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雅

【今晚十點,在線問答】顧華盈:倫敦占星學院的一年

成為一名占星師後,@顾华盈被問及最多的是:「妳算得準麼?」這個問題揭示的現實情況是,基於商業動機,當代占星學被更多理解為具有消費性的大眾文化,比如雜誌後面幾頁的「本月星座運勢」和近年大熱詞「水逆」。

而在顧華盈的占星觀念裡,占星,其實不是準不準的問題。命理學本質上與關聯性和蝴蝶效應相關。她進一步解釋,所謂的關聯性,就是我們和我們所處的自然空間的關聯和互動;所謂的蝴蝶效應,是我們在生命源頭那一刻所接收到的全部訊息,對我們埋下的草蛇灰線般的伏筆。然而世界千變萬化,能預測的只有方向,而方向是線性的,流動的,並非一個精確的「點」。準不準這樣的問題,對應的則是「點」的問題。所以,假設存在精準的占星預測,那麽必然要以足夠多的條件去約束,這些條件存在於案主自己的生命中。且不說這些條件能否全部被占星師洞察得到,案主自身都未必能察覺到這些條件是什麽。

華盈接觸到這一行的故事很清奇。還在北京大學讀本科時,她很熱情地參與一些社會正義運動,通過劇場、街頭行為的方式致力於性別平等,關注社會邊緣人群和階層。她當時的想法是:一個人的價值與意義與他的人性關懷所能輻射到的範圍成正比。

某一次一位人權律師被捕,引起了公益和人權圈的廣泛關注,她讀到一篇從能量角度分析中國時政及其走向的文章,並沒有急於認同這個觀點,但這個角度卻是過去未接觸過的。後來機緣巧合,華盈通過對各類從古老的巫事發展而來的神秘學進行了解和學習,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得以從許多不同的角度認識世界,認識人類。」至此,她意識到,當時的想法——「一個人的價值與意義與他的人性關懷所能輻射到的範圍成正比」,這句話只對了一小半,「一個人的價值與意義」,還取決於他對於自己生而為人的本質以及對於其身處世界的本質的探索程度和把握程度。

北大畢業後,華盈去了劍橋讀性別研究碩士。對文科學科的理解,也拓展了更多。當更日常地接觸人文理論大家的研究,親自感受到他們處在各種概念的前沿,不斷地推進人類意識的邊界時,她更清晰地意識到,人們對摸不到的東西,比如時間空間的恐懼。因而歷史才被不斷規訓,疆界才要不斷劃。當被認為規訓和劃分的東西被強調多了,人們就被安置於被精細分割的,一個一個抽象或是非抽象的空間裏而看不到世界的本貌。真正處在前沿的、有責任和理想的人文學科,所要做的一種意識工作,就是找到這一個一個抽離的空間的聯繫,分析人基於什麽來劃分這些空間,有的甚至打破這些疆界,力圖還原這個世界的原貌。

占星的核心理論是基於未被人為劃分疆界的宇宙時間和空間,因為多了這些思考,華盈對占星興趣和探索也推得更深。在英國讀書期間,她每周會抽一整天時間,坐火車跑去倫敦占星學院學習。學習占星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不是用來去學習什麽樣的技法,而是去體會每個符號和術語背後的意味。同時,她認識到需要一種體系去提醒自我,不要忽略和忘記這個世界的全貌。

華盈的占星老師說,占星有兩個層面:術與道。所謂「術」的層面,可以學,這是技術層面,比如如何看一個星盤,星盤出現的各種符號該如何運用,所謂的行星、宮位、相位該如何解讀。而「術」的背後,它蘊含一個世界觀,哲學觀,它傳達與之對應的萬物規律,而再往後,那個不可言盡的層面,謂之「道」。而重要的是,一個出色的占星師,除了在術的層面有很好的掌握,更應該在道的層面,將格局打開。

今晚十點,我們請到@顾华盈,一位占星師,聊聊她所理解的「占星」。大家可以一起聊聊占星作為一種act,如何在資本市場裡被形形色色的東西所沾染,以及占星作為一種文化,話術,有歷史沿革的神秘主義,甚至從歷史角度,如何看待占星學被接受方向之變化。不論各位對占星是懷有鄙夷,或者信奉,今晚的討論,將會是一個懸而未決的試驗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