了餵養旅行或愛情的浪漫情壞,更重要的是從背景中的背景再遊一次維也納,幾週前再看了這部,重溫了男女主角年輕的純真樣貌與情感,同時也發現,維也納的景色真是少得可憐,果真是因為年輕時充滿了愛(而蒙蔽眼睛?),若是這個年紀(咦)來看這部,或許觸動就沒這麼多了。在這部青澀歲月的電影中,兩人談論著未來的夢想、過往的小事,卻避而不談現下的可能。果然是年輕啊,對於未來有著大無畏的信心,想著彼此一定能突破過往旅途中相遇的套路,成為不一樣的一對,但,你知道的,終究沒能相遇。

過了九年,再次不期而遇,當然,相遇是傑西寫書的目的之一,該也是最重要的想望。兩人見到面,釐清了9年前未相見的原因,放下了一些,又提起更多的一些,彼此間隱形的羈絆似乎總是在牽動著,但卻像飄在空中的蜘蛛絲般,兩頭輕飄飄的不知道可以在哪裡著力,直到相聚的這一刻。在見面後的不到兩個鐘頭內,濃縮了戀人會經歷的一切,然後成就了第三部的開頭。巴黎的街景、黃昏的塞納河,還有久別重逢且心繫彼此的浪漫,啊,沈浸在浪漫和美景裡已然足夠,絮語?一點都不重要。(才不是)但不可諱言的,因為是巴黎,所以極度浪漫。


《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坂元裕二,說是東方碎碎念教主,應該也不為過。

從《離婚萬歲》到《四重奏》與最近的《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都是95%以上的時間在講話的戲劇。剛播映結束的《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甚至更上層樓,連旁白都一直碎念。擔任旁白的伊藤沙莉用低沈沙啞的聲音不斷在播送著「這是穿體育服的大豆田」、「這是吃可頌的大豆田」、「大豆田在這樣這樣......」「大豆田在那樣那樣......」,更不用說多話的前夫2號和3號,總是讓台詞完全沒有空隙。

有別於《離婚萬歲》和《四重奏》處在 in/out 婚姻的交界,大豆田不在婚姻狀態,更精確地說,他離開婚姻狀態 3 次。撇開婚姻或愛情生活的軸線,大豆田這部戲劇在說些什麼呢?或許可以由其中的金句一窺得知。

「一個人能去吃烤肉,一個人也能去泡溫泉」
「人可以避開討人厭的朋友,卻無法擺脫討人厭的自己。」
「人生不是小說或電影,不存在結局好壞、也不存在沒有完成的事,只有怎樣的生活著。」 
「我想成為的,不是現在的我。」
「不管結局是好是壞,想做的事就去做,一個人去做。」
「我和自己相處了 30 年,都不敢說了解自己了,其他人有辦法就這樣了解我嗎?」
「雖然我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但是⋯⋯這樣很寂寞吧!雖然我討厭寂寞,但如果因此就去找個人在一起,而變得無法喜歡自己,那到頭來還是一個人。我希望能夠一直喜歡自己,就算一個人也能獲得幸福。」

坂元在大豆田這部戲講述的是「自己」(自我)啊,從伊藤沙莉旁白中形塑的大豆田的自己,到與好友棉來對話中展現的自己,還有在三個前夫和新交密友前的自己,這部戲帶領大家不斷地確認大豆田這個「自己」,當然,連帶的,所有角色的「自己」也一併展現。

其實在 Before 三部曲中何嘗不是在確認傑西和席琳這兩個「自已」,自己的夢想,自己對自己的定義,自己的想望、恐懼與失望。但唯有在「自己」這個概念存在的前提下,世界才會油然而生,在正視自己,接納自己,了解自己後,自己與世界的角色才能趨於平衡。而且「世界」和「自己」,一旦缺少對方就無法存在*,也就是說,不存在所謂純然的自己。在 Before系列中,席琳和傑西的自己彼此牽動,加上兒子、雙胞胎女兒、環保/環境甚至歷史與文學,都在體系之中。在大豆田身邊有前夫、女兒、摯友、同仁、競爭對手,這些人牽引著大豆田,反過來也被大豆田影響著。

所以劇中還有下面這些句子:

「為什麼人不管到了幾歲,都一樣會感到寂寞呢?」
「人難免會感到寂寞,但還是能享受人生,這是理所當然的權利。」
「能夠填補寂寞空虛的,不是去找一個人來愛你,而是你要去愛人。」
「一段好的戀情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感到幸福,一個人獨處時也能開心。」
「雖然獨立也很好,但我還是想被某個人珍惜。」
 「即然傷害是別人造成的,那安慰也要從別人身上獲得才行。」
「我喜歡的是,看到對方盡情歡笑,只要能看到對方的笑容,其他什麼都不重要了。」

自己,終究是在世界之中。

坂元在劇中說道:

「續集是不可能超越第一集的。」

或許,Before三部曲並不是續集形式,而是完整作品的三段切分,以時間為軸敘述創作者的自己/世界觀。

後記:

前半段原是在珍藏電影篇寫下,順道回覆 @fide 的 Before 三部曲,寫著寫著驚覺,這樣寫下去可能沒辦法開始寫其他電影,就將細節獨立出來。

*取自中平卓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關於愛情|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

社区活动提案 | Matters追剧指南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