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雅

新疆有所思想教育改造中心

昨晚,一篇有關新疆現況的短文,在悄然流傳。看了第一段,決定先手動保存,果不其然,早上此文已經陣亡。

我對新疆問題探尋得不深,只讀過王柯教授的《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和王力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所謂的「少數民族」在自己世代生存的土地上被邊緣化,恐怕是中國很多少數民族都在面對的現狀,我所了解的涼山彝族,正在傳統家支裡積極建立黨組織。而新疆因為種種原因,隔閡與困境的激烈程度都與其他民族尤為不同。在新疆見得最多的標語恐怕是「開包檢查,多謝合作」。端傳媒去年有一篇《如何在断网下坚持312天?三位新疆网友的生存指南》 ,2009年7月到2010年5月,新疆625萬網民,在毫無公告的情況下經歷了300多天的斷網。

這篇文章所談到的「政治思想教育改造中心」,可理解為政府設立的「去極端化學習中心」。去年因為美籍維吾爾族記者吾哈 (Gulchehra Hoja) 和其同事的報導曝了光,但後來據法新社報導,包括吾哈在內有5名自由亞洲 (RFA) 維語部記者的家人或親屬被中國當局監禁或被失蹤,人數多達20人。

此文所述看得膽戰心驚,備份於此。

「请勿“激烈”回复。」

某地

某人来访,谈起亲身经历。

一,教育改造中心

1,人口比例的十分之一有没有?我问。他说:大概是有的。农村比起城镇来说,被送进教育改造中心的人数要多一些。他所知道的那一片地区,每个村都有四五百人被送进去(按,每个村的平均人口在两千人左右)。

2,教育改造中心里在干嘛?出早操、读报纸,看新闻联播与纪录片,听老师讲课。据说学满三千到五千汉字可以提早出来。

3,里面条件怎么样?十五平米的房子,二十到三十人居住。没有办法全部躺下。饮食的话要看家里是否能送钱过来,否则就只有馍。年轻人还能凑合,老人很受罪。有许多老人脾气比较倔,年纪也大了,汉字学不进去,新闻、电视也看不懂,容易出身体状况。

4,家里怎么办?主要劳动力进去的话,家里给低保,一个月四五百。但会作为势力家属被记在档案之中。

5,因为什么会进去?各种原因。现在村里面每家每户门前都会装摄像头,凡有外人来访,家人必须在摄像头前检查其证件。每天早上要站在摄像头前升国旗,每天晚上十点会在某家门口拉响警报,每家必须出人自带棍棒赶到。若无故三次不到,或在升国旗时看手机什么的,汇报到乡,乡里做决定,县里走个程序,就可以送到中心去。他:我自己就动手盖了四个章,不盖不行。夜里睡不着觉。又,家里面民族语言的书籍和小礼拜毯子都被统一收走,如果有顶撞,也会被乡里送到中心去。我们学校的某人,在吉尔吉斯读书,在网上被挂了一个通缉犯的告示,赶快回国来找关系才搞定。人人自危,彼此告密,某乡长把自己老婆送进了中心。某中心某老师给“学员”带了包烟进来,结果自己也成了“学员”。

6,平均被关押多少时间?有出来的,但平均被关押多少时间还不知道,最长的已经被关了一年三个月了。由于没有任何文件、指标,所以不知道如何释放。据通报,中心要办一代人。

7,有没有汉族被关进中心?好像也是有的,主要是说怪话、传谣。但汉族进去是行政拘留,其他人进去就是刑事拘留。

8,其他的呢?有人(各族)已经把中心做成了生意,凡有亲属在中心就免不了需要打听消息,打通关节,甚至还有借机性侵妇女的现象。

二,地方经济

1,明显的衰退。这首先体现在农村,有些农民已经把土地还给了村集体,不愿意再种下去了。城市里面饭店、商店很多也在关门。以前二十个同学中有两三个去当公务员,现在几乎是全部人。

2,在部分原因上,这是由于政府限制人口流动所造成的,人会被赶回原籍。某地需要收棉花,机器收不过来需要招人,只能向政府打报告,请政府调派人手。即使在城市,亲戚到自己家来做客,也不能自行留客住宿,需要事先申请。

三,社会后果

1,由于摄像头的广泛存在,犯罪率较低。

2,打火机成为畅销品,因为出入安检都得留下。某爷爷想用煤气做饭,安装煤气灶,需要层层申请。

3,曾经在内地读书求学,或经商,或有其他社会关系的人,都想把户口从地方上迁移出来。具体的人数不清楚。

四,个人经历

1,做无罪辩护,被法官警告。法官说他们也有任务,彼此要合作一点。同事上庭之前什么材料都不看,只拿两张纸念一下就算完事。被诘问,说,因为不会造成什么改变。

2,法官量刑从重,一律按照最高刑期审判。更有甚者,将过去的案子找出来重判,过去的刑期虽已经服完,但往往只能抵消新刑期的一部分。

在此,我记录下我所听到的。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