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

日本近代史专攻。日本冈山大学名誉教授。專從事日中两方战争档案史料的学术考证。这里见不到任何英雄故事。出现的只是档案史料中映出的战争指挥者的愚蠢和人间厮杀的悲惨。

平型关战役研究 刘茂恩,李仙洲部的战斗

4. 第二十一联队主力在平型关战役中的行动

平型关战役中,作为日军主力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和步兵第四十二联队,都留下了战斗详报,成为今日研究平型关战役的贵重资料。缺陷是,一,两份详报中都没有记录配属给三浦部队[1]的两个大队,即步兵第二十一联队第三(平岩)大队,步兵第四十二联队第二(折田)大队)的作战情况。即描述范围都是联队主力的平型关支援战斗的情况。二,作战过程记录并不详细,战斗命令的内容记录等也不完全。三,第二十一联队战斗详报保存状态不佳,图表,文字不鲜明,且记述中多有文意不通,难懂之处。本章以战斗详报的解读和其他第一手资料为主,考证一下平型关战役中步兵第二十一联队(粟饭原大佐)主力的作战,行动过程。

 

4.1 第二十一联队主力的行动计划

步兵第二十一联队,除配属给三浦部队的第三大队外,平型关战役中记录上共有兵力两个大队,总员数2088名,马623匹。从马匹数看,其中应还包括两个配属炮兵中队。第一大队(缺两中队),记录为总员870名,马291匹(马定员规定满数为118匹)[2]。其第三,第四中队,并没有参加平型关战役[3],但兵员数却超出第二大队。所以可推测第一大队人马数中包括两个配属的炮兵中队(野炮兵中队定员为人员128名,马107匹),对此,统计表对并没有说明。

步兵第二十一联队为第五师团作战的右翼队,经花稍营战斗后,于9月16日拂晓入浑源城。驻留约一周间,在此修整部队。9月21日,接师团第117号命令后出发南下,沿内长城线向东河南镇方向前进,企图从北方于三浦部队配合,见机出击关内占领大营镇。以下是板垣兵团长9月20日午后9时,于兵团本部(蔚县)下达的《板作命甲第117号》内容∶

一, 三浦少将指挥下的步兵两个半大队,野炮兵两中队,山炮兵一中队为基干的部队,为占领灵丘附近并扼制大营镇,灵丘,涞源道路于本日正在向灵丘方向挺进。
二, 粟饭原部队将浑源附近警备任务转交关东军本多部队,不等配属野炮兵到达立即出发,沿长城线东侧道路向东河南镇方向前进。主要任务是搜索大营镇方面敌情,并与向灵丘附近前进中的三浦部队取得联络[4]

命令中可见 9月20日晚,板垣师团长已开始向大营镇方面调动部队,有进军关内大营镇企图。但由于上级的反对,牵制还属于观望,待机阶段。次日(21日)灵丘轻易得手后,晚间板垣再次下达《板作命甲第119号》,

“目下师团企图急追灵丘方面败敌,突破长城线进军大营镇”。此命令可以说是军令系统中出现的进击大营镇命令的头号。为此目的,命令中南下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作战目标,从“前往东河南镇搜索大营镇方面敌情”,调整为“前进到内长城线大营镇西方,切断退却之敌后路”[5]

受命后21日,粟饭原联队长派出桑原先遣中队(第七中队),附属两挺重机枪从浑源出动,沿常柴岭和恒山间道路向东南方枪风岭方向搜索前进,22日拂晓,第二大队(中岛部队)主力也从浑源出发,经常柴山,1430到达下坂坡村,22日晚,联队全体抵达枪风岭附近桃山村(浑源东南直线约15公里处)宿营[6] 。此时,从师团敌情通报中得知内长城一线已被敌军提前占领。所以作为向大营镇前进的第一步,作战预定在正沟村附近利用夜袭战法,突破中国军的内长城线防御。

22日21时 于桃山村联队本部,粟饭原联队长下达《粟作命第67号》:

一,当面之敌退却中。藤村部队一小队正向枪风岭附近前进中。
二,粟饭原部队奉命分为两纵队向涧峪村方面追击,企图切断灵丘方面败退之退路。
三,山口部队(缺3、4,BiA)为右追击队,从桃山村出发向栅子沟-牛心堡-安乐庄-涧峪村方向追击,在牛心堡与左追击队取得联系。
四,左追击队前卫为中岛部队(缺7、8、RiA),本队。…午后10时由桃山村出发向枪风岭-小道沟-羊投崖-牛心堡-星眼庄-涧峪村方向前进[7]

从命令中可看出,9月22日晚的计划是从栅子沟(右路),羊投崖(讲堂村,左路)附近越过内长城线沿唐河南西下(今日金砂线,金峰店至砂河镇),最终目标是占领大营镇西方8公里处的涧峪村[kj1] (今日繁峙県 鹸峪村)。但此计划不久在长城线附近遭到国军六十五师(刘茂恩)部队的顽强抵抗受挫。

图表4-0东部内长城线北段战斗全局示意图

4.2 枪风岭长城线附近的战斗

图表4-1 粟饭原大佐

4.2.1 大梁高地的夺取

22日夜,部队出发,最初没有分左右两路而是同时沿左路前进。国军刘茂恩部记录,日军尖兵80余名,在浑源县南唐家庄即与正奔赴战场该部三八九团两连遭遇,战斗中负伤3名(日军没有记录)[8]

23日晨担任尖兵的山口第一大队在“正沟村”附近发现敌情,立即进入攻击战斗准备。后续中岛第二大队,在其左侧展开队形,准备在拂晓进行攻击。可是天明后发现左翼中岛大队所在的南侧地形不利于攻击作战,右翼山口大队的展开,天明后在敌弹雨袭击下也行动缓慢。且周围地形险峻,炮火支援困难,联队遂决定停止攻击,撤出战场[9]。第一次攻击企图失败。

关于战斗地点,第二十一联队战斗详报击记载为“正沟村”附近。可是国军战斗详报记载为23日拂晓,“敌八百余由小窝单、金峰店(平型关东北六十里)向我二十一师一百一十五团阵地猛攻”[10] 。从现在的地图看,小窝单、金峰店在正沟村东南约4-5公里处。到底谁记载的准确?若对照日军的使用的1/10万地图可得知,问题出在地图标记错误。日军地图上的所谓“正沟村”,正好误标在在国军地图(1/5万)的讲堂村,金峰店以南。之后第二十一联队战斗详报中也有联队撤出战场后向北方移动约4-5公里,经栅子沟攻击大梁高地的记述。若从正确的正沟村向北移动4-5公里,其地点也不会是栅子沟和大梁。所以可以断定,日军详报中的所谓“正沟村”,并不是现在的正沟村。国军记录中的小窝单、金峰店是战斗的正确地点。金峰店正好位于日军预定前进的唐河沿线。

对此战斗内容,国军刘茂恩致林蔚的电文内容更详细准确:

据王团长文林本日十五时报告,敌约千余今早四时向杨庄附近友军攻击,至六时复左右展开一部向我讲堂村正前方阵地进犯。经我军沉着应战,敌复向杨庄方面移动。刻我部仍与敌对峙中。杨庄金峰店友军刻已撤至讲堂村右翼大山。


图表4-2 粟饭原部队主力9月22-26日在大梁(银东梁)附近的战斗略图

是役我第一连伤亡士兵各一名。又据该旅长漾亥电称薄暮时敌约四五百人向我师福沟董家庄方向运动[11]

又杨庄方面李仙州第二十一师记录:

本丑(凌晨3时)有步兵约七八百炮四五门之敌,由金峰殿方向向我杨庄一二五团阵地猛攻。…激战数小时敌未得逞,现仍在对峙中。是役计毙敌二百余,俘便探两名。我亦死亡官兵卅余员名[12]

 可得知粟饭原两队,23日晨分两路,南路(左侧)攻击了李仙洲(21D)杨庄阵地,北路(攻击的是)刘茂恩(64D)讲堂村阵地。从地图可见杨庄突出长城线接近金峰店,李仙洲部遭打击退向长城线杨庄口,与左翼友军刘茂恩部战线持平。从二十一师,六十五师两部合计死伤三十余名的数字看,23日在杨庄,讲堂村附近的交锋,并不甚激烈。

粟饭原部队攻击受阻后,放弃战斗,撤出杨庄口,讲堂村,小窝单,躲开防守至严的道路关口,于24日夜间向北方长城线转进,经栅子沟(今大柴峪村附近)向大梁高地[13]转进,企图寻找敌防御薄弱的山地缺口。部队通过驮马都不能行走的险路到达一无名村落,从地形判断是地图上标志的栅子沟(此地名1/5万地图标为炸子沟,今日地图中不存在。地点在今大柴峪村北约一公里处)。之后,沿着通往西方大梁高地的山谷前进。途中0800,遭到来自高地顶部之敌射击,中岛大队长当机立断下令展开攻击,联队长又命令第二大队一部展开队形协助作战。攻击队借助山间的浓雾接近敌阵地展开奇袭,交战约两小时,于午前十时占领了长城线最高峰。登顶后发现地形判断有误,占领的并不是大梁高地,仅为长城线上的数高地之一,南部可见多数敌兵分数线展开,仍在依据坚固工事抵抗。

由于眼前敌军阵地重叠,防守坚固,联队炮等重武器也没有跟上部队,所以联队长决定暂时停止攻击,先巩固后方阵地确保运输线,待部队全体集结完毕后26日,再夜袭突破敌阵地。

25日黄昏,中岛大队一部趁夜幕占领了敌阵地一角,发现不适合白天守备后主动放弃。此日夜攻击准备中,联队无线机傍受到旅团本部辻参谋与师团的电报通信,得知三浦部队在平型关口被包围,正在苦戦中,急需救援。见此,粟饭原联队长将原计画任务(突破长城线进击大営镇西涧峪村)委托给后续计划到来的关东军十川部队(本多旅团,步兵第一联队为基干),按三浦部队长命令准备撤回小道沟,经龙咀,王庄堡道路向团城口转进救援。

9月26日1510,当联队在部署撤退时,突然遭到敌约一大队歩兵的突袭,企图夺回失去的长城线高地。此时,“阵地交换后担任预备队的中岛大队,从侧后方展开反击,敌留下约百余具尸体退去”。虽然反击战斗顺利,但敌军的积极攻击行为使联队的隐蔽撤退行动变得十分被动。国军史料记录,此战斗地点为柴树沟附近,敌手为六五师补充团第一营陈宝三营长率领的一营人。战斗结果该营伤亡200余名(参考下节)。

图表4-3 大梁附近战斗要图  『滨田联队秘史』
原计划天明之前趁夜通过有敌防御阵地的小道沟附近,由于山路险阻,部队疲劳过度未到达小道沟时已经天明。为防止通过时遭到敌军再次袭击延误救援时间,联队长决定避开小道沟本道之敌,向东迂回到马鹿(家)沟方面再南下。几经辗转,终于在27日午后抵达王庄堡宿营。此段撤离战场的行军(约25公里)共花费了18小时。连日不眠作战,部队极度疲惫,行军中出现不少落伍者[14]。在王庄堡宿营期间,联队长先派出藤村大尉带一小队步兵疾驰团城口侦查敌情[15]

以上是第二十一联队主力,从9月22日-27日在平型关以北枪风岭附近长城线的作战记录。本来目的是从北方越过长城线迂回进击大营镇西方的涧峪村,与正面进攻平型关口的三浦部队呼应,夹击山西守军。可是在长城线国军部队的顽强抵抗下,历时5天也未能突破,最后为救援平型关的三浦旅团,不得不趁夜撤出战场。绕过国军阵地向王庄堡,团城口方向前进。步兵第二十一联队转进后,来到此地接替攻击的是由浑源到达的关东军十川支队(步兵第一联队并大泉支队)。攻击地点选择了唐河南李仙州第二十一师的守备线,在此地也苦战三日一筹莫展,最后在李仙洲,刘茂恩两师部队自主撤退后,才进入关内沿唐河于30日到达大营镇。平型关战役中,日军唯一未能攻陷的,即使刘茂恩,李仙州两师坚守的西河口以北的长城线。

4.2.2 国军方面的阻击战记录

国军方面,关于此战斗也有很精确的记录,《平型关会战讲稿》云:

此时〔9月22日〕我第十五军(军长刘茂恩)之第六十五师奉命固守讲堂村,师福沟,董家庄至道士沟之线,二十三日拂晓,敌第五师团第二十一联队大佐粟饭原秀率步兵千余附山炮一营向我第六十五师第三八八团第一营讲堂村阵地进犯,不获逞。…右翼第二十一师第一二五团阵地前高家沟之敌与该团对战…。攻我第三八八团之敌以讲堂村阵地坚固,乃向左移动。复率步炮连同之敌约千余人于二十四日拂晓乘大雾向该团第三营上东梁前方警戒阵地进击,继迫主阵地而占领之。其后续且有增加,同时有敌便衣队五十余人向我大石头沟附近第六十五师补充团第二营进袭,该师部得悉以上情况,除令第一九五旅在太平村之第三九〇团前进,直归第一九四旅姚旅长指挥,并令第一九五旅马旅长率第三八九团推进至周家堡附近以应战机[16]

9月26日,刘茂恩致蒋介石等密电中,也报告了24日夜大梁的战斗,称:

据职部姚旅长北辰有七时三十分电称:昨夜敌约五六百人,向师福沟以西三八七团第二营阵地袭击,炮火异常猛烈,激战四小时,肉搏三次,毙敌四五十人。我四连连长杨温如率兵一排,在阵地前二百公尺之小高地奋不顾身指挥杀敌,竟身殉国,全排伤亡殆尽。现令三九零团邢团长国光,率一、三两营增加固守,与敌对峙中[17]

       别电又云:

 敌约千余,本早六时半乘大雾向我右地区三八八团第三营所占师福沟西北高地阵线猛攻。经我张营长全兴督队抗战,当将敌击退。…八九时雾收,敌人又用炮火飞机猛烈轰炸。该营奋勇应战,死守不退牺牲奇重。…仍在对峙中。是役张营长及九连连长受伤。七、八两连连长阵亡。其余官长受伤者九员士兵伤亡约百数十人。详细数目正在调查。敌伤亡两倍于我…[18]

关于26日,日军撤出前遭袭击一战,刘茂恩部也有详细记录。27日10时(感巳)致蒋中正,何应钦电称:

 姚旅长北辰宥(26日)廿时电称:本日派六五补充团第一营陈营长宝三率队赴阵前之敌后方游击截袭,十五时许,该营行抵柴树沟附近,与敌步炮连合之敌五六百遭遇。激战三小时肉搏三四次,双方伤亡甚重。我陈营长及机一连连长,一、二、三连连长阵亡并伤亡官兵百余名。确数调查中[19]

此记录的即是26日午后三时,与预备队中岛大队的一战。时间,伤亡数基本一致。也可知道地点在柴树沟(大梁长城线西四公里处)附近。

图表4-4 国军部署要图 上部师福沟,讲堂村标志着9月23日,粟饭原部队的第一次攻击

此处国军记录非常详细精确,内容几乎和日军记录完全一致,并能补足许多日军未掌握的新情报。可得知23日拂晓,粟饭原第二十一联队是分两路进攻,左翼(中岛第二大队)从高家沟进攻第二十一师第一二五团杨庄阵地,不甚激烈。右翼(山口第一大队)攻击的是六十五师第三八八团第一营讲堂村阵地。此攻击失利后全队退回,向北移动数公里前进到上东梁(大梁)长城线一带,于24日拂晓乘大雾攻击了六十五师第三八八团第三营师福沟西北高地阵地。第二十一联队主力26日午截获旅团平型关口危机电报,准备退出战场时,在柴树沟又遭到第六十五师补充营(陈宝三)的袭击,此次交战,国军第六十五师方面损失较大。

枪风岭附近的战斗,前后共5天,步兵第二十一联队主力经历大小战斗共有三次,第一次是9月23日拂晓的小窝单、讲堂村附近长城线攻击。途中停止,撤出战场。第二次是24日的大梁附近长城线高地的占领,攻击虽然成功,却不能深入前进,扩张战果。且地点为险峻山区,无路通行大营镇。第三次是撤退前遭遇的国军逆袭,虽没受到太大损失,却留下了连夜绕路撤离战场的被动局面,行状如同败走。可见国军第二十一师(23日)和第六十五师(23-26日)的长城线防备很完善,有效。抵抗的也十分英勇。此期间日军的损失,按《滨田联队秘史》中岸本清之的统计为战死8,负伤53名[20]。从战斗全过程看,步兵第二十一联队主力在战斗中撤退两次,绕路避敌一次,并没有达到预定作战目的,后撤出战场转进。对比之下,据刘茂恩报告的不完全记录,该师在期间数次战斗中,共伤亡两百余名。若按250名计算,与日军的损失比率为4.1比1.

(后略)


[1] 不同于三浦“旅团”,指的仅是为进攻大营镇,9月21日临时编成的,平型关战役作战部队。

[2] 参考本论结尾部『涞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中歩兵第二十一聯隊人馬表」、(JACAR:C11111184000, 33/35)。

[3] 记录为欠第三,四两中队。战斗详报可确定第四中队(冈崎部队)在执行掩护阳原县卫生队的任务。而第三中队按战斗详报记载,欠一个小队。『涞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 JACAR:C11111184000 28/35

[4] 前载歩兵第21連隊戦闘詳報『涞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JACAR:C11111184000,16/35

[5] 「第5師団(作戦機密)」、JACAR:C11110923900, 29-30/60 №631-2

[6] JACAR:C11111184000,5/35

[7] JACAR:C11111184000, 28/35

[8] 《刘茂恩致蒋委员长梗亥电》 台湾:国史馆,数位典藏号002-090105-00001-034

[9] JACAR:C11111184000,5/35

[10] 《第六集团军在晋北平型关会战战斗详报》,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案卷号:7277 , 补呈时间:民国三十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11] 1937年9月23日《刘茂恩致林蔚电》 台湾:国史馆 数位典藏号:116-010108-1055-037

[12] 9月23日22时《李仙洲黄祖埙电蒋中正》 台湾:国史馆 数位典藏号:002-090200-00032-228

[13] 1/5万地图没有此地名,标为2347高地。国军地图称上东梁,今日地图为银东梁。此一带刘茂恩师称为师福沟阵地。

[14] 岸本清之『濱田聯隊秘史』、非売品、1987年、56頁。

[15] 以上部分参考『涞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JACAR:C11111184000, 6-9/35

[16] 《平型关会战讲稿》,中华民国第34年,陆军大学校印,17-18页。

[17] 《刘茂恩致蒋介石等密电》,第二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凤凰出版社,2005年, 535页。

[18] 1937年9月25日《刘茂恩电蒋中正等电报》 台湾:国史馆 数位典藏号 002-090200-00032-227

[19] 1937年9月27日(感巳)《刘恩茂致蒋中正,何应钦电》 台湾:国史馆 数位典藏号 002-090200-00032-224

[20] 岸本清之『濱田聯隊秘史』、非売品、1987年、85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