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雨

藍光雨來自台灣省基隆市,高中畢業出社會工作多年,熱愛寫作與閱讀,最新小說作品白馬王子,在個人頁面讀客文學、鏡文學、陌上香坊、春田花花和文字站、蜀韻文學網、Lovenovel以及748219美文閱讀網熱烈連載,寫作雖慢絕不斷頭文,在寫作的熱愛從十五歲開始,邁入十多年,喜歡看我的小說的讀者能快樂,就是寫文最大的收穫。

愛上花心總裁第二十章文學詩社成立

唐少飛很疼愛養女任晶雪,特地出錢出力成立一個文學詩社成立,好讓女主任晶雪的才情有大展威風的機會,任晶雪也很重視男主唐少飛,養父與養女的戀愛是否終究還是一場空呢?!

上午十點三十分,尊元高中的教學大樓的正門口,舖上長方形的紅毯,聚集了不少人群,男女都穿著高中的男女生制服。

    尊元高中視唐家人為座上客,如果沒有唐少飛的捐款金錢,早就倒閉了。

    今天尊元高中成立第一個文學詩社,名稱桃花詩社,國小學生也可加入,現在等待唐少飛到場剪綵儀式。

    剎那間,五分鐘過去了,正當男女學生有些不耐煩,一輛黑色轎車開過來,然後車上下來三位貴客。

    只見唐少飛穿著亞曼尼西裝加上白色襯衫,再搭配黑色長褲,嘴角勾起英俊的笑容,眼神柔情萬千。

    他眼眸注視兩位妹妹,開口說話:“蝶婉、小雪,妳們要聽從社長的話,在寫詩中讓自己多吸經驗增加寫作的文筆成熟。“

    ”嗯。好的,少飛哥哥。“唐蝶婉笑著點頭。

    任晶雪也回以一笑:“我也會好好加油的。”利用和蝶婉姊姊共同興趣都是寫作,希望能和好。

    他們三人緩緩地走在長方形的紅毯。

    “有好多觀眾看我們。”任晶雪小聲說話,人多的場合,她不太習慣。

    “哼!鄉巴佬!”唐蝶婉撇唇著。

    面對她們女生的妳來我往,唐少飛決定最好不要攪和,暫時靜觀其變。

    “唐少飛,好久不見。“一個高壯的中年男人,花花綠綠的襯衫,再套上黑色羊毛長褲,慢慢地走過來。

    “爸爸,他是誰啊?”任晶雪跟眼前的中年男人,不認識也沒交情,待在旁邊看她的養父與對方說說笑笑。

    ”東方廷,桃花詩社的社長兼主編,小雪要好好聽社長的話喔!”唐少飛解除了晶雪的疑惑,並溫柔地交代著。

    ”嗯。好。”任晶雪猶豫不決,在眾人面前不想表現出來,溫順面帶笑容,點頭答應。

    “蝶婉,妳已經回來了好長一段時間,怎麼不來在我面前露臉一下,我在等妳的現代詩稿,詩社投稿絕不能少了妳的作品。”東方廷挑眉,話語連環炮。

    唐蝶婉自認高貴富家千金出身,能詩能畫,像任晶雪小家子氣的窮苦女孩,哪能跟她相提並論呢!

    她不相信任晶雪會寫出難度破表的現代詩。

    只見唐蝶婉揚眉一笑:”我在找尋現代詩的題材,過幾天要跟言家少爺去基隆海洋廣場欣賞海景,海洋是我最新的作詩靈感題材。“

    剎那間,任晶雪低頭,神色黯淡,原來旭文終於還是跟蝶婉姊姊走在一起,海洋廣場大概是他們倆人的約會地點吧!

    她只是個沒有存在感的灰姑娘,白馬王子終於眼光離開她,選擇富家千金的懷抱了。

    "爸爸,我已經出席剪綵儀式了,我想回家吃古媽媽準備的羊肉炒麵,我打算跟著古媽媽認真學習。”

    "嗯!難得有這份心,那麼先回家中的別墅。”唐少飛有些高興,因為晶雪這個女孩子很懂事達理,讓他覺得當初日行一善,領養這個女孩子,是正確的決定。

    於是,任晶雪先返回家中的別墅。

    ……

    回到家的任晶雪,先去洗澡,當她從浴室穿凱蒂貓拖鞋走出來,餐桌已經放了羊肉炒麵加上一杯無糖綠茶潤喉。

    她知道言旭文只是朋友的喜歡,他真正喜歡成熟的蝶婉姊姊,有誰會愛上一個幼稚的國小女生呢!

    她坐在床上發呆,想到可以在詩社寫文發表詩稿,隨即心情轉好,終於露出一點笑容了。

    既來之則安之,她決定不再鑽牛角尖了。

    ……

    早晨的陽光照射進窗戶,任晶雪穿著白色睡衣,睡在彈簧床,抱著布丁狗的抱枕,安然露出淺淺笑容。

    古媽媽把火腿三明治,用餐車推進晶雪的臥房,這是少飛大少爺特別交代著,怕晶雪餓肚子。

    她真搞不懂少飛少爺特別在意任家孤女的衣食起居,雖然少爺已經表示只把任晶雪當成另一個妹妹,畢竟她只是個下人,她沒有立場干涉少爺和任家孤女互動的情形吧!

    “丫頭,起床了,大少爺要我把妳的早餐親自送到妳的房間讓妳享用。”古媽媽低聲喚道。

    ”誰啊?“任晶雪睜開迷濛的眼眸,難得她夢見自己跟唐爸爸去逛微風廣場,她的好夢被打斷,讓她有些不開心。

    “丫頭,快吃早餐,等下要坐車到桃花詩社新生報到。”古媽媽把火腿三明治放在凱蒂貓塑膠碗。

    任晶雪開始小口小口吃著,今天她好緊張,她是第一次參加詩社的活動,應該是少飛爸爸替她安排的文藝活動交流。

    她吃完早餐,穿上一件水藍色方格子洋裝,用手機看氣象局的天氣預報,今天天氣很好,下雨的可能性很低。

    當任晶雪坐車抵達桃花詩社,她發現自己不是第一個報到。

    唐蝶婉已經來到,正在桃花詩社的教室門口跟唐少飛說說笑笑,還將買的兩個小籠湯包分給少飛一個,兩人感情熱絡要好。

    果然任晶雪臉孔的笑容淡去,眼眸深沉如黑夜。

    為什麼唐爸爸總是和女生打成一片,老是把她當成幼稚軟弱的女孩,她好希望他的注意力停留在她身上久一點?她是打從心底深處非常關心少飛爸爸。

    “晶雪,怎麼來了,不打招呼呢?“唐少飛見到晶雪的表情陰沉,認為她還沒把詩社指定的詩稿作品寫出來,等他公事空閒,要好好關注晶雪的寫作情況和學習進度。

    “我肚子好餓。”

    “那麼這個小籠湯包讓妳吃。”唐少飛豪不猶豫,把從妹妹蝶婉給的食物拿到她手中。

    剎那間,任晶雪笑顏如花,知道自己板回一城,她可不是每次乖乖讓步,完全不反擊。

    唐蝶婉看到任晶雪吃著小籠湯包,俏皮勝利眨了眨眼。

    當然,唐蝶婉更討厭眼前的任家孤女,兩個女生的戰爭再度開始。

    “請各位來參加詩社活動的男女生快點坐下來。”東方廷聲音中氣十足說話。

    任晶雪第一次參加文學詩社的活動,心底深處知道唐少飛真的很盡責安排她的食衣住行育樂。

    她越來越在意他的幸福,希望有機會能夠替他分憂解勞。

    不久,東方廷開始演講,任晶雪的思緒轉回到她在桃花詩社的活動。

    她要成為最棒的女詩人,讓唐爸爸引以為傲。她不是柔軟經不起風雨吹打的女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