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

日本近代史专攻。日本冈山大学名誉教授。專從事日中两方战争档案史料的学术考证。这里见不到任何英雄故事。出现的只是档案史料中映出的战争指挥者的愚蠢和人间厮杀的悲惨。

我为什么研究抗战史

写在《长城抗战:日中档案比较研究》之后

笔者的研究,如本书内容所示,大多是对即成观念,公式战史的一种颠覆性的批判。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这样搞战史研究?不宣传抗日的英雄事迹,专给现在的学界挑刺,找麻烦?我回答说,目的有二,一是要纠正历史记录里面的错误,二是要指出导致此类错误产生的构造,方法面的原因。纠正个别事实记录的错误,仅仅是研究的枝叶,根本是要分析现在抗战史研究面的病理。

可以说,在中国大陆,抗战史这一领域,长期受共产党政权的干涉,操纵。结果,产生了许多构造面的缺陷,不仅导致了历史记录面的偏颇,错误,而且形成了教育面的隐患。其误谬之最大者,即是将历史研究这一门科学,利用为爱国,爱党教育的工具。可以说现在大陆的抗战史研究,很多内容都在政权的管控下,按着教育和政治的需要选择内容,打造事实。目的并不是记录历史真相,而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统治。抗战史在此处,仅仅是一个为政治统治提供有效宣传材料的工具。 

政权的统治,最需要什么历史题材?笔者认为最大者有三,一是抗战大捷题材,如平型关大捷,用以歌颂共产党军队的形象,构筑“中流砥柱”的神话。或中国军队的喜峰口大刀歼敌,台儿庄大捷会战,用以宣传民族精神,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二是侵略者大屠杀的题材,用以诱导国民牢记血泪仇,不忘民族恨,以牺牲今日民族和解为代价,凝聚对政权统治的求心力。三是抗战英雄的题材,如狼牙山五壮士,刘老庄英雄连,以教化国民对党,对领袖的忠诚,灌输殉国,殉党的封建意识。 

此类利用历史题材的教育和宣传,若能尊重事实,不依靠权力的操纵,并不为害。问题在由于以目的为先,选题材为后,以教育为本,事实为末,结果人为地造成了对历史的曲解,对事实的歪曲,对错误的掩盖。还不仅如此,更以权力介入历史研究,以国家立场,政治原则,纪律党性来压制学问,阻挡学术研究对历史错误的纠正。如2014年的“英烈保护”法,或对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围剿。通过学问统制,将部分不利于统治的历史真相处于死地,或封锁于国门之外。其结果,即是今日抗战史界的现状,用精心选择的抗战史题材,通过学校教育,媒体宣传,大众娱乐手段打造出一个无知的粉红世界,形成了好战的民族主义,大国霸权主义的社会温床。 

笔者的抗战史研究,可以说即是针对以上历史偏颇进行的,一个学术层面的挑战。武器,即是利用严谨的科学方法考证出的历史事实。目的,即是让受教育者了解事实的真相和教育的意图。挑选的,也都是出现在学校课本中的,爱国主义教育的代表性题材。14亿中国民众都熟悉的,但又都不知道其真相,内幕的历史事件。

在此,笔者并不是在否认民族精神,抗战的正义。欲伸张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即在利用历史进行教育之前,首先要说实话,尊重事实。事实要重于立场,科学性要高于党性,历史是神圣的科学,绝不是什么爱国主义教育的工具。此也为思想史研究,近代史教育的笔者,最近十年介入抗战史研究领域的由衷。我并不是什么战史爱好者,更不是斯界多见的果粉,共粉,军迷,武器狅。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厘正以上这种抗战史研究中的病理,恢复历史学的尊严。

研究战争史,为的是从悲惨的现实中吸取历史教训,培养永不再战的和平精神,绝不能像现在这样用来教化忠君爱党,鼓吹拥军尚武,培育耀武扬威的大国霸权意识。希望接触到此书的每一个人,都能通过本书的记录内容,得到此类思想层面的启发。

(姜克实著《长城抗战/日中档案比较研究》民国历史文化学社,2021.1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