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

惟江上之清风

[YST]香港的未来(下): 香港人 & 从香港看台湾

(五):香港人

「漫谈香港」这个系列文章是由一年前发表的「香港人」(2007/07/06)被读者旧话重提、热烈讨论所引发的。现在这个系列在介绍了地缘政治、地缘经济、香港的边缘化和中国的悲哀后,话题很自然地又回到谈论香港人,因为香港的问题和香港人是分不开的。

「香港人」这篇文章是由「细刘」与「whowhoamamii」两个香港人的评论所引起;「漫谈香港」则主要被「香港亚叔」的回应文所引起。

「香港亚叔」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香港人,他自投罗网来为「漫谈香港」提供论述的材料和为反面例子做批注,他的言论值得我们仔细的分析。

于是我们今天回头再度谈论香港人。


(1)香港人看不到中国崛起的意义

香港人最大的问题是看不到中国崛起的意义,连实质意义都看不到,更不用提精神上的内涵。香港人感受不到中国崛起的伟大,使他们对中国缺乏热情。这是为什么绝大多数的香港人在回归前抵制香港回归中国,在回归后怨声不断而且采取不合作的态度。

在「香港人」第123篇响应文「今天有空,继续骂YST」,「香港亚叔」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ST 说→

如果人类在二十一世纪只能提出一件重要的大事,那就是中国的崛起。

=====================

我的天阿!

二十一世纪是指 2001年至2100年,今夕是何年?

只是第八年,竟然可以知是什么事是最重要?难道 YST 用了水晶球?

以后的世界一定是平淡得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段话是非常肤浅的,就如同「香港亚叔」说中国割让一个小渔村却拿回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他说的都是表面光景。「香港人」看不清楚中国崛起的意义,「香港亚叔」的皮毛之见把香港人的愚昧表现得一清二楚。

YST 曾经说过,中国的个人平均生活水平永远不可能达到今天美国的生活水平。为什么?因为如果每个中国人都生活得像今天的美国人,那么中国需要一个半地球的资源。这可能吗?

但是中国的崛起必然带动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是一定的。生活水平也是衡量中国崛起的指数。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可以容许亚洲四小龙的经济提升,但是绝不容许中国的崛起,因为中国的块头太大。美国一直想尽种种办法,譬如战略禁运和技术封锁甚至多次考虑军事打击,来延迟中国的崛起。想想看,中国进入小康社会还得了,一个小康的中国就是生产力世界第一的超强,一定改写国际势力范围的地图。

说得更直接一点,当人民币成为主要世界货币之一的时候,美国就必须努力工作、量入为出、过踏踏实实的日子,告别过去挥霍的、奢侈的、印钞票就可以享受世界各国美好事物的日子。这是自一九四五年以来最大和最彻底的改变,全球资源的分配和货物的流向都会彻底改变,影响何其深远!

在人民币与美元同样流通的情形下,美国人必须和中国人一样勤劳才能维持住自己的生活水平。你想想,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能不显著降低吗?

同样的情形也适用于所有其他的国家。想想看,欧洲人每年还能享受两个月的休假吗?全球竞争将是一幅何等光景?

有史以来,生活水平是人类一切争夺的最终目的。所以世界财富大幅度地重新分配一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头等大事,不可能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如果你相信中国在21世纪必定崛起,那么你就必须承认世界财富将在21世纪重新分配。只有傻子才不在乎。

想想看,美国的911事件、美国攻打伊拉克、美国攻打阿富汗、俄国攻打格鲁吉亚....,这些事件的目的是什么?暴力与军事手段最终的目的都是经济。这些暴力与军事行动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力能比得上中国崛起所产生的影响的10分之一吗?开什么玩笑?百分之一都没有。

除非你相信一百年内会发生行星撞地球、核子战争毁灭全世界、冰河时期提早到来、艾滋病或瘟疫感染世界一半人口、地球暖化导致粮食减产一半....等等机率几乎是零的灾难,在21世纪不可能有任何事情比中国的崛起更能影响世界财富的分配。YST 不需要水晶球,只需要会分析和能推论的头脑。

(2)以「港独」为代表的香蕉港人

首先我们要指出的是:英国在香港的殖民教育非常成功。

「香港亚叔」、陈巧文和大部分的香港人看不懂国际政治,他们的脑筋已经被殖民教育蒙蔽了,丧失思考、分析、推理和基本的判断力。「香港亚叔」年纪比陈巧文长了一大截,又有多年工作的经验,但是对国际政治的认识与乳臭未乾的陈巧文非常一致。这就是英国殖民教育的成功。

香港人虽然处在世界资讯最先进和最发达的地区,但是香港人不能把握世界的脉动。香港人只会以西方人的角度与利益看问题,為什麼?因為非常多的香港人全盘接收了西方人的价值观,成為香蕉港人,也就是西方利益的代言人。这就是英国殖民教育的成功。

口说无凭,让我们拿出实际的数字与事实。

香港大学在2006年底公布一项民意调查的结果,那就是有25%的受访者赞成香港独立。

这项民意调查显示,虽然香港回归已经九年,但是香港人对中国仍然有很大的离心力。25%的香港人赞成香港独立绝不能被漠视,这个百分比的数字与赞成台湾独立的深绿台湾民众是旗鼓相当的。这就証明香港政府大力推行的「国民教育」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大陆中央政府实施「一国两制」与「港人治港」的政策彻底失败。 更有意思的是,这份名為「2006年台湾、香港、澳门、冲绳民众文化与国家认同国际比较调查」的民调显示,虽然69%受访港人反对“港独”,但仍有25%的港人认為香港应该独立,比较2005年增加了 3.3%。

在倾向“港独”的理由中,有45%的港人以“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状况、歷史背景和大陆不同”為最大理由。

这25%的香港Duli分子就是 YST在「前言」中所说的「香港人至少有四分之一是香蕉华人,绝不是“一小撮”」。其实25%是非常保守的最低估计,它代表的是香蕉华人中的中坚份子(hard core members)。由於这25%是国家分裂者,他们相当於台湾的「台独基本教义派」,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香蕉港人。广义的香蕉港人至少接近一半。

香蕉港人认為“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状况、歷史背景和大陆不同”,所以要独立。这是我认為最可笑的香港人。

想想看,寄生者说寄生主的经济跟他们不一样,好不好笑?

想想看,一百多年的英国殖民就改变了香港五千年的中国歷史背景,谁能说英国的殖民教育不成功?

唉,三百万香蕉港人真不知道自己是甚麼东西。


(3)香港人的愚蠢

香港的前途堪忧,世界是不会等待香港人的。不论「细刘」与「whowhoamamii」如何埋怨中国,过去的英国主子是不可能回来的;不论「香港亚叔」如何辩驳,那些心存侥倖的事情,譬如中国大乱、新疆叛变、XZ造反、香港独立....,一样都不会发生。

想想看,李登辉的「中共崩溃论」已经讲了10多年了,还轮得到「香港亚叔」鼓吹吗?

像「亚叔」这样看到藏独在XZ打、砸、烧、抢就见猎心喜的香港人一定不少,陈巧文就是其中之一。

陈巧文高举「Xueshan Shizi旗」為藏人争取人权,她背后的目的必定是香港的独立。这跟台独支持藏独的手法完全相同,都是支持别人流血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陈巧文的口号肯定是西方人极力鼓吹的「人权大於主权」。

YST 建议陈巧文打著「人权大於主权」的旗帜去伦敦為北爱尔兰人发声,也可以去夏威夷為寻求独立的原住民发声,看看西方人怎麼对付这些愚蠢的香港人。

有智慧的人都是善分析又实事求是的(pragmatic),不会做无谓的工作。强大的美国早就知道分裂XZ是不可能的,1960年05月美国艾森豪总统下令停止空投武器弹药、军事补给、和藏人特种部队进入XZ,也停止了藏独游击队在科罗拉多州的训练营,因為这些部队在XZ全部惨遭歼灭。嘮刀不休的「香港亚叔」与乳臭未乾的港大学生陈巧文懂什麼? 「香港亚叔」与陈巧文如果有这个閒功夫幻想XZ抗暴、新疆叛变、台湾独立、中共打飞弹导致天下大乱,於是香港人捡到便宜也顺势独立了,还不如实际一点想想自己有什麼本事比同年龄的大陆人赚钱多了10倍?想想為什麼1998年香港大萧条时香港失业的人可以领取每月八千港元的失业救济金宽裕到还可以去深圳包二奶?為什麼不想想,香港人像婴儿一般无忧无虑地吸大陆的奶水,却因循苟且,不思进取,没有竞争实力,39年以后怎麼办?香港人不為自己想也该為子女想。

像「香港亚叔」与陈巧文这种香港人要醒醒了,这些吵吵闹闹的香港人绝大多数在西方国家不具有谋生能力。除了中国,谁都没有办法收拾香港这个烂摊子,没有任何其他国家有能力供养七百万没有竞争能力的人如此高水平的生活。说实话,香港特区如果独立成為一个国家,七百万人立刻会饿死一半。

「香港亚叔」与港大哲学系的陈巧文这种垃圾在政治问题上吵什麼吵?

有胆子大呼小叫地反政府并不是什麼本事。

有能力在国内為国家作出贡献或是有能力在国外赚外国人的钱才是真本事。

香蕉港人拿面镜子照照,一面吸妈妈的奶,一面破口骂娘,是个什麼东西?


(4)香港人的买办心理与反中本质

在「香港人」第126篇响应文「香港人的国家使命」,「香港亚叔」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网友说→YST认为发展科技才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的科技怎可以和欧洲相比,香港连台湾也比不上,而且科技是全世界竞争,我当然感激这些为香港好的提意,小行小作的针对发展科技是可以,全力以赴就必死。

香港始终的强势是做 YST最可耻的买办工作,为中外双方找商机和平台,用西方人熟悉的法制,中国人惯用的交易手法,为两者融合,尤其中国进入高消费时代,收钱之余,为国家探路防骗才是报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没有?香港人就这点出息,一点也没有冤枉他们。

「香港亚叔」自己坦白承认香港的科技不要说不可能和欧洲相比,连台湾也比不上,如果全力发展科技就必死。

说得好,说得坦白。如果香港人的素质连台湾人也比不上,那麼香港人有什麼资格拥有台湾人两倍的收入?

大陆人的科技直追欧美、已经在太空漫步了,那麼香港人有什麼资格拥有大陆人十多倍的收入?

在「漫谈香港(四)」我们就指出“从香港的立场,為了维持香港的繁荣,必须强调自己买办的角色”。

「买办」是一个非常负面和悲哀的角色,但是「香港亚叔」居然忝不知耻,说什麼“收钱之餘,為国家探路防骗才是报国”。

「香港亚叔」的话太好笑了,胡扯乱吹不知羞耻為何物。

大家都知道中国在「黑石集团」的投资非常失败。2007年5月中国投资「黑石集团」30亿美元,到了2008年10月初损失已经超过21亿美元,可以说是损失惨重。黑石集团的最高中国代表梁锦松,位列「黑石集团」的董事之一,就是香港人。

被犹太人骗的香港人懂个屁,30亿美元由YST来投资结果也不会这麼差。

梁锦松能為中国探路、防骗报国吗?真是笑话。梁锦松能在香港股市混是因為香港的法律使他们可以玩拆股、合股的把戏吃定了散户和中小股东,梁锦松并没有投资的真本事,在洋人面前只能唯唯诺诺。梁锦松能代表中国的利益吗?

后来「黑石集团」决定投资中国,这更是一个笑话。中国本来是要投资外国赚外国人的钱,结果是梁锦松引美国犹太人来赚中国人的钱。看到没有?这就是香港买办梁锦松。

前一阵子美国金融风暴股市大跌,香港金融界人士又鼓动中国去美国股市“抄底”,被中国大陆的经济学家制止(譬如林毅夫)。想想看,由香港买办牵线所达成的交易一定不会是甚麼好事,中国的金融和外汇不能由香港这批洋买办来操作。大陆人在香港証券市场还没有学到教训吗?想想看,香港人不狠吸中国大陆的血能维持香港七百万人口高昂的生活水平吗?

1997年香港回归后立刻就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从1997年07月到1998年08月,著名的国际“炒汇”专家索罗斯三度衝击香港的汇率,港元兑美元的汇率迅速下跌,各大银行门前出现挤兑人龙,当时掌管香港财政的人是曾荫权。曾荫权现在做了香港特首,他向记者透露当年金融最危急的时候他急得都哭了,最后还是大陆出手救了他。中国中央政府无条件借给香港两百亿美元压住了阵角,打败索罗斯。

香港人忝不知耻,还吹牛说什麼“香港人收钱之餘,為国家探路防骗才是报国”。

只要从香港的角度和香港人的切身利益看问题,我们很容易就看出下面的现象:

香港的地理条件很差,香港人的素质也差,因為香港人一直有比大陆更好的机会却始终没有能力发展高科技。结果香港人只有做买办来维持远高於大陆人的生活水平,说白了,香港买办就是吃里扒外的混混。

所以香港的生存是与西方的利益直接掛勾的,香港的利益绝不可能与大陆的利益一致。买办的生存是建筑在中国的落后与愚昧上,大陆越进步,大陆人越精明,买办的地位就会越低。因此香港人反中是非常自然的,香港人心理上认為或希望大陆永远落后西方国家也是非常自然的。


(5)香港人的投机心态与不思上进

前港英政府和后来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所管辖的土地资源有1104平方公里,比新加坡的 707平方公里大了56%;巧的是,香港地区 700万人口也比新加坡的 448万人口多了56%。香港的个人所得大致和新加坡人相当,但是新加坡的经济远比香港健康。新加坡拥有庞大的石油化学工业,著名的裕廊工业区(Jurong Industrial Park)还拥有造船、电子和机械等工业。

香港人没有理由不能发展高科技,香港的机会远比大陆好,因為香港没有受到西方国家的高科技抵制与禁运。就在三、四年前,新加坡政府大刀阔斧创立了生物医药高科技研究中心。新加坡能,香港為什麼不能?

是的,香港不能,因為香港人有太深的投机心理。香港人处处有中国这个冤大头可以吸血,所以有本钱不思上进也可以过上好日子。这是香港人与新加坡人最大的不同,香港人远比新加坡人奸诈。

很多香港人只是口中爱国,心里是反中的。香港人的投机心理使他们的资產和心态都是流动的。这就是為什麼只要中国的政策对他们不利,香港人一定变卖资產逃离中国,香港人不会有牺牲精神。中国在容许香港人在大陆经商的时候一定要考虑他们资本外逃所形成的影响。中国如果取消优惠政策,香港的资金跑得比谁都快。


(6)香港的问题与解决办法

香港的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香港人的薪资和土地价格都太高导致產业空洞化。

在回归前,香港人的个人所得是台湾人的两倍,大陆人的十五倍,甚至超过英国人。香港的繁荣与香港人的富裕令人难以置信,因為香港既无资源香港人的素质也差。想想看,香港人的素质能比台湾人高两倍吗?开什麼玩笑。

香港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但是世界绝大部分的人不知道,香港人身在其中更不知道。但是靠吸大陆血混日子的香港人终归要面对现实,大陆不能永远这样供养香港人。

解决香港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将港币逐渐贬值。

香港的生產力很差,所以港币的表面价值是虚的。目前的港币被过分高估,YST 认為港币至少有贬值80%的空间。其实每次金融危机就是港币贬值的最佳时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本来是贬值港币绝好的机会,但是中国為了面子拯救了香港,其实是害了香港,也害了自己。中国对香港的溺爱使香港成為不能断奶的成年人。

中国正确的作法是将计就计用索罗斯的刀修正香港不正常的经济,一次就可以贬值港币50%。这样一来,中国在过去的11年对香港的输血量就可以减少一半。这次美国引发全球金融危机,中国还可以使港币再贬值50%,这样人民币对港币的比值达到1:4(一元人民币兑四元港币)。也就是说,经歷过两次贬值,港币的价值大约与新台币相等。虽然港币仍旧高估(香港的生產力与竞争力都比台湾差),但是香港人危害中国的程度将大大地减少。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知道需要振作和务实了,不能再混吃等死。如果香港人再继续鬼混,迎接他们的是下一波的港币贬值。


(7)香港人的幻梦

香港用百分之百的服务业养活 700万素质不佳的人口,而且是高收入人口。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例子。

目前的香港人还在做梦,做坐在办公室、吹冷气、领高薪、请菲佣的梦,做会说英语骑在大陆人头上的梦,还有做跟西方世界有特殊“歷史交情”的梦。

这些幻梦没有一个不令人发笑。

香港人二鬼子的梦早就该醒了。商业竞争是无情的,是纯粹追逐利润的游戏,没有生产能力、远离生产基地、坐领高薪的香港人在这场游戏中必败无疑。大陆早就该修理香港这个赔钱货。

香港人必须面对残酷的事实:没有竞争的能力就没有饭吃,北京政府劫贫济富的补贴总有一天会走到头的。

江泽民与胡锦涛都对香港太仁慈了,这是妇人之仁,完全不足取。如果 YST是大陆当家的,港币早就贬值两次现在跟新台币一个价钱,香港人会远比现在听话和爱国。


(8)香港人的短视与快速到来的报应

不客气地说,香港人是非常短视的。邓小平说:「香港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於是香港人就陶醉了,舞照跳,马照跑,得过且过,不去想50年后的事。

更有甚者,任何偏离英国政府当年安排的事情香港人都跳出来反对,死咬住「50年不变」这个“诺言”。香港人激烈反对23条立法就是最标準的例子。

看到没有?香港人连效忠的对象都不愿意改变。

呵呵呵!香港人太天真了,所谓「50年不变」是给香港人50年的调适时间,為的是慢慢调整,使香港50年后能够平稳顺利地进入一国一制。

不论是董建华还是曾荫权都非常清楚这一点(否则当不了特首),只是绝大部分的香港市民不懂。普通香港人因愚蠢而不懂,香蕉港人因蔑视中国而不懂,汉奸香港人因怀念英国殖民而不懂。

时间不会因為香港人的幼稚无知、怀念英国、不识实务、万般不愿、怨天尤人、无赖撒拨、兴风作浪而停下来。

地球也不会因為香蕉港人的暴跳如雷、哭诉人权、赴美请愿与国会做証而停止转动。

从1997年07月01日零时起,时鐘滴答(the clock is ticking),香港人在2047年07月01日终须面对一国一制。

不会照镜子的香港人必将因為目前的因循苟且与不思进取而付出代价。


(六):结论 — 从香港看台湾

谈中国的近代史对 YST而言是一件沉重的事,「小内」写的响应文特别感动我(「终于看清楚了」,「漫谈香港(四)」第30篇回应文)。她应该是80后最典型的代表,使我想起自己年轻的日子。

香港具体而微代表中国一百多年积弱不振的历史。中国近代历史的沧桑固然写在香港身上,中华民族失去民族自信的现状也同样写在香港身上。中国虽然收回了香港,香港问题远没有解决。

美国有句话说:不要为翻倒的牛奶哭泣。

中国也有句话说:逝者已矣,来者可追。

YST 比较喜欢中国这种更积极的说法。是的,「来者可追」就是本篇文章要讨论的。来者是谁?就是台湾。让我们把焦点集中在下面两点:

大陆从香港的回归学到什么教训?

面对台湾问题,大陆应该怎么做?


(1)台湾问题与香港问题之异同

有读者很早就看出 YST的思路,譬如「kiki66」就说:“这组文章虽然写香港,其实也可以看做是写台湾。”(「对台湾的借鉴作用」,「漫谈香港(四)」第40篇回应文)。「kiki66」真聪明,她短短的6句话就为 YST长长的系列文章做了精简的结论,每一句都说到重点。

是的,「从香港看台湾」就是本系列文章的主要结论,YST 没有在前文中点出是卖个关子让大家有点想象的空间。想想看,香港算什么?香港无论怎么盘算都是一个赔钱货,赔多、赔少、赔快、赔慢而已。台湾则不然,它是中国东海的屏障和南海的通道,台湾可以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加砖添瓦作出非常正面的贡献。所以中国如何正确地处理台湾问题才是更重要的事。在谈论如何统一的论述中我们先要对这两个岛做一些比较。


A. 台湾问题与香港有很多相同之处:

1.都是孤岛,一大一小;

2.都离中国大陆很近;

3.经济上都仰赖大陆,也一定被大陆边缘化;

4.都是中国的领土,也都曾经割让给列强;

5.都有二鬼子和买办的心态(用西方与日本的科技优势赚大陆的钱);

6.都唱衰大陆,希望大陆永远落后西方。


B. 台湾问题与香港的相异之处:

1.台湾有中华民国这个金字招牌(法统),香港没有;

2.台湾有军队,香港没有;

3.台湾有军事价值,香港没有;

4.台湾在生活水平降低下基本上可以生存,香港不可能,离开寄生主就完蛋


(3)大陆首要之务是发展自己

大陆必须从香港的回归学到教训,认识到自己富裕最重要,要使自己变成别人羡慕的有钱人,而不是做烂好人。想想看,大陆人在香港受到的歧视还不够多吗?为什么?说白了,就是因为大陆人穷。香港人第一尊敬的是说英语的,他们是殖民主子;第二尊敬的是说美语的,他们是最有钱的大爷;第三是其他洋人;第四是说广东话的;最看不起的就是说普通话的大陆人,因为他们最穷。

嫌贫爱富是人的本性,香港人如此,台湾人也一样。香港与台湾都历经长期的殖民教育,大陆想用同胞爱来获得港台人的向心力是不可能的。大陆小看了台湾殖民情绪的复活,「海角七号」这个电影如此卖座是对大陆的当头棒喝,清楚展示台湾人对日本的憧憬和对大陆的蔑视。

大陆对台湾的种种优惠都是白费心机的。台湾人把大陆的优惠看成是大陆有求于台湾,这使台湾人更看不起大陆人,也使台湾人更心向日本。为什么?因为日本人比大陆人有钱。

中国大陆正确的做法是全力发展自己,就是老邓说的:「发展才是硬道理」。大陆只需要对外维持公平的原则,不必对香港与台湾有任何特殊照顾。大陆本身的优越,特别是财富上的优越地位,才是吸引香港与台湾的磁石。大陆要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停止对香港和台湾的优惠,一切以自己长期的经济利益为考虑。中国大陆只有把自己建设成在财富上胜过英国和日本,香港人与台湾人才会对大陆展露仰慕之情。

生活水平低的大陆向生活水平高的香港与台湾输血特别容易令对方心理不平衡,产生否认、抗拒、蔑视对方、夸耀自己等等反表现来维持他们虚假的自尊与优越感。YST 举两个例子:

1.很多香港人否认1998年香港接受大陆两百亿美元才平安渡过索罗斯发动的金融攻击,这就是香港人自尊心受伤的反表现。YST 跟你打赌,如果这两百亿美元是英国人借的,香港人一定感恩戴德而且大肆宣扬。

2.今年有几个大陆的房地产开发商来台湾考察,听说台湾学童的营养午餐经费有问题立刻大发善心捐赠了几百万新台币给当地学校。此举令台湾人心理非常不舒服,陈文茜在她的访谈节目中清楚表露这个感觉。让我告诉你,如果同样的钱是美国人或日本人给的,台湾人会非常舒服而且千恩万谢。呵呵呵!这就是人性。

所以北京政府要学着点,在自己还被认为是落后的穷人的时候,大陆对香港与台湾的任何输血都是下下之策,只会产生更多的白眼狼。

譬如大陆放任台湾对大陆的巨额出超(2007年超过五百亿美元)、对台商给予特殊优惠、对台商提供贷款、购买台湾生产过剩的农产品等等,台湾都做出反面解释,号称是大陆有求于台湾、大陆需要台湾提供工作机会等等,进一步对大陆拉高姿态宣扬自身的优越感。特殊优惠制造了特殊反效果。台湾媒体对大陆这些善意从来没有正面报导,负面的报导则从不放过。而受到优惠的台商一回到台湾几乎全都是台独,满口台湾如何优越、大陆如何差劲。

大陆用大量输血来维持香港的繁荣和帮助解齤决台湾的经济困难是最愚蠢的政策,绝不可能获得香港人和台湾人的政治回报。

中国必须记住:一个比欧洲和日本贫穷的中国无论如何节衣缩食供养香港和台湾只能遭到更大的鄙视,绝不可能赢得香港人和台湾人的感谢和尊敬。现在的港台人只讲求个人利益,谈的都是如何制衡。不论用什么手段,当大陆沿海省分的生活水平高于香港和台湾的时候,香港人与台湾人自然会对中国大陆产生向心力。讲得更白一点,贫富是比较,不是绝对的。大陆要使港台人心归顺,手段不在使自己有多富有,而在使港台人比大陆人更穷。这是人性的现实,不会改变的。


(4)台湾被边缘化的必然性

台湾的经济基本面远优于香港,因为台湾有相当实力的农业与工业,而台湾的服务业也不错。原因很简单,港英政府的目标是吸大陆的血,不在建设一个健康的香港;而两蒋时代的台湾是要把台湾建设成三*民主义中国的模范省。香港与台湾建设的动机不同,结果当然不一样。

但是我们必须指出,台湾曾经拥有的坚强国防与傲人的经济都是第一代外省人为台湾打下的基础,他们是大陆来台的精英,本土台湾人没有这个能力。蒋经国以后所有当权的台湾政客与台商都是吃两蒋时代留下来的老本。

时代不断在进步,本土台湾人没有这个眼光和智慧跟上时代,更没有能力开创新格局和更上一层楼。原因很简单,在台湾这个环境下不可能产生尹仲容、李国鼎、孙运璇这样的行政人才,不可能产生胡适之这样的大儒,也不可能产生孙立人这样的大将军。

李登辉政府前半期还有外省大老罩着,不敢放肆。后半期李登辉利用黑社会势力排除外省大老逐渐形成自己的本土政权。李登辉时代社会流行一句话:「混黑道有什么不好?混黑道可以和总统照相」。台湾开始江河日下,但到底还有蒋经国这个“外来政权”留下的深厚底子,李登辉夸耀台湾人钱淹脚目,台湾人日子过得相当滋润。90年代初,YST 有位同学从美国回台湾大叫台湾的消费程度高,他说在夜店花了两百美金连小姐的手都没摸到。大家都笑。See,美国人也不敢看不起台湾。

陈水扁政府则是一个 100%本土政权,扁政府8年的执政是台湾本土人士行政能力的真实写照。扁政府自从搬开唐飞这块石头以后就是清一色本土台湾人的执政团队,所以非常具有代表性使我们有机会看清楚本土台湾人的素质。现在让我们检视这些拥有最高行政权力的本土人物:陈水扁、吕秀莲、张俊雄、游锡坤、谢长廷、苏贞昌、蔡英文。其中陈水扁被誉为「台湾之子」和「永远的第一名」,因此最具代表性;吕游谢苏被台湾媒体誉为“四大天王”;张游谢苏都做过行政院长;蔡英文长期掌管陆委会,控制半个行政院。他们的权力与代表性毋庸置疑。

想想看,「台湾之子」是何等赞誉,「天王」的头衔是何等尊贵,他们毫无疑问是本土台湾人精英中的精英。这个团队4年执政后再度获得台湾本土人民的肯定,于是得到连任又执政了4年。所以这个团队代表的是本土台湾精英的最佳素质,正副总统都强调自己从小就是第一名,本土台湾人不可能找到更优秀的人才了。但是我们看得很清楚,就凭这个团队的水平他们是完全没有国际竞争能力的。在这批台湾本土顶尖精英的治理下,台湾的政治、经济、国防、外交、内政没有一样不是大幅滑落到历史谷底。

读者不要给 YST扣什么族群歧视的大帽子,要知道外省人、本省人其实都是汉族。问题是什么地方长什么草,陈布雷的孙子生长在台湾也只能是陈师孟这种货色。

所以我们可以断言,如果民国三十四年到民国三十八年没有大批大陆精英来到台湾的话,台湾绝无可能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可以确定仍旧是一个边陲小岛。

我们的结论是:台湾超越大陆的繁荣经济是「运」,是外省精英为台湾带来的好「运」。

但是,「运」是不可能持久的。即使今天台湾有人才也逃不出被边缘化的「命」,只不过使台湾边缘化的速度减缓而已。

台湾经济的致命伤是:台湾是一个孤岛。

以前【天下】就论述过,根据经济学家的理论与观察,一个健康独立的经济体至少需要八千万人口。所以日本虽然是岛国,但是人口已经大大超越独立经济体的关键数量,不是孤岛。台湾则距离这个数字太远了。台湾被大陆边缘化是注定的,这是地缘经济的规律。

萧万长做行政院长的时候轰轰烈烈搞了一大堆“XX中心”的研究计划,什么“亚太金融中心”、什么“亚太航运中心”...等等。YST 当时就说过这些计划成功的机率是0,台湾是一个孤岛,绝不可能成为亚洲的任何中心。萧万长的纸上作业耗费了大量人力,全是浪费时间的梦幻,说给台湾人自我陶醉的。不需要花一毛钱,YST 10年前只想了一秒钟就得出结论,未来亚洲的金融中心与航运中心都是上海,台湾想都不用想,这是地缘经济的ABC。

其实台湾人也不笨,台湾人打的小算盘是靠拢日本,用日本施舍的科技去赚大陆的钱。这是非常没有出息的想法,不过比香港人的买办心态还是要好一点,因为说到底台湾人还愿意努力生产,有别于香港人这种百分之百的寄生虫。但是台湾人与香港人的二鬼子心态则一模一样,这是长期殖民教育留下的后果,对此大陆只能接受并且用它来激励自己不断向上。中国人必须认清台湾人与香港人的反中心理其基础完全一样而且非常坚固,因为他们的生计都是建筑在中国大陆的落后上。

台湾人蔑视大陆的反中心理从台湾政客口口声声:「台湾研发,大陆制造」的宣称中看得非常清楚。YST 每次听了都发笑,台湾研发「神舟7号」试试。但是本土人士,譬如吕秀莲,都喜欢这么说,口径非常一致。

「台湾研发,大陆制造」成为爱台湾的标准调调,台湾人听了心里特爽。厉害的是,在媒体一致的倡导下,谁违背这个调调谁就是卖台分子,连马英九都不敢挑战。

台湾紧跟着日本走是非常愚蠢的。台湾与大陆的经济并非互补性质,而是有大量重迭,正确的说法是被大陆含盖。大陆发展科技是全面的,有点像一百年前的美国。台湾应该选择某些适合自己的科技寻求与大陆合作而不是高姿态跟大陆顶着干。

目前台湾面临的问题是产业升级,但是台湾缺乏研发能力,在下一波的竞争中必被大陆挤压出局。譬如广州市政府已经决定产业升级,所以对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倒闭的劳力密集的工厂根本不施以援手,任其自生自灭,这是正确的做法。台湾只能把血汗工厂搬去越南。

但是台商未来在越南的日子也不是好混的。政治上,东盟的10+1与10+3大陆都是主角,而台湾都被排除在外。想想看,日本能给台湾好果子吃吗?台湾紧跟日本又刻意蔑视大陆,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人才,中国未来的希望也是人才。在全球一片不景气中,中国的资金最充沛,中国加大基础建设是正确的,但是同时也应该加大科技研发,为大学毕业生制造就业机会。这样一旦全球经济复苏,中国就有新产品推出。几年前朱齤镕基发表「科教兴国」的政治方针,这是一条非常正确的路。中国有军事科技作为推动科研的基本动力,这一点跟美国一样,所以没有理由不能在科技上超越日本。

中国竞争的对象不是台湾,也不是日本,而是美国。台湾的边缘化只不过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副产品而已。


(5)大陆在台湾问题重蹈香港的覆辙

为面子而做出经济上的重大牺牲,劫贫济富的「一国两制」造成中国金融秩序的混乱与宏观经济调控的困难,延迟中国的崛起,是中国处理香港问题最大的错误。

现在香港问题变得尾大不掉,归根结底是中国的面子问题。中国需要极力避免在台湾问题上犯同样的错误。

台湾在历史上的位置是一个边陲小岛,这是它的天命,是地理位置决定的天命。

历史上,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不会去台湾的。清朝时候去台湾的人几乎都是在家乡待不下去的问题人物,说白了,就是鸡鸣狗盗之徒。YST 有一位同学是福建人,他的父母就曾经明白地对他说早年渡海远赴台湾的都是“乡里所不容”的人。“乡里所不容”这五个字是非常有意思的形容词,是早期台湾人的真实写照。台湾要成为中国的先进地区根本不可能。

台湾之所以在二十世纪的后半叶比大陆繁荣完全是中国内战造成的。物质上,蒋介石搬空了上海所有的黄金运到台湾;人才上,蒋介石带了大批大陆的菁英人士来到台湾。我们必须特别指出,后者比前者要重要得多,是这批外省精英建设了台湾并超越了大陆。

但是台湾超越大陆的繁荣是不能持久的(unsustainable),大陆的贫穷落后主要是经济受到列强干预。大陆经济受到的最严重的伤害是西方世界的物资禁运与技术封锁,这完全是政治造成的,属于时运不济。

物资禁运与技术封锁是非常厉害的孤立手段,任何国家都承受不起。你们不要看美国的科技先进,即使美国也不能承受物资禁运与技术封锁。我们不要忘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全球科技的中心是欧洲。美国今天科技领先是美国不断地、密切地与世界交流并且以优厚的条件吸收了全球的精英。现代科技发展的周期长短不同,譬如医药以10年为一个周期,电子类的周期就更短了。如果一个国家被完全孤立,就是物资禁运加技术封锁,原来领先的科技顶多两个周期就被淘汰出局完全失去竞争力。

中国大陆能在物资禁运与技术封锁下成长,全靠国家大、人口多、和人民非常优秀。当然早期苏联的帮助也是重要原因,不过为期只有十年,1959年以后中国除了非洲小黑没有一个朋友。中国能够从一穷二白成长到今天的壮大主要靠自力更生,这对小国而言绝不可能。中国一旦冲破禁运与封锁很快就会超越台湾,台湾要想长期领先大陆完全不可能。

台湾的情况与香港非常相似,港台人民较高的生活水平属于偶发事件,不是一个正常现象,是不可持续的。所以中国的统一不应该以维持港台人民的生活水平作为条件,这是极不公平的,也严重影响中国未来发展。大陆正确的做法是回归自然,公平竞争,自然淘汰。由于香港的经验,YST 由原先的非常赞成变成坚决反对「一国两制」。

今天大陆以贸易逆差、台商优惠等手段拉拢台湾是非常不智的,造成台湾人民更大的离心力使统一更加困难,也使统一后更加难以收场。未来如果和平统一,大陆必定又搞劫贫济富的「一国两制」,台湾会严重拖住中国的后腿,成为另一个毒瘤,而且是比香港大很多的毒瘤。

对中国而言,台湾回归一个边陲小岛就像香港回归一个小渔村是一样的,都不是坏事,是回归天命。

「一国两制」的逆势操作是违背天命的,必定没有好下场。


(6)重复建设与面子工程

「一国两制」的流毒很深,譬如为了避免香港边缘化大陆的逆势操作就一定包括很多重复建设与面子工程。YST 在这一节举出三个例子,它们都是超大型的工程,一个已建成,一个即将开工(预定2009年),一个尚在酝酿中。

A. 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

香港最大的重复建设与面子工程就是赤腊角国际机场,这个机场的兴建完全没有必要,不但浪费了两百亿美元而且和深圳的宝安国际机场造成微妙的干扰。

在「漫谈香港(一)」我们有详细的论述,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是英国趁1989年引发的信心危机单独展开赤腊角国际机场的计划工作。三个月后,香港总督于1989年10月11日在立法局宣布兴建新机场及相关配套设施。这个机场的决定过程非常匆促而且没有跟中国当局商量。

后来在中国的严重关切下,英国不得不与中国商量因为贷款的付款方式与过程超过了香港移交的日期。虽然中英签署「赤腊角国际机场备忘录」是在1991年09月03日,但是英国偷偷发包工程早在1990年04月就开始进行了,所以中国基本上是被英国赶鸭子上架。这项庞大工程在1992年正式开工。

从中国的利益出发,赤腊角国际机场的兴建绝对需要被否决,因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已经在1991年10月12日建成并正式通航。宝安国际机场不是普通的机场,是占地面积11平方公里,主跑道3400米长45米宽可供世界上最大型的客货机起降,有停机位84个,停机坪84.5万平方米,候机楼总面积14.6万平方米,24小时全天候服务,非常现代化的巨型机场。

赤腊角距离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不到50公里。请问:你看过世界上任何地方在50公里距离内有两个巨型国际机场这种荒谬的事情吗?

唉----!这种重复建设怎不令人叹息。

美国在1998年服役的杜鲁门号航空母舰造价不过45亿美元。两百亿美元的浪费,四艘尼米兹级的航空母舰都造出来了,还可以加上四艘驱逐舰。

YST 不是大陆人也不是香港人,只能看大处,虽然说不出但是完全可以想象还有很多小的重复建设和不实际的面子工程。欢迎读者补充。

为了维持香港与台湾的繁荣,港台人士提出很多可笑的建设。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重复建设与面子工程,必将造成大量浪费。YST 再举两个尚在计划中的面子工程。

B. 港珠澳大桥

香港提出兴建「港珠澳大桥」。「港珠澳大桥」成Y字形连接珠江东岸的香港和珠江西岸的珠海与澳门,设计全长为39.6公里,其中海上桥梁与海底隧道部份长35.6公里。桥面按六车道高速公路的标准建设,设计行车速度每小时一百公里。港珠澳大桥完成后,香港和珠海与澳门的行车时间将从4至5小时缩短到30分钟。

港珠澳大桥本来是双Y字形,东岸的连接点还包括深圳,这是深圳要求的,但是被香港激烈反对。2008年03月10日北京作出裁决,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宣布港珠澳大桥确定为单Y字形,深圳没有落点,车辆需经过香港再到深圳。

北京的决定显然是偏袒香港。因为基本上港珠澳大桥是为了挽救香港经济边缘化所做的面子工程。如果香港还是个小渔村,或者北京政府决定让香港回归自然,耗费巨资建造这个大桥是不可能的。

香港提议并强力推动港珠澳大桥,表面的目的是方便香港人到珠江西岸投资与促进香港、珠海、与澳门的旅游业,暗底的目的是想争取珠江西岸的物流。想想看,深圳盐田港的运作成本比维多利亚港便宜太多了,如果港珠澳大桥的连接点也包括深圳,香港抢到珠江西岸物流的机会是0,所以香港必须全力排除深圳。这是标准运用政治力作逆势操作,完全违反商业的自然运行,中国必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想想看,大陆内地需要建设的地方太多了,而大陆的预算是固定的,贫苦待开发的地区这么多,怎么也不该轮到香港的面子工程。港珠澳大桥是另一个政治操作下的劫贫济富。

C. 海峡两岸隧道工程

顾名思义,这项工程是建造至少一条多达三条连接台湾与大陆的海底隧道。这个构思已经有很多年了,并且曾经在两岸研讨会热烈讨论。大约五年前voyager_ho与YST也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并得出否定的结论。最近kurich又重提这个话题而且引发大量讨论:

「恭请马萧两位先生响应「海峡两岸隧道工程计划」」( 2008/01/21)

YST 没有参加最近的讨论,一时也找不到过去写的评论,也不想回头整理过去否定的东西,现在只愿意从本系列的角度做一点点论述。

台湾是一个孤岛,除非这个岛大到可以支撑八千万以上的人口,否则不可能形成一个健康的独立经济体。「海峡两岸隧道工程」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面子工程。想想看,这个隧道属于物流的基础建设,而物流的基础建设决定于当地的生产力。把台湾用再多的海底隧道与大陆连接起来也不可能使台湾更繁荣,因为台湾的生产力就只有这么多,有没有海底隧道都一样,更何况海底隧道的运输方式比起船只运输在经济效益上差太多了,连一半的效率都不到,这还不包括隧道收取的高额路费。

台湾由于工厂外移,生产力降低,连高雄港都因为缺乏货源而不断萎缩,耗费巨资兴建新的物流通道不是疯狂吗?海底隧道运货不及轮船,载人不如飞机,福建生产力不高、人也不多、是个穷省,这个隧道能有足够的人使用吗?不成为蚊子隧道才怪。

天命不可违,台湾自有历史以来就是一个边陲小岛。前面已经有详细的论述,台湾超过大陆的繁荣是台湾的「运」,不是台湾的「命」。如今台湾的「运」已经走到头了,修建再多的海底隧道也不可能改变台湾的「命」。

「海峡两岸隧道工程」的动机跟「港珠澳大桥」一样,为的是挽救不正常繁荣后、面临边缘化的一个孤岛。这是违反台湾天命的逆势操作,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7)台湾已经接近武力统一的边缘

两岸的问题,台湾政客固然要负最大的责任,台湾媒体扭曲事实的报导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今天的台湾媒体大部分是台独,小部分是独台,没有一个是倾向统一的。再说一遍,台湾没有主张统一的媒体,一个都没有。所以台湾绝对不可能形成和平统一的岛内共识。台湾的政客与媒体连手把「统一」与「卖台」画上等号。这就是为什么台湾的民选代表都不敢谈统一,因为「统一」是票房毒药。台湾的未来几乎可以确定是武力统一。

台湾的经济快速下滑,台湾的老兵已经凋零,绿化的国军毫无战斗力,两岸的实力此消彼长,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国的实力开始下滑,台海武力统一的态势渐渐形成,只等适当的时机。

美国显然充分了解台海军事情势的演变。为了稳住阵脚,美国在几天前宣布60%的核子潜艇将转移到太平洋战区,不言而喻,主要的目的就是对付东亚的中共。美国的作势是可以了解的,也是正确的军事运筹与部署。YST 个人的看法是,在经济持续下滑的情形下,美国必定会做出战略收缩,或者做出孤注一掷扭转乾坤的一战。何处收缩?何处孤注一掷?这是美国总统的战略选择,任何人都可以猜。但是不论美国做出那一种选择,都是台海武力摊牌的时机,时间不应该超过2020,因为美元霸权撑不到2020。

台海的统一战争中共具有主动权。大陆选择战争一定基于一个假设,那就是军事代价小于和平代价。在台湾媒体的造势宣传下,中华民国一再拒绝统一谈判和提高统一和谈的条件终将引来这场战争。

如果台湾问题是武力解决,那么台湾也许有机会实行一国一制。这对中国的未来是有利的。

为中华民族着想,YST 不愿见到中国在台湾实行劫贫济富的「一国两制」,台湾的刁民远比香港多,保证让北京政府吃不了兜着走。

为了中华民族的千秋万载,YST希望香港与台湾都回归自然,回归它们的天命。我们可以留下列强殖民的遗迹供后人凭吊,记取祖先受到的教训。但是我们要让列强在殖民期间巧妙安排留下来的余毒彻底从中国的领土消失。


结尾语


“漫谈香港”这个系列文章从2008年11月14日的「前言」到2008年12月09日的「结论」几乎写了一个月,现在已经全部完成。虽然还有很多未尽之言,香港问题就论述到此,YST 不想再谈。

这个系列文章属于比较激烈的评论,有些论点的确很尖锐,但是它们代表 YST真实的想法。这些想法读者在报章杂志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们为了生存必须“政治正确”。“政治正确”的文章多多少少都披上虚伪的外衣,文章不是真心话,不但模糊事实,经常还刻意误导读者。

自从国际网络出现,职业媒体拥有的话语特权就被彻底打破了,网络影响之大是从根本改变信息传播的性质。这其中最大的改变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发出自己的心声不受“政治正确”的约束。网络评论经常比职业媒体的评论更真实,也更有价值。为什么?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专业、不靠此为生、不拿任何酬劳,因此文章没有老板的旨意和混饭吃的不得已。我们写东西凭的是兴趣和热情,为的是交换知识,我们不需要虚伪的外衣。

每个人每天分配在信息上的时间是固定的,所以国际网络是和所有的职业媒体在同一个锅子里面抢饭吃,这是一个零和游戏对传统的职业媒体产生莫大的压力与威胁。YST 认为国际网络在信息媒体这块大饼所占的份额还在不断扩大。不论是电视、报纸还是杂志,他们的话语权越来越小,特权和霸权早就消失,他们要想玩“政治正确”的游戏来带领社会越来越困难了。

YST 写文章从不考虑“政治正确”。「漫谈香港」这个系列毫无疑问得罪很多人,贴出的这段时间固然得到很多赞同,同时也遭到不少责骂。这些我都不在乎,YST 不会为了得到读者的推荐而写四平八稳的文章,这就成了乡愿。

YST 是个凡人,爱憎分明,价值判断也分明,是非真假对错的辨别都分明,不做骑墙派。能不能得到认同不是 YST的考虑。想想看,在真实世界里我们为了世人夸赞、邻里称羡和多1%的加薪活得多累。如果在没有名利的虚拟世界还不能摆脱这些俗套,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进入虚拟世界为的就是知识的交流,做个明白人,这就是痛快。希望读者也是本着这个宗旨来阅读「漫谈香港」这个系列文章。

YST 有些累了。我要休息一下,沏一壶茶,等待陈水扁父子过堂的精彩好戏,这可是中华民国的头一桩。如果能看到吴淑珍当庭发飙那就更好玩了,希望有电视台作实况转播。

[YST]香港的未来(零):导言

[YST]香港的未来(上):香港的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

[YST]香港的未来(中):香港的边缘化/中国长期的悲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