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小城

离职了。

【女权史上的今天】1973年3月13日:纽约时报推荐《Our Bodies, Ourselves》

1973年3月13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书评《Thinking About the Thinkable》,推荐了由波士顿女权主义者们集体创作的一本有关女性健康的书——《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Our Bodies, Ourselves)。

这本书的内容涵盖了性健康、性取向、性别认同、节育、堕胎、怀孕、分娩、产后抑郁、暴力、虐待、更年期等与女性切身相关的话题。作为女权主义经典著作,该书后来被翻译成至少29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400万册。

这本书起源于1969年那个夏天。女权主义者南希·霍利(Nancy Hawley)当时在波士顿的伊曼纽尔学院(Emmanuel College)组织了一个有关女性健康的研讨小组。这个小组最初想要解决一些“医生问题”,因为当时很多男性医生那种“居高临下、家长式、批判性、非建设性”的方式让她们感到“沮丧和愤怒”。

霍利曾对媒体解释道:“女性向来并不被鼓励主动发问,而是依赖所谓专家的解释。对我们自己的健康问题没有发言权,这让我们感到沮丧和愤怒。我们并没有获得所需的足够信息,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去找答案。”

然而逐渐地,小组讨论开始转向意识形态化,然后又变成医学讨论,最后发展成一个项目——大家各自认领话题,分头撰写论文,然后结集分发给需要的“姐妹们”。

这本书的作者们还总结了她们这样做的四个原因:首先,相对于专家们提供的事实,个人体验也是了解自己身体的重要途径,她们要建立一种自我赋权的学习经历;其次,这种学习意味着女性需要做好更充分的准备,来评估那些给她们做健康检查的机构;第三,女性常常由于缺乏自我认识而造成一个重大的结果——怀孕,而通过学习,她们可以对何时怀孕具有更大的自主性;第四,了解自己的身体是最基本的教育,因为身体是我们每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物理基础,如果女性缺乏这方面的基础知识,也就必然会导致与男性的不平等。

1970年最初出版时,这本书名叫《Women and Their Bodies》,全书共136页,售价为35美分,没做广告就在新英格兰地区卖出25万本。

初战告捷后,她们组建了非盈利组织“波士顿女性健康图书组织”(Boston Women's Health Book Collective),并于1973年将此书再版,书名改为《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Our Bodies, Ourselves),内容增加到276页。

这个组织后来也将机构名字改为 Our Bodies Ourselves。她们还推出了两个单行本,分别是2006年出版的《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更年期》(Our Bodies, Ourselves: Menopause)和2008年出版的《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怀孕和分娩》(Our Bodies, Ourselves: Pregnancy and Birth)。

搬运/引用/翻译/编辑/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1973/03/13/archives/thinking-about-the-thinkable-books-of-the-times-response-to-a.html

https://jwa.org/thisweek/mar/13/1973/our-bodies-ourselves

https://www.ourbodiesourselves.org/2013/03/womens-history-the-new-york-times-reviews-our-bodies-ourselves/

https://www.nytimes.com/2018/04/12/style/our-bodies-ourselves-book-publishing.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ur_Bodies,_Ourselves

【女权史上的今天】1954年3月12日:埃及女权主义者沙菲克开始第一次绝食抗议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