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雅

【今晚九點,在線問答】記者黃雪琴採訪中山大學性騷擾案件始末

校園MeToo行動,在2018年的中國大陸,波濤洶湧。

一月初,羅茜茜舉報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長江學者陳小武性侵;三月,北大校友揭露原北大教授沈陽20年前性侵女學生,並對其污名化,導致其不堪其辱自殺身亡;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康之,顧海兵被實名舉報性侵女學生。從羅茜茜開始,各地大學生開始呼籲建立預防與懲處治校園性侵的機制,風氣漸成。

只是,以上具體案例,結果是校方不加解釋強行約談希望學校公開資料的學生,將原因匆匆總結為「師德」有虧,迴避權力問題,配上難以計數的強力刪帖......施害者沒有受到合理的懲罰,校園防性侵機制也遲遲難以出台。同類事件的處理,廣州中山大學仍在探底最糟糕的案例。

7月9日,記者@黄雪琴在網易人間頻道發表名為《她曾以為自己能逃開教授的手》的採訪調查文章,揭露中山大學教授,長江學者張鵬從2011年開始對至少5名女學生及女教師,持續長達六年性騷擾。

文章引起極大轟動,也遭遇強力刪帖。中山大學校友聯署要求校方剔除害群之馬;而校方先後發出了兩次聲明。第一次回應4月已處分張鵬(黨紀政紀處分並通報),並草草稱網文與學校調查核實不相符。7月10日傍晚再次發出聲明,對張鵬做出停課處理,停止一切任教資格,終止長江學者聘任合同,取消其「長江學者獎勵計畫」青年學者稱號。但張鵬仍留在中大,也並未提及反性侵機制的建立。

中山大學曾一貫以校風開放、關注性別平等、關注社會公正著稱,但近年作風趨向保守,張鵬事件中的校方態度尤其引起校友們憤怒。

事件的調查記者@黄雪琴,正是羅茜茜當時的代理人。當去年MeToo席捲全球時,黃雪琴曾發起《中國女記者性騷擾調查問卷》,僅兩天時間就收到169份,分享都是匿名的,黃雪琴是她們的樹洞。在羅茜茜事件進行求證和曝光的過程中,黃雪琴說自己把做新聞的天然衝動給去掉了,因為理解了羅茜茜等人的義無反顧。

今晚九點,Matters請到黃雪琴在線問答,她將梳理自己調查此事件的整個過程,深入此類調查,當下與之後的經歷與感受。請大家萬勿錯過。

中大教授长江学者六年持续性骚扰 五名学子实名举报换来一张“党内处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