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Sun

Human race is overrated, save climate change!

未说出口

發布於

即使在自己的善意没有实现的情况下,人们仍能清醒地意识到它,并给予充分的肯定;而判断别人仅仅依据他们的行为,完全无视他们行动的意图。——《亲密关系》

我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我的嘴唇在很多时刻杀死了我的思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便被认为是一个少话的人,我的嘴唇讨厌说话;当然这不能怪罪到下级器官,我的脑子才是问题的根源。我不懂 small chat 的意义,不知道要以什么频率去与朋友搭个话。所以我不基本搭话。

当然这一personality成功地导致了我诸多问题的根源:孤独。我相信早一些认识到人生是孤独的这一事实是有益处的,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在深夜刷着社交媒体上别人说的废话,在dating app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我寂寞的要死。

有时候上班的时候脑子里的小人在喊着“我想死”的时候,我就很麻木。意识到我有很多话题是与普通人无法沟通的,作为一个自认为善良的人也不可能随便将这滩负能量散布泼到朋友脸上。就像袁哲生在小说里写的:“到了晚上独处的时候,他有把握让自己平静得像一具尸体。...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辈子很快就过完了。”这种 sad dick energy 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吧?

其实我也不喜欢和自己对话,我记得我高中写一些有点emo的文字、写日记,那段时间脑子比较清晰。可能我的这一切都要归罪于自己的懒惰吧,我小学的语文老师你说对了,我真的是很懒。唉。


默契、不怎么讲话也能感受到对方爱意的partner要去哪里寻找呢。

应该不存在。所以我还是要改变我的懒惰思维,自己要在人际关系上多做一些努力吧。

那些担心自己说错而未说出口的话,不应再被我的双唇禁锢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