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 logo

离职了。

【女权史上的今天】1972年1月30日:Womanhouse 女性主义艺术展览开幕

Womanhouse 展览目录封面

1972年1月30日,女性主义艺术家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和米利亚姆·夏皮罗(Miriam Schapiro)在洛杉矶组织的艺术展“女性之屋”(Womanhouse)开幕,在女性主义艺术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这次展览其实是一项培养女性主义艺术家的教学活动。芝加哥和夏皮罗最初于1970年在加州州立大学弗雷斯诺分校(Fresno State College)创立了美国第一个女性主义艺术项目(Feminist Art Program),旨在解决艺术教育和整个艺术世界中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后来她们又于1971年将这个项目搬到新成立的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

由于不想采用老师向学生单向灌输的传统教学方式,芝加哥和夏皮罗将整个项目设置了15个单元,“女性之屋”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为了建立一个校外工作室,她们在好莱坞 Mariposa 北街533号找到一栋有17个房间的废弃的老房子,征得房主的同意后,便带领23名艺术女生开始了改造行动。

要想在这栋破破烂烂的老房子里办展览,她们首先要把房子重新整修一番,包括粉刷墙壁,打磨地板,安装电灯、门锁,还更换了25扇窗户。

其实这正是芝加哥和夏皮罗计划的一部分,因为在她们看来,很多女性艺术生对工具和艺术品的制造过程不够熟悉,无法将自己视为一个亲自动手劳作的人,也不愿意挑战自己的极限。她们希望通过让这些年轻女性学会一些建筑技能和使用电动工具,来帮助她们建立“普遍缺乏的自信和野心”,使她们为了想到达到的艺术目标来重新塑造自己的个性。

芝加哥和夏皮罗认为:社会正是通过不要求女性达到卓越,从而使得女性处于弱势地位。

“女性之屋”这个作品被评价为由装置和行为构成的艺术综合体,她们用与女性相关的各种物品将所有房间重新装饰,每个房间都展现出女性在社会中扮演的不同角色,以及她们与社会之间产生的冲突。这些装饰物品包括女孩小时候玩的娃娃玩具,到长大后使用的卫生巾、化妆品、丝袜、内衣,再到结婚后日常相伴的烤面包机、平底锅、冰箱、床单、儿童玩具,也包括芝加哥和夏皮罗认为女性应该学会修理的洗手盆、门把手等等。

在布展过程中,学生常常被要求围坐一圈,分享她们对于选题的看法,通过彼此之间的交流讨论,来让每个人实现更高层次的自我认知,验证自己的经历,从而寻找能够融入艺术作品且满足她们审美需求的主题。

由于她们与房主只签了3个月的租约,使得这次展览从1月30日开幕,到2月28日就结束了。展览最初只允许女性参观,后来才向男性也开放,一共接纳了超过一万名参观者。

不过,这只是朱迪·芝加哥一系列女性主义艺术展览的起点。1974年开始,芝加哥用长达六年的时间,打造了她最著名的女性主义作品——《晚宴》(The Dinner Party)。

《晚宴》(The Dinner Party)

那是一个巨大的三角形餐台,每条边都超过10米,每一侧都摆放了13套餐具,对应《最后的晚餐》中男性的数量。每张餐布上绣着一个来自神话或历史上杰出女性的名字,每个陶瓷餐盘的图案都是从女性生殖器官的形态演化而来,并且依照从第1个到第39个的次序由平面图案过度到立体雕塑,象征现代女性逐渐走向独立和平等。

这件惊世骇俗的作品于1979年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第一次面世,反响毁誉参半。之后作品又巡回展览,争议也如影随形。

1990年,朱迪·芝加哥曾准备将《晚宴》作为礼物送给哥伦比亚特区大学(University of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校方也准备接收,却遭到美国共和党议员横加阻挠——大学被威胁,如果接受这个作品,就会被削减预算和相关资助,最终只得无奈作罢。

直到2007年,这部作品终于由伊丽莎白·赛克勒基金会(Elizabeth A. Sackler Foundation)捐赠给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并成为其中伊丽莎白·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的永久展品。

除了《晚宴》,朱迪·芝加哥还于1978年创立了一个支持女性主义艺术的非营利组织“穿越花朵”(Through the Flower),并于1980年至1985年与“穿越花朵”一起完成了作品《生育计划》(Birth Project)。她设计了几十幅与生育相关的图像,然后由来自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的缝纫女工制成纺织品,配合文献资料一起在世界各地展出。

1986年至1993年,她又与丈夫——摄影家唐纳德·伍德曼(Donald Woodman)合作完成了一个绘画和摄影结合的平面作品:《大屠杀计划:从黑暗到光明》(Holocaust Project:From Darkness Into Light),来回顾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历史。顺便提一句,朱迪·芝加哥选择用地名来作为姓氏,也是为了挑战女性要随父姓或夫姓的西方传统。

1994年至2000年,她又与之前合作过的缝纫女工们一起完成了作品《解决:及时一针》(Resolutions: A Stitch in Time),包括19幅图像和一件雕塑,通过刺绣、编织、缝纫等各种工艺来审视有关家庭、责任、希望、改变等价值观。

米利亚姆·夏皮罗则通过反复的探索和实践,模糊了艺术与工艺、艺术与生活之间的界线,挑战了艺术的旧有定义,扩展了艺术的概念边界。

她发明了由花边、围裙、手帕等与女性日常生活有关的材料组成的“女性拼贴”(femmages),并将这一艺术形式理论化,通过图样来表达女性的意识、情感、欲望和情绪。她也因此被视为美国图样与装饰运动的代表人物。

1975年,夏皮罗回到纽约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她在这一时期与很多女性主义艺术家展开合作,也通过挪用以往女艺术家的作品创造了她的第一个“协作系列”(Collaboration Series)。

20世纪90年代,夏皮罗开始在作品中探讨她作为俄罗斯移民和犹太人的身份,创作出了《母亲俄罗斯》(Mother Russia,1994)、《我的历史》(My History,1997)等作品。在这类作品中,她又采用“协作”的方式,将俄国早期现代主义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作为“革命女性”的象征放入她的作品中。

夏皮罗的作品在美国众多博物馆展出,包括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SAAM)、纽约的犹太博物馆(Jewish Museum)、国家美术馆(NGA)、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PAFA)等。她还获得过美国大学艺术学会(CAA)颁发的杰出艺术家终身成就奖(Distinguished Artist Award for Lifetime Achievement)和1987年的古根海姆奖学金(Guggenheim Fellowship)

2015年6月20日,夏皮罗在纽约去世,终年91岁。

引用/翻译/编辑/参考资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manhous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udy_Chicago#Womanhous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riam_Schapir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eminist_Art_Program

https://lizhen.artron.net/news_detail_144188

http://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18-07/24/051225.html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Womanhouse_exhibition_catalog_cover.jpg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1956135_orig.jpg

美國114藝術41女权史79
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