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徹

原創寫作者

無名愛麗絲

杯盤碎裂的刺耳聲響四處響起,滾燙熱水的蒸汽不斷從眼前茶壺裂開的縫隙溢出蒸騰得我又悶又不舒服。

伸手摸摸眼前滿是茶漬的杯盤和灰灰黃黃的桌巾,我嘟噥著茶會主人沒在聽、或者說是根本不想聽的抱怨。

我正在參加一個露天的瘋狂茶會。

白色的兔子揮舞著手中的茶匙,褐色的水珠將本來就骯髒的桌布增添更多污漬:「喂妳、就在叫妳這個不請自來的瘋女孩。妳的名字叫什麼?」

揪緊裙擺試著把意識從不舒服的環境拉回來,我勉強試著回答:「嗯……我叫作……想不起來啊,我不記得名字了。」

「哎呀哎呀、沒有名字的話就沒辦法邀請妳來茶會了呢。請離席吧。」瘋瘋癲癲的帽商皺著眉頭,作勢要過來抽走我的椅子。

睡鼠不屑地嗤嗤笑:「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有這麼一位毫無禮儀可言的蠢女孩跑來我們的茶會呢、不如妳就用跟她一樣的名字好了——愛麗絲。」

「就叫愛麗絲吧!」

「就叫愛麗絲吧!」

「就叫愛麗絲吧!」

我對於必須使用一個無禮少女的名字覺得憤怒。同時也覺得這些生物真是可笑,怎麼能如此輕率愚蠢的決定一個人的名字呢?

「我才不要叫愛麗絲,我要一個只屬於我的名字。」

瘋帽商搖頭晃腦地想了一下,舉起手中那只骯髒破爛的白瓷茶壺往黑暗的森林一指:「那麼妳就必須穿越那陰暗的黑森林,去找這裡最偉大、最偉大、沒有人可以違抗的紅心女王,卑微的懇求她賜予專屬於妳的名字了。」

於是我起身走入昏暗的森林,把那些嘲諷的嬉鬧私語拋在身後。

森林裡有一隻看不見身體的隱形貓,面露討厭的笑容說我再怎麼往前走都是徒勞。

「去尋找妳自己是誰根本就毫無意義啊!因為妳的存在本來就不該存在於這裡,沒有名字的愛麗絲。」

閉嘴、閉嘴、閉嘴!

所以我不是正要去找回我的名字了嗎!

生氣得拾起路邊的黑色石塊狠狠擲向那張貓臉,卻在打中之前落入什麼都沒有的樹林裡。

隱形貓消失了,只能隱約聽到那討厭的聲音竊笑著遠去。

偉大紅心女王的城堡前是座百花齊放的花園。玫瑰、鈴蘭、雛菊、紫丁香歡快的聊天,優雅的身姿舒展開來,美麗極了。

羨慕地看著它們,我也想成為那麼美麗的存在。

花朵們發現呆呆佇立的我,欣喜地圍上來品頭論足:

「唉呀唉呀,是新來的小花嗎?」

「噢,但是她看起來不怎麼好呢。」

「是啊是啊,花瓣都沒有精神的垂下來了。」

「天啊!所以這孩子馬上就要枯死了呢!」

原來又是瘋瘋癲癲的傢伙嗎?真噁心。

被它們拉拉扯扯地擅自碰觸身體令我不舒服,只能氣鼓鼓的揮開它們的枝葉往城堡跑去。

只要有名字就能堵上這群瘋子的嘴了。

「抓住那個侵入者!」紅心女王扯著喉嚨嘶吼,脹紅了臉用權杖憤怒的指著我。

撲克牌士兵從四周圍上來,我慌張地大聲辯解:「我無意冒犯啊陛下!我只是想要一個名字!」

「擅自出現在我的城堡,又擅自命令我!真是大膽的又無禮的傢伙!」

紅心女王的盛怒填滿她的聲音,尖銳地劃穿空氣:

「砍下她的頭!」

倉皇的逃跑,喘不過氣的呼吸。

無所不在的腳步聲令我驚恐,只能如無頭蒼蠅般在森林中奔走。

順著微弱的光線向亮處逃,森林的後面是高高的懸崖,下方是深紅如血的暗紅海洋。

追兵的聲音逼近,我別無選擇只能往懸崖下跳。

冰冷的鹹腥海水嗆入肺裡,狂亂的海流打得我載浮載沉。

眼睛睜不開,恐懼感一點一點從腳踝往上攫獲支配我。

被拖入海底前掙扎著想再看一眼天空,隱形貓露出了可恨的笑臉漂浮在我眼前:

「看來這次妳還是不被承認的存在呢,愛麗絲。」

腥紅色海潮把我吞噬殆盡。


※後記

以恐怖童話故事為發想,從被墮胎的寶寶角度去創作的故事。

墮胎對女孩子而言是件傷身更傷心的事,那麼對於來不及出生擁有姓名身份的寶寶而言又是什麼感覺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