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居华

原杜克大学卫生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助理,公共卫生与医疗政策研究者

#MeToo运动会误伤无辜吗?——再论性侵指控中的“舆论审判”问题

發布於

在#MeToo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一个主要的关切声音便是如何进行性侵指控的事实认定。我们是否应当担忧MeToo运动导致冤假错案泛滥,导致无辜者受到媒体与公众的审判,毁掉工作与前程?遭到性侵指控“误伤”的无辜者,究竟是极个别的情况,还是大有人在?之前许多老师已经在理论层面对这一问题加以论述,笔者谨在此提供一部分实证数据,希望能增进这一讨论。

一、受到性侵指控“误伤”的人究竟占多大比例?

究竟多大比例的性侵(或强奸)指控是不实的呢?笔者基于从事公共卫生的工作经验,所读到的关于性侵的“误伤无辜”比例的近期学术文献主要有如下三篇。

第一篇文章是2010年Lisak et al.发表在期刊《Violence Against Women》上的针对过去十年间美国某大学校园性侵的研究。研究显示显示,在该校过去十年间(1998-2007)所报告的136起性侵的指控中,有8起(5.9%)性侵指控经仔细调查后发现是虚假的。作者结论认为,在大学校园的情境下,虚假性侵指控的出现率大概在2%-10%之间。[1]

第二篇文章是2014年Spohn et al. 发表在期刊《Law and Society Review》上基于洛杉矶警察局2008年全年强奸案底的研究。研究者发现,在2008全年所有刑事性侵指控中,有4.5%的案例被认定为是故意而虚假的指控。[2]

第三篇文章的数据最新也最全面,由De Zutter et al.于去年发表在法律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Forensic Phychology》上。这一研究统计了美国2006-2010年所有的警方强奸案件数据,发现每年共有82,000-85,000宗强奸指控属实,而4400-5100宗强奸指控则是没有根据(unfounded)的。与上两文结论相似,研究者认为所有强奸指控中大约有5%是虚假的。作者同时也指出,相对于其他犯罪1%的误报率,性侵案件的不实指控率大约是其他犯罪的五倍。[3]

根据上述的数据,我们首先必须承认,绝大多数性侵指控都是完全真实的。九成以上的指控者确实亲身遭遇了性侵,而不实的性侵指控大约占所有指控的4%-6%。尽管虚假的性侵指控确实持续存在、且绝非个例,但这绝不足以成为对女性举报者实行先入为主地怀疑、甚至进行荡妇羞辱的理由。

二、#MeToo运动应如何回应“舆论审判”“误伤无辜”的疑虑?

#MeToo作为一场扭转女性在社会权力结构中弱势地位的伟大运动,它对促进性别平权的进步意义是毋庸多言的。然而,面对部分人“#MeToo运动是否会导致舆论狂热、冤假错案泛滥”这一关切,运动的参与者并不应该将其视作无谓的多虑而不去理会。相反,对这一忧虑出有效、正面的回应,并切实地提出性侵取证的采信标准,不仅能增加#MeToo的公信力、而且有助于这一运动获得社会更广泛的理解与共识

笔者认为,部分人对舆论审判、误伤无辜的疑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公共舆论目前确实缺少纠正不实指控的力度与动机,对遭到“误伤”的无辜者所受到的伤害也未能给予足够的救济与补偿。毋庸置疑,当下绝大多数爆出的性侵丑闻都是完全属实的,但对于极少数不实的性侵指控,媒体与舆论并没有对当事人的名誉给予足够的平反,而诬告者也并没有受到公众舆论对等的谴责与审判。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1994年的迈克尔·杰克逊娈童案。不仅当时大肆宣扬娈童丑闻的小报到杰克逊至死都没有表现任何悔意,而且娈童案的主角——钱德勒父子(Evan Chandler & Jordan Chandler)不仅至死都未向杰克逊道歉,也并未对自己的诬告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4]

而另一个更加晚近的例子,则是《滚石》杂志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A Rape on Campus》中,对弗吉尼亚大学兄弟会Phi Kappa Psi(PKP)成员轮奸女性的虚假报道。该报道称一位名叫Jackie的女生被自己的约会对象诱骗进自己房间后,被PKP兄弟会成员实施了轮奸。整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纯属捏造的。这一虚假指控给PKP兄弟会成员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不仅许多成员遭到了死亡威胁,自家房屋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和涂鸦,部分成员甚至搬进宾馆整个学期都不敢上学。[5] 然而相比被指控者所遭受的严重人身威胁,《滚石》杂志的造谣者却并未付出对等的代价。杂志主编Will Dana在假新闻坐实之后四个多月后才从《滚石》离职,而离职的官方理由甚至未指明是受此事影响。[6] 而此篇文章的责任编辑Sabrina Erdely甚至并未被要求从《滚石》离职。[7] 更有甚者,该杂志负责事实核查的主管Coco McPherson则拒绝认错,在接受采访时扬言“我百分之一百相信我们的现行政策没有出问题(I one-hundred percent do not think that the policies that we have in place failed.)”。[8] 可见,在极少数“误伤无辜”的案件中,媒体与公众在真相查明前对当事人进行审判与谴责的力度,与事后对他们实施救济与平反的力度,往往是不对等的

三、MeToo运动如何能做得更好?

笔者需要再次表明一个态度——虽然有些人或许对MeToo运动可能造成“冤假错案”产生合理的疑虑,但受害的女性出于对社会压力和荡妇羞辱的恐惧而不愿维权的例子,远远多于被性侵指控“误伤”的例子少数不实的性侵指控,绝不足以成为先入为主地怀疑女性举报者动机的理由。

但是,#MeToo运动的倡议者在面对“冤假错案”的疑虑时,不能傲慢地认为其没有价值而拒绝回应,而应当努力建立一套对性侵的事实认定和采信标准,在“什么样的逻辑与证据足以指证性侵”这一点上形成基本的共识。只有努力形成公认的衡量事实证据标准的尺度,才能驱散对“舆论狂欢、有罪推定”的忧虑与指控。此外,对于缺乏证据或纯属虚构的性侵指控,媒体与舆论不应过度炒作,而应主动努力澄清事实,对受影响的当事人给予名誉上的补偿与平反,同时对指控者进行力所能及的追责。

倘若#MeToo的参与者能勉力做到以上这些,那么这场运动必然会更加成熟,获得更强大的公信力与民意支持。而这场伟大的性别平权事业,也必将会获得社会大众更广泛的认可与理解。

【1】https://atixa.org/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12/01/Lisak-False-Allegations-16-VAW-1318-2010.pdf

【2】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111/lasr.12060

【3】https://www.omicsonline.org/open-access/the-prevalence-of-false-allegations-of-rape-in-the-united-states-from-20062010-2475-319X-1000119.php?aid=86695

【4】https://www.snopes.com/fact-check/jordan-chandler/

【5】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education/u-va-phi-kappa-psi-members-speak-about-impact-of-discredited-gang-rape-allegations/2015/01/14/d781ad90-9c04-11e4-bcfb-059ec7a93ddc_story.html?utm_term=.bdad20de4973
【6】https://www.nytimes.com/2015/07/30/business/media/will-dana-rolling-stones-managing-editor-to-depart.html

【7】https://www.wsj.com/articles/probe-of-now-discredited-rolling-stone-article-didnt-find-fireable-error-1428352237

【8】https://www.wsj.com/articles/probe-of-now-discredited-rolling-stone-article-didnt-find-fireable-error-142835223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e too运动会制造冤假错案吗?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