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
江月

惟江上之清风

[兔主席]必须采取行动,保护居住在在香港的内地居民、港漂和国语群体

今天,许多在港居留的内地群众开始自发组织“逃港”。经历五个月后,“敌占区”的“大型排华现场”已经让他们忍无可忍。近日的暴力升级,终于迫使他们选择离港,即便要付出一些短期的学业代价。


但留在后方的,还有大批不能离港的内地背景同胞。


他们可能:


- 在香港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打算在这里发展自己的人生,开拓自己的事业;

- 通过努力,已经在香港置业,成为成功“上车”的有房一族;

- 不但在这里工作生活,还结婚生子。不但结婚生子,子女已经过种种努力(无数的择校准备及面试筛选)上了小学

- 嫁给了本地人,真正把这里当家

- 还有来港十几年、几十年(甚至早在回归之前)的老一代新港人


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来到香港。我归总为:人民群众为了追求美好生活,在人生上的某一个时点,在某一个机遇下,来到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下的城市。他们希冀在这里过上与自己打小人生经历全然不同的生活,大展宏图,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良好的经济回报;为香港的未来添砖加瓦,在香港的未来占有一席之地,同时,也为这个祖国的边陲之地及离岸金融、贸易中心的发展建设添砖加瓦。


香港五个月来的动乱,暴力的延续及升级,反中、“排华”民粹的不断表象化,港府的不作为或无能力,使得他们每日生活都要忍受无比煎熬。本博的不少私人朋友已经陷入抑郁症。并且我敢说,这个港漂群体已经陷入了集体的抑郁症和恐慌。


什么情况会导致抑郁状况?一、巨大或显著的的负面可能性;二、巨大的不确定性,使得自己无法排除、排解负面可能性;三、封闭与隔绝:处在这样一个对自己封闭、周围尽可能是“敌人”的环境;四、选择的无力:不能很好、很快的改变现状。


这样的环境已经让许多人崩溃。特别是对于那些子女不能正常上学、每日要目睹暴力、面临日益升级的族群矛盾,基本的安全都要受到威胁,被大量负面信息、负能量包围,同时又困在这里,没有办法“撤离”的同胞而言。


他们陷入巨大的集体抑郁和恐慌。


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至上!在我建国七十周年,中华民族崛起复兴之际。


这两天我与许多朋友的联系。这种恐慌和空前的。空气中,甚至有绝望的味道。


他们都在提出同样一个问题:中央到底何时出手解救我们?


这是一个内地同胞和中央政府无法回避,必须正视必须解决的问题。如何帮助、保卫困在香港的港漂群体?如何给他们施加信心?如何应对他们的集体愤怒、恐慌和抑郁?

中央对香港奉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同样拥有主权和全面管治权,与香港保持着复杂的经济联系,香港的经济和生计全然依赖于中国内地。在香港的港漂(“侨民”)为中国的离岸金融、离岸贸易和离岸产业工作着。他们可以帮助改变这个反中城市的未来,他们是我们的政治基本盘,是我们最可依赖的政治力量。


我们应当尽一切努力,关注港漂以及所有居于香港,拥有内地/国语背景的中华民族同胞的安全、利益和基本福祉。


支持是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坚定执法、止暴制乱是必要的。但事件已经经历五个月。阅读本博的读者都清楚,港府和港警面临非常复杂的、不利的社会环境,行事受到多方阻碍。不能把希望单纯寄托在交由他们解决问题,而且还应当降低预期。要丢掉一定的幻想,要面对现实和实事求是。


此时,中央必须发出强烈的信号,给香港的内地公民/港漂/国语群体以信心,告诉他们:国家会以实际的行动,诉诸一切必要的手段,坚定的支持你们,保护你们,希望你们安心,希望你们能够坚守香港,希望你们安居乐业,代表祖国建设新香港。


(全文结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