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觉分裂者(第一次在Matters发文)

Matters第四季線上講座眾籌:8場對話,24小時,我們這個時代的自由課

【清單接龍】有限的人生,無盡的清單——五張私藏電影原聲

曉雅

謝謝!坂本龍一很好,但聽得有點太多(誤,我喜歡他這個人多過音樂哈哈。相較他的作品,我更喜歡他的老搭檔細野晴臣的音樂,有一些俏皮和詼諧。

曉雅

當然也有反面例子,比如電影《moonlight》最後也用了文中所說的Cucurrucucu Paloma,但是情緒推進和畫面都配合得非常牽強,後來看導演採訪說因為是為了致敬春光乍洩,才覺得「強塞」之累贅。但還是希望盡量將電影和音樂分開評論。就像不能把久石讓和宮崎駿一直連在一起一樣。

曉雅

就如同你所說的,電影與原聲之間是有一定依存關係,我的攝取首先是通過電影,觀影時會特別注意原聲的設置與搭配。原聲(Original Soundtrack)又分為:專為影片創作的音樂score和歌曲;影片收錄的(並非轉為影片創作)音樂,歌曲和效果聲;受影片啟發,未在影片中使用過,但製作者認為與影片相關的mixtape。前兩項比較容易理解,第三項例子有前些年的《為奴十二年》的原聲碟。

當影片結束,優質的原聲就會獨立起來,畢竟音樂的循環相較電影的時長容易得多。音樂會撥動你對影片的感知力,對我而言,對影片的進一步理解,常常是建立在回放原聲的基礎上。反過來,影片也會促使我了解更多的音樂人,再去系統地尋找他們的作品,甚至拓展到更多的領域。比如因為喜歡Jim Jarmusch的電影,我才更多去聽了Tom Waits,接觸到影集《WAITS/CORBIJN ‘77-’11》,和這本集子背後的創作者,著名搖滾樂團攝影師,電影《Control》的導演Anton Corbijn;還有Jarmusch的電影《broken flower》的原聲音樂創作者,埃塞俄比亞爵士宗師Mulatu Astatke也是因電影才結緣,後去了解他60年代在紐約,亞的斯亞貝巴,倫敦的一系列創作《the story of Ethio-jazz 1965-1975》。

電影是一個奇妙的起點,旋律是路徑。

今天聽什麼:永遠的電影配樂一代宗師Ennio Morricone

曉雅
回覆
誰說編輯不讀書@readingbugs

Hans Zimmer相比其他幾位大師,太程式化了,很好萊塢流水線的感受(只是我自己的感受。

Desplat去年本來要來香港演出的,票都買了,他因病取消了行程。。

大陆、香港和台湾电影译名大比拼

曉雅

哈哈,看到這篇有點回憶殺,曾經和香港導演 @黃浩然AmosWhy 在他文章下就中港台翻譯(電影和球員名字)有過小小的討論,也提到《兩生花》翻譯之妙:世界盃開波(那時世界還沒壞成今天的樣子,居然還可以看球?。。。

另指出一個文中小小的誤,《刺激1995》台灣的翻譯,港譯為《月黑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