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白汉乔

在此,遥祝天南海北曾经帮助过我的朋友:永远幸福! 一退休的学画老人 : 西白汉乔20200722

殊途上的兄弟 (七)一顿“饕餮”盛宴

發布於

第二天,金志勇带余枫到了他的办公室。不一会儿,电话响了。是甲方的刘老板打来的。“老金,你这第二稿的室内效果图正是我心中想象的场景。我们大家都夸奖这个设计方案太漂亮了。”志勇得意地向着余枫伸出大姆子。“你满意就好。”“唉,老金啊。你能不能让我认识一下,你的这位设计师啊?”“刘总,你啥意思?财大气粗想挖我墙角。哈哈!”“哪里,哪里。我这有几个商场的室内环境设计,我看着心里特别不舒服。想请他过来给指点一下。”“没问题,这事你直接跟我谈就行了。我的公司设计室有很多高手。”“不,我就要这位设计师。”“那没问题,他现在有任务出差到四川重庆去了。”“什么活儿,这么巧就派他去了?”“你是不相信我啊。这是个大型外资企业的大活儿。洋老板非要看手绘的效果图,别人不会徒手画图,只能让他亲临现场。”“那好,等他回来帮我看看吧。”   

志勇放下电话,对余枫说:“这服装公司的刘老板,就是嘴儿好。他原来要求的是白色云纹和兰色水纹图案。这张效果图上明明标注,用的全是金色的,他却改口说这正是他心中想象的样子。”这服装公司的势力大,金志勇也是担心他们把余枫拉过去的。余枫笑了:“你们这些老板全说真话,那生意也就甭做了。”“是啊,过两天我随便派个人到他那里看看,应付一下。他真想改造他的商场,到时候再说。”

志勇约好余枫,晚上携同几位工程各项目的总管,一行七八个人请余枫喝酒。志勇带余枫晚到了一会儿,下车余枫见饭店外停放一排豪车,志勇说他们先到了。进屋,志勇的秘书向饭店的招待主管介绍余枫:“这是我们公司请来的艺术大师,上的饭菜要比以往的更多更好。”对方点头微笑。开席,志勇向余枫敬酒:“我代表全公司向余枫大哥,表示感谢。”然后,各位总管向余枫敬酒,左一个“大师”,右一个“大师”地叫着。门边六位恭敬地站着一排、穿着粉红色旗袍的小姐,都一直在“观赏”这位陌生的“大师”。余枫很不自在。心想:“只有像齐白石、毕加索这样在世界艺术领域的开拓者才能称为大师。现在可倒好,这大师的帽子满天飞。本来这种文化乱象就令余枫讨厌恶心。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在这里被扣上了。自己不是大师,而捧你为大师的人也不信。一切切都是演给外人看的。余枫心里十分尴尬,只好应酬。

一会儿,小姐们端上有酒杯大的一小碗、一小碗的龟蛋汤。除了余枫,个个边喝边点赞。有的说,比上次的味道好。接着是一小盘、一小盘的点心,一小碟、一小碟的小菜,而且量都很少。余枫不敢快吃,也不敢多吃。俗话说:“看菜吃饭”这回余枫是尝到了“看人吃饭”的滋味。过了半个小时,志勇用脚在桌子下面轻轻碰下余枫的脚。余枫会意,起身举杯:“我不才余枫,承蒙金老弟与诸位的热情款待,再一次深表谢意。”余枫干了最后一盅茅台酒,酒盅口冲大家左右一摆,说:“我吃好了,诸位慢用。”秘书喊饭店招待主管过来结账。共计九千九百九十九元。席散。

志勇送余枫到公司旅馆住。路上志勇说:“余哥,你也退休了。在家没什么事,到我这里干吧。”其实,志勇约他来帮他看看颜色就有这种想法,尤其这次余枫的色彩设计效果的成功,更令他决心留余枫入伙。余枫想了一下,说:“这京城,我生活不了。”“这你就放心好了,我亏不了你。但你得先住公司的旅馆------”余枫打断话说:“这些我知道,你不能亏待我。但没房子,没法接家属过来。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那你的意思?”“主要是这现代化的大都市的生活方式我受不了。”“余哥,你这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迟早要被社会淘汰的。”“哈哈,我吃的是葡萄干,活的挺好。”余枫接着说:“你这京城夏天的气候干巴巴的热,我受不了。这么热的地方竟然有千万人挤在一起,你出门看的就是人。没什么意思?咱们家乡宁静悠闲,夏天热了,随时就可以去海边洗海澡。冬天出城不远就可以领略洁白无垠的原野。大海、雪原。活的也敞亮啊!”志勇笑了:“五六年后我退休也回老家,你等我。”余枫也笑了:“你恐怕骑虎难下了。你已经习惯了需要刺激来生活。像你这种精力过剩,奈不住寂寞的人。回到北国小镇生活得憋疯了的。”其实,余枫不愿进京的根本原因是:他根本无法适应官场、商界这种人浮于世的生活方式,而大都市更是有錢人聚焦的地方,在世故方面更突出了。

余枫执意明天回去,志勇要他明天早晨等他,过来送他。

第二天早,志勇来到余枫房间。问:“昨天没喝好吧?”余枫嗯了一声说:“我就一直纳闷儿,昨晚这顿饭明明没多少菜,这几个大活人最后还能剩下些菜,你们都是怎么练的这套‘绝食’工夫的?更别说那点饭菜竟然值一万块钱?你们图地个啥!”志勇说:“我们图的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这个“九”的吉祥数嘛。”“我的天哪,太虚了。”“见世面了吧?”余枫说:“原来世面就是虚伪。细说,你们这些人:原本都是不错的人;怎么钱多就变成这么假惺惺的?”余枫又说“志勇你这样活着不累吗?”“累,但是钱多啊!我一个月能进数百万。”这么多钱!余枫无语了。但他仍有点戏谑地说:“这世上金钱和表演的联系就这么紧密?这回可真的让我见世面了。”余枫就像是昨晚的饿劲儿还没过去似的气愤地说。但志勇能挣这么多钱,也让他服了。

这时,志勇对余枫详谈了他刚进京时打打杀杀一路走来那不寻常的经历、余枫说:“我听老家的人都说你是借了上层人的光,才起家的。”志勇说:“我确实遇到贵人了,但只是个引见我进圈子的机会,以后难料的风云都要靠自己去折腾。”余枫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嘛。”志勇说:“没错,你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儿会发生,你也很难估计事情进展的结果。这其中不全是演戏的活儿,还需要有真刀真枪玩命的胆识。我本来就没根没派,又是外乡人,在老家好歹有一官半职,也有自己原来的一帮哥们儿。到这里两眼摸黑。” 余枫对志勇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志勇说:“光唠我自己的事儿了,我得带你去商场一趟,给你买两件衣服。”余枫指着志勇刚拿来的礼物说:“你都拿来这么多东西,还买什么。”五条软包《中华》烟、两大盒《龙井》茶、两瓶《五粮液》;这是余枫平时根本不敢受用的消费。志勇说:“这是公司的公费支出,不算啥。你能来就够意思了。这衣服我不能先买,得你自己去选。”“好吧。”“咱们现在去商场。”

202007 西白汉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