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小城

离职了。

【女权史上的今天】1907年3月15日和16日:芬兰女性首次投票

1907年3月15日和16日,芬兰女性第一次行使投票权,这也欧洲女性第一次参与投票。

由于在1808年爆发的芬兰战争中战败,芬兰自1809年起整个19世纪都是俄罗斯帝国的自治大公国。尽管芬兰也有议会,但议会权力非常有限,议员全部由上层社会的男性组成,而且并不定期开会。

1905年,俄国在日俄战争中被日本打败,引发了俄国国内的1905年革命。这场动荡随后蔓延到芬兰,同年10月引发全国大罢工。面对内忧外患的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于是颁令,允许芬兰改革建立民选议会,以确保政治的合法性。1906年6月1日,芬兰通过新宪法和选举法,成为欧洲第一个妇女享有选举权的国家。

不过,如果用历史的放大镜仔细观察,会发现芬兰女性获得选取权的道路并不平坦,背后包含着她们为此付出的巨大努力。

1899年是芬兰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作为俄罗斯的大公国,芬兰一直享有较高的自治权,直到1899年2月,尼古拉二世宣布取消芬兰的自治地位,引发了芬兰国内反对“俄罗斯化”运动。同年7月,芬兰工人党(Finnish Workers Party)成立,标志着芬兰工人阶级开始从资产阶级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争取选举权是工人阶级的主要诉求之一。当时的保守派政党芬兰党(Finnish Party)与由精英女性组成的芬兰妇女协会(Finnish Women’s Association)结盟,呼吁让部分女性也享有选举权,但只限于和上层社会男性拥有同等财富的上层社会女性。工人党则主张,无论性别、财富、地域,所有人都应有权投票和参加竞选。1903年,工人党还通过了一项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更名为社会民主党(SDP),并宣布如果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采取罢工抗议。

然而,即便工人运动始终为包含女性在内的所有人争取政治权利,但在运动内部还是无法摆脱男权的影响——1899年该党女性成员只占10%,党内决策层男性也占压倒性多数;有党内男性领袖最初还曾反对让女性投票,认为女性只会投票给牧师;一些早期工会甚至明确禁止女性加入。

1900年,女工联盟(League of Working Women)成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工人阶级内部在性别问题上的分歧。这是一个由女性建立的组织,专注于组织女性运动。

女工联盟早期工作进展并不顺利,因为当时芬兰女性最多从事的工作是女佣,工作环境封闭,工作时间长,很难被召集起来。联盟一度对此感到遗憾,认为这些“漠不关心”的女工缺乏政治意识以及害怕被解雇。

1903年,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女权运动理论家 Hilja Pärssinen 开始印发鼓励女工争取政治权利的小册子,阐述了上层社会女性与工人阶级女性之间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前者只希望自己享有和上层男性同等的特权,女工们则需要通过赢得政治权利来切实改善自己的生活。

相比之下,女佣组织中具有影响力的领导者 Miina Sillanpää 却主张与代表精英阶层的芬兰妇女协会紧密合作。当时领导协会的国际知名女权主义者 Alexandra Gripenberg 认为,下层女性是无知且容易受伤的,因此需要由上层的姐妹们来引导。不过到了1904年,这两个群体最初的密切合作开始在不少方面出现裂痕。

1905年1月22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发生了“血腥星期日”,工人请愿活动遭到军队血腥镇压,从而掀起了席卷沙俄的革命浪潮。受到俄罗斯工人运动的启发,在社民党的领导下,芬兰铁路工人于同年10月29日发起罢工,第二天罢工运动就扩散到全国。

10月30日(儒略历10月17日),尼古拉斯二世颁布了《十月诏书》,废除了对芬兰“俄罗斯化”的主张,宣布芬兰回到1899年之前的高度自治状态。不过,这份诏书并没有明确芬兰新的议会由全民选举产生,芬兰女性争取选举权的战役并未因此结束。

11月6日,社民党宣布结束罢工。在这一周里,很多女佣的观念出现转变。女佣杂志《Palvelijatarlehti》刊文指,罢工周也是妇女权利唤醒周,女工们在罢工期间举行了讨论女性经济地位的特别会议;罢工令女工们意识到,改善她们的处境只能靠她们自己。Miina Sillanpää 甚至表示,女工们在罢工一周里学到的比她们过去10年学到的都多。

尽管从俄罗斯沙皇手中夺回了国家自治权,芬兰女性仍然面临被议会改革委员会排除在选举人群之外。负责起草新选举法的议会改革委员主席罗伯特·赫尔曼森(Robert Hermanson)就直言不讳地反对女性拥有选举权,他认为女性感性、容易极端,不适合参与政治。

于是,《Palvelijatarlehti》杂志开始呼吁女性不要妥协,要勇于争取投票和参加选举的权利。女工联盟也呼吁进行新的总罢工,并设立专门的委员会来负责筹备。

1905年12月17日,女工联盟在全国63个地方组织了争取妇女参政权抗议活动,参加者超过2万人。联盟领导者还发表了《全国妇女宣言》,强调女工对芬兰社会的贡献与她们被剥夺政治权利之间的矛盾,将女性选举权的问题与芬兰工人阶级和国际利益问题联系起来。截止1905年底,女工联盟在芬兰全国组织了231次争取选举权会议,参与人数超过4万。

1906年6月1日,芬兰议会改革委员会在争议声中通过改革方案,允许女性参与投票和选举。1907年1月,女工联盟更名为社民党妇女联盟,成为社民党的一部分。

在1907年的选举中,芬兰全国投票率超过70%,社民党也成为第一大党;62岁女性候选人有19人成功当选,成为芬兰第一届女性议员。

搬运/引用/翻译/编辑/参考资料:

https://finland.fi/life-society/when-everyone-got-the-vote/

https://johnriddell.wordpress.com/2015/03/04/finland-1906-the-revolutionary-roots-of-womens-suffrage-an-international-womens-day-tribut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men_in_Finland

http://www.helsinki.fi/sukupuolentutkimus/aanioikeus/en/articles/strike.htm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First_Female_Parliamentarians_in_the_world_in_Finland_in_1907.jpg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