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

日本近代史专攻。日本冈山大学名誉教授。專從事日中两方战争档案史料的学术考证。这里见不到任何英雄故事。出现的只是档案史料中映出的战争指挥者的愚蠢和人间厮杀的悲惨。

知道历史事实的人总是少数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多数人并不是从研究中,而是从教育中学习历史。而教育内容并不一定都是事实。可以说是部分的事实,片面的事实,有选择的事实,和真正的事实间有一定差距。这种差距,越在教育和政治缺乏自由的国家,越大。可以说,教育并不是历史,而是一种政治。有国家政治的方针管制,内容需要宣机关的审阅,经过政治,政权所需要价值过滤。所谓正能量,指的即是的这种过滤后的结果。只接受正能量,怎能全面学习,了解历史?此为大多数人知道的历史并不真实,全面的理由。


一面,历史事实总是存在的,不需要什么政治立场,民族精神,而需要客观的研究。实事求是的精神和良心的努力。所以只能出自于自由学问界。是否真实的鉴证方法,即是来自方面的各种证据。包括所谓敌国的,被政治所排斥,忌讳的证据。历史研究文章中多有脚注的理由,即使在提示这种可供后人检验的线索。学问研究的结果,一般人很少有机会接触,接触到也不一定会信,即使拿出证据的名单,若说平型关大捷毙敌165人,有多少人能接受?因为其内容,结果与教育灌输的内容相差得太远。也没有什么光辉,和感泣动人的情节。

还有一个别的问题,即若是当代(近现代)的历史,研究机构本身,也很容易被政治左右。所谓的御用研究者,国立研究机构,即是拿政治的钱,指按政治方针,研究对教育有用的正能量的一类机关,一类人。是受权利力青睐,又有官职,地位的党人。所以研究历史事实也并不容易,即使有了研究结果,在当今社会也不容易被接受,普及。但也不会消失。因为是有普世价值的学问,又不属于一个政权的财产。所以即使出现焚书坑儒的暴君,出现严格的审阅制度,其学问和价值在世界也会被永远保存。在社会失去了政治偏颇之后,逐渐释放出其睿智的光芒,被我们的后代所接受。

什么是耻辱,什么是光荣,现代人并不一定明白,有时很可能结果是相反。需要后人代替前辈来判断,反省。所谓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仅仅价值于历史中的瞬间,从后世的价值观看,可能映出的是地狱般的黑暗,和恶魔的爪跡。经常说“事实真相要靠历史来检证”,此言,指的即是这个道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